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有參加者在集會上閱讀大公報。

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有參加者在集會上閱讀大公報。 攝:葉家豪/端傳媒

【博聞社】編按:香港青年新政兩名立法會議員因宣誓時表演港獨戲被踢出局之時,11月13日星期日,由香港愛國團體組織的「撐釋法、反港獨」集會在金鐘立法會外空地舉行。組織方宣稱有4萬人參加;聲勢浩大。不過,香港網媒端傳媒今天刊出獨家調查報道,揭露這個盛大的反港獨集會背後,原來是組織內地人香港遊撐起來的。

以下為報道全文。

他們不懂粵語,不識梁游,「組織需要我們的時候,就表下決心」,而這個義工隊的背後,更涉及共青團操作。

11月13日,住在深圳的劉先生一早起床,穿上襯衫、牛仔褲和運動鞋,套上紅色背心外套,搭地鐵趕往羅湖口岸,與其餘十幾個夥伴會合過關,到達香港。他們這一行接近20人,都是河南老鄉,自稱「深圳河南義工隊」的志願者。

劉先生此行是「香港一日遊」:到達香港後,他們坐上早已在上水等候的旅遊巴士,前往西貢遊玩,下午近四時,旅遊巴駛到金鐘,迎來本次行程「主菜」—— 參加「撐釋法、反港獨」集會。

組織需要我們的時候,就表下決心。

從深圳來香港參與反港獨集會的劉先生

11月13日下午,金鐘立法會外萬人空巷,人們舉着「反港獨」、「撐釋法」的標語,高喊着口號,參加集會。20多歲的劉先生和他的深圳同伴也在其中。

「梁游」是誰?當看到周圍人的標語牌時,有人問起來。劉先生坦言,並不清楚梁頌恆和游蕙禎具體做了什麼:「聽新聞說那倆議員是辱華了,港獨,其他真的不知道」,「組織需要我們的時候,就表下決心」。

集會主辦方「反港獨、撐釋法」大聯盟指出,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和游蕙禎在宣誓成為立法會議員時加入「辱華」言辭,民眾憤怒因而自發集會,要將他們逐出議會,並支持全國人大為此釋法。警方指,集會最高峰時有2.85萬人參加,主辦單位則稱,四萬「香港市民」參與了是次集會。

端傳媒深入調查發現,劉先生並不是唯一懵懂的參與者。不少「義工隊」成員從深圳乘專車來港遊玩一天,只需「交一交車費,都是請吃的,請玩的」,順道參加集會,而背後,甚至涉及共青團操作。

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部份人身上貼有中港旗貼紙。

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部份人身上貼有中港旗貼紙。 攝:盧翊銘/端傳媒

「香港的,那你能聽懂大台在說什麼了!」

11月11日星期五,下午1時7分,有312名成員的「香港河南青年會」微信群組中,自稱「張會長」的成員發出了這樣一條訊息:

「各位老鄉大家好,我們會在周日下午4點參加『反港獨、撐釋法』大集會,目前我們有一百五十人左右,做了60多個標語牌,還有手拿的國旗區旗,到時我們在會場的K區,有河南標記。希望各位老鄉踴躍參加,會場人多,大家注意保護自身安全,特此通知告知大家。」

端傳媒記者在11月13日下午4時抵達現場後,按微信群組中集會召集人的指示,走到集會K區添馬公園的集合處。

這時,集會剛剛開始。K區的集會人士揮舞着國旗與區旗,有說有笑,氣氛輕鬆,並無憤怒情緒。這裏聚集的,絕大多數是各省市在香港的同鄉會組織。許多參與團體正在組織成員合照,「一、二、三,笑一個」的聲音此起彼伏。亦有一些參與者,一手舉着標語牌,一手握住手機,以立法會大樓做背景來自拍。

這時,K區入口處聚集了20多人,站在「香港河南中原同鄉會」和「豫港青年交流協進會」的橫幅後。他們穿著隨意,年齡大概在20到50歲之間,其中30歲左右的青年人居多。

記者走入人群中站定,身旁兩位青年男子正在爭論深圳哪區的火鍋更好吃。其中一人看到有新面孔加入,隨即從一疊標語牌中抽出一張遞給記者,用帶河南口音的普通話說:「剛來的?你也拿一個吧。」

記者順勢問起,他是否在香港工作,他對此非常驚訝,反問:「你是在香港的?」然後指了指拉着橫幅的參加者說:「好像也有幾個是香港的吧,那個會長就是。」他接着說:「香港的,那你能聽懂大台在說什麼了!」這時,大台上的發言者正以粵語聲明,要支持人大釋法。

記者追問:「你們不在香港,那是在哪裏工作?」「我們從深圳來的。」然後就急急走到橫幅下與其他集會人士合照。

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

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攝:盧翊銘/端傳媒

沒有太大花費,遺憾「在西貢沒玩盡興」

這時,劉先生也跟大伙兒一同合照。合影結束後,他又讓同伴幫忙拍下他手持國旗的照片,背景是集會的場面和遠處的維港。

劉先生個頭不高但身材壯實,剛到深圳謀生沒多久,做一份保安的工作。人生地不熟的他在河南老鄉建議下,加入了「深圳河南義工隊」。每週,他們都會參加義工隊組織的集體活動,有時是探訪深圳安老院之類的志願活動,有時會去一起行山、遊玩。

大家就是散的時候交一交車費,都是請吃的,請玩的,玩得也挺開心。

從深圳來香港參與反港獨集會的劉先生

這是劉先生第二次到香港,但這次行程本身並不在計畫中。

由於是河南戶籍,他的港澳通行證,每年只能兩次以旅遊簽注到香港。上次來港是今年10月的國慶節假期,但「花費太大了」,於是他打算存些錢,年底再來香港。但集會前兩天,他在微信群裏看到參與香港集會的召集後,盤算了一下,決定用掉今年最後一次到香港的機會。

果然,這次「香港一日遊」沒有太大花費。劉先生一行人在羅湖口岸過關後,坐的是旅遊巴專車,吃的是西貢海鮮餐。「大家就是散的時候交一交車費,都是請吃的,請玩的,玩得也挺開心。」不過劉先生說,始終還是有些許遺憾:「過關時耽誤太長時間了,在西貢沒玩盡興。」

離開西貢後,義工隊在接近四點時抵達了金鐘現場,獲發國旗、區旗及標語牌。

劉先生剛開始時還覺得有些新奇,一直站的筆直,認真地舉着標語牌,畢竟這是他頭一次在香港參與示威集會。但過了不久,義工隊開始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聊天,用家鄉話或普通話,討論着深圳的衣食住行,分享着在西貢遊玩的照片。他們當中,沒有人談及釋法,也沒有人提到梁頌恆和游蕙禎兩人,標語牌也歪到了身旁,只有在傳媒經過或組織合影時,標語牌才會被重新舉起。

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

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攝:葉家豪/端傳媒

「梁游不是一個人,是兩人!」

下午五時剛過,集會結束前,一位中年男子開始收回國旗、區旗和標語牌,呼籲集會人士「到大台下面感受感受」。原本面露疲態的劉先生等人又恢復了活力,他們組成隊伍向大台方向走去,拿出手機邊走邊拍照。五點二十分左右,他們回到了集會的K區,清點人數後,這天的「香港一日遊」來到尾聲。

離開集會區的路上,兩名集會人士指着另一個團體「釋法除梁游,大快港人心」的標語牌,談了起來。

「咱咋(我們為什麼)沒有寫這的標語?梁游是誰?」

「那不是一個人,是兩人!一個姓梁,是個男的。一個姓游,是個女的。」

「他們幹啥子的?(他們是做什麼的)」

「好像是說了一些對咱國家不好的東西!他們還是那個啥……議員!」

回到深圳後,劉先生在微信上告訴記者,他其實並不知道梁頌恆和游蕙禎具體做了什麼:「聽新聞說那倆議員是辱華了,港獨,其他真的不知道。」

劉先生覺得,這類政治議題與他們平民百姓沒有太大關係。「只要過得快樂就行,」他說,在他看來,不了解事情原委並不影響參加集會並表態,「組織(國家)需要我們的時候,就表下決心。」

在集會結束之後,「香港河南青年會」的微信群組裏,「張會長」發送了集會人士的合照,正正是「深圳河南義工隊」在現場的照片。當晚,有群組成員轉發了兩則有關集會的報導,而在其中一則報導中,有這樣一句話:「數十位在港河南青年代表參與了這次集會」。

集會背後︰義工隊與共青團系統的交織

事後,記者翻查網上資料發現,劉先生參與的「深圳河南義工隊」,隸屬「廣東省河南志願者聯合會」,而該聯合會的會長,同時是「共青團河南省委駐深圳工作委員會」的書記李慶彬。記者對比現場照片與公開資料,發現集會結束後回收標語牌、並安排參與人士離開的中年男子,正是李慶彬。而「香港河南中原同鄉會」的現任會長張素萍,亦出現在集會現場,即為群組內的「張會長」。根據傳媒的公開報導,2013年至2015年的「深港豫籍青年新春聯誼會」,兩人曾一同出席。

共青團河南省委駐深圳工作委員會,是共青團中央之下,共青團河南省委轄下駐外團工委的其中一個。

根據2010年全國人口普查的結果,河南是中國人口第三多的省份,輸出勞動人口全國居首。這些外出務工的青年,在新城市裏往往舉目無親,更易與「老鄉」抱團。而共青團轄下團工委的成立目的,正是要幫助這些青年融入當地,並在其中發展團組織。

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

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攝:盧翊銘/端傳媒

記者致電深圳團工委書記李慶彬,他表示,當日參加集會,「都是義工們自發的,團工委不組織這類活動」,原因是「不在團工委的職能範圍內,不合規」。對於在香港遊玩的花銷,李慶彬稱是有「愛心企業的贊助」,其中旅遊巴由一名河南企業家贊助,至於西貢海鮮餐的花費,他則未有透露由誰埋單。

他認為,參與反港獨是「對國家有好處的」,因此雖然義工隊的活動基本與政治無關,但今後若有此類活動仍會參加,並會以「廣東省河南志願者聯合會」的名義組織。他表示,這個聯合會在香港亦有分會,因此「參與集會是合理的」。

共青團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一個青年政治團體,並非黨政機關,廣泛參與了內地青年事務的運作,近兩年來積極在網絡上扮演為中國民族主義樹立旗幟的角色。2016年初的周子瑜事件,部分內地網民「翻牆出征」,在微博上擁有四千萬粉絲的帳號「共青團中央」,對此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中國大陸的政治文化有名實不符的傳統,而香港則要名正言順。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指出,有共青團背景的組織參與香港反港獨集會,是「自然的、一定會發生的」。他認為這種組織形式對於中共來說是「家常便飯、政治常態」,是「基層建設的一部分」,與其「反感這種運作模式」,不如「趁此機會多了解中共體制內外的運作模式,大家就會心中有數。」

這類組織雖然不屬官方機構,卻能在關鍵時刻發揮動員作用。「有些部門沒有公開的權力,卻有實質權力。」劉銳紹認為,這體現了中港兩地政治文化的差異:「中國大陸的政治文化有名實不符的傳統,而香港則要名正言順。」

而這次集會要動員內地組織,究其原因,劉銳紹指出,這反映了「北京將反港獨視為重中之重,擔心香港失控。」

圖、文:端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