是誰炸死了毛澤東的兒子毛岸英?一位歷史愛好者的問究之旅

毛岸英生前照片
毛岸英生前照片

【博聞社】今天,11月25日,是中共開國領袖毛澤東的兒子毛岸英在朝鮮前線被美國戰機炸死65周年。中國內地網站出現眾多紀念毛岸英的文章,追悼這位捐軀他國的英烈。

以下這篇文章比較另類,引起外界關注。值得一提的是,儘管官方一再警告,禁止“歷史虛無主義”和“詆譭貶低歷史英雄”的做法,但是該文的出現仍然令人刮目相看。

該文原標題是“军事家寻访炸死毛岸英烈士的飞行员之旅”,作者谭庆华。經查,該文其實最早出現於2014年谭庆华的新浪博客。但現已不存。文中所述是否事實,無從考證,本社轉載僅供參考。

此外,內地網易今天刊出“66年前的今天:波兰裔南非飞行员杀害毛岸英”,圖文並茂指認駕機投彈炸死毛岸英的飛行員。

——編者

上个月下旬,坛子里有人说著名的“炸死毛岸英烈士”事件。由于鄙人对历史比较感兴趣,遂好奇查了查资料。

在美国国防部数据库里查到这么条记录:“1950年11月24日,大榆洞,第18战斗轰炸大队,3架P-51,312、304、303号。飞行员Lipawsky、Richter、Odendaal。

每机带2发凝固汽油弹,6枚5吋火箭。观测机发现少数中国军,召唤K-24基地支援,凝固汽油弹引燃目标地区灌木丛可见,确切战果不明。”

毛澤東(左)與毛岸英、劉松林、李納(前)
毛澤東(左)與毛岸英、劉松林、李納(前)

然后查第18战斗轰炸机大队,发现是美军和南非空军的联合大队,而312、304、303号飞机隶属于南非空军。

遂登录了南非空军的网站,“在南非空军档案馆藏SAAF朝鲜战斗记录,册220,P132”里证实了这件事情的发生。然后就电邮了南非空军,请他们查查飞行员Lipawsky、Richter、Odendaal的详细信息。

4天后,南非空军回了信,信里面说,飞行员Lipawsky,在1950年时是中校,时年35岁,于2004年因心肌梗死逝世。

飞行员Richter和Odendaal当时是中尉,当年一个是24岁,一个22岁,目前,Odendaal住在约翰内斯堡而Richter随子女移民到了英国的利物浦。

目前二人还健在。遂产生了要寻访两位改变了华夏历史的飞行员。没有他们的轰炸,华夏可能就像北韩那样,幸福生活了。

在准备这次寻访之旅的时候,本来计划先去英国,然后再去南非;但是,由于曼德拉不幸逝世,要举行葬礼,遂改变计划先去给曼德拉送行,然后再办我的正事。正好葬礼也在约翰内斯堡举行和自己的行程不冲突。

12月8日从家出发,跨南北半球和大西洋,到了约翰内斯堡,约翰内斯堡全城人很多,大家都在街道两旁自发的组织大小规模不等的悼念仪式。南非人无论黑白种族的人看起来都很悲痛。

10日,官方葬礼举行,街道上聚集了更多的人群,有不少都是南非各地和世界各地赶来给曼德拉送行的人群,在曼德拉的遗像前,大家献的花束堆满了街道,晚上还有人手持蜡烛给曼德拉祈福。

能有幸参加这样的盛会,鄙人也感到很幸运,并且,也为这位解放者和和解大师表达了鄙人的敬意和崇敬之情。

傳靠車而立者就是駕機扔燃燒彈改寫中國歷史的飛行員
靠車而立者就是扔燃燒彈改寫中國歷史的飛行員

上图中倚车而立的是Lipawsky上尉。G. B. Lipawsky生于1919年,二战中参加南非空军,在二战和朝鲜累计飞行超过12000小时。1950年11月24日,他所在的第18战斗轰炸大队使用凝固汽油弹袭击了志愿军指挥所。(来源:网易历史)

11日,在当地警方的帮助下,找到了Odendaal先生,87岁高龄的飞行员除了左胳膊有些残疾外,其它的情况非常好!老伴还在,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女儿随丈夫嫁到了比勒陀利亚,二女儿和小儿子都在约翰内斯堡,每周都回家和 二老团聚。

飞行员的左胳膊是由于62岁那年,打英式板球受了伤。对于我的到来很是意外,他说,我只是完成了上司交给的任务罢了。至于能给东方遥远的民族造成这么重大的影响是始料未及的。

图中持刀者是Lipawsky。
图中持刀者是Lipawsky。

不过,如果造成的影响是良好的,那么他也感到自己做了件好事,良心上也得到了安宁。他还说,中国人的不满意,他收到了,也祝福这个东方民族可以过上好日子。

又聊了一阵子,就告别了。鄙人的感想是,这位飞行员太低调了,感觉很谦虚;并且军人的作风保持的相当好,性格也比较内敛。

第二天,参观了约翰内斯堡的市容以及著名的黄金博物馆,便启程离开南非,前往不列颠,继续寻访之旅。

14日,再次跨越南北半球后,先到了伦敦,在伦敦转机到了利物浦。通过当地的警方,找到了飞行员Richter。89岁高龄的他看起来像60出头的状态。

这得益于他不抽烟、适量饮低度酒,多鱼少肉,大量吃蔬菜和水果,基本上维持地中海饮食模式有关,并且一周还出门锻炼3次,每次两英里的慢跑运动。老伴前年由于交通意外而离世,老头看来是刚刚从老伴离世的悲痛中恢复过来。

当他得知我的来意后说,看到北韩的状态了,北韩不过一小国,那样的状态对世界的影响并不大,而如果有着14亿的东方大国也是那样的状态的话,是简直不敢想象的事情。

虽然通过历史资料知道东方大国在20世纪前的状态,但是如果现代还是那样的状态,那将是全人类的大幸。言语中充满了侠义心肠。

c6nf6jp76r2e0001-jpg-710x100000-50-auto-1800x1200他还说,要是真的是他和他的小伙伴们的那场轰炸改变了东方大国的命运的话,他很不高兴,说他终于可以和击落山本五十六和轰炸广岛和长崎的美军飞行员们相提并论了。

我们又一起回顾了韩战的那段历史,通过他也了解了我以前不知道的一些韩战历史的细节。然后就分手了。

第二天,进行了利物浦一日游,参观了利物浦大学、码头、利物浦的外滩、利物浦的中国城、利物浦的圣乔治厅、爱德华七世的雕像以及利物浦足球队的主场安菲尔德球场。16日启程跨大西洋回家准备过圣诞节。

通过这次寻访,了却了我这个华人对飞行员的仇恨之情;了解了飞行员的状态;送了些小礼物作为圣诞礼物;心里头感觉11月24日应该是华人的“仇恨节”!

这样一次偶然的军事行动却永远的改变了华夏民族的历史命运,让我们不能摆脱了“炸死毛岸英烈士”的悲惨命运,也使得大家获得了一些有限的自由。

虽然大家还没有完全的自由,但是能够摆脱“炸死毛岸英烈士”的枷锁也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來源:網易/微信號“原史部落”

  • 东方来

    建议将这二位的照片放入中国历史博物馆。

  • 朱仕强

    原来是南非空军,那就别赖美国人了。有名有姓,又有时间有地点,怎么能叫做历史虚无主义呢?呵呵┉ 历史上立了大功的军人,当然福寿全归,颐养天年,善人好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