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闻年终特稿:当世界屈辱于中共的淫威 從臉書刪除博聞社賬號說起

字型大小:

257566-160p30zg259-1800x1200【博聞社】轉眼之間,2016年馬上就要過去了,感謝讀者朋友又伴我們度過了300多個日日夜夜,感謝我們在各地的記者編輯、特約撰稿人等,由於大家的共同努力,使得博聞社在新媒體的叢林中,開始扎根成長。

過去的300多個日日夜夜,我們和讀者一起,分享了中國和世界發生的諸多大事;我們和這個世界一起經歷了數不清的喜怒哀樂;特別是,我們努力為讀者發掘提供神州大地鐵幕後的新聞;我們開始贏得讀者的垂注。

即将过去的2016年,到底有多少“不该忽视的真相”?到底又有多少真相,不应该被遗忘?

年底之際,博闻社希望广大读者朋友,能继续动动“手指”,踊跃发表评论;并特别预祝您和家人,圣诞快乐!合家幸福!

这一年,到底有多少国家与中国建立了所谓“新型大国关系”?到底又有多少国家元首,不再对中国领导人“说不”?

这一年,到底有多少跨国公司正在试图接受“苛刻的条件”而进入中国?到底又有多少境外“服务器”,被无条件移至并无限期留在大陆?

这一年,到底有多少网站被封和账号被删?到底又有多少书商被抓和禁书被毁?

这一年,到底有多少……这样的“疑问”?到底又有多少……这样的“名单”?

但是这一切似乎都不可怕,真正“恐怖”的是,隨著習近平主導的中共不再韜光養晦,對外越來越強硬的時候,這個世界也越來越屈辱于中共“淫威”!

屈尊、屈服、屈从和屈辱,威力、威风、威权和淫威;讀者不难发现這些詞語的本质差异。作为年终报道的开篇之作,我們希望我們的報道能引发人们对此进行的反思。

双目失明的陈光诚,对此却“看”得更加一清二楚。在刚刚结束的国际人权日前夕,尽管他无法用眼睛,去感知旧金山湾区美丽的风景;但他却可以用一颗律师的心灵,去细说这个日趋“屈辱”的世界:

“过去这些年的绥靖政策…让独裁者横行世界、破坏了正常国际秩序…导致堕落、目光短浅,对中国人权问题不想了解、不想管,没有远见没有责任感,失去了很多推动人类正义事业的主动权。”

“人权与贸易脱钩,说白了就是只管赚钱,只考虑订单不考虑人权…人权对话本来是要让中共遵守人权,回答人权问题,可是最后反过来,变成了中共提条件…成了它给美国设限的机会。”

“不能因为关心中国人权问题影响美中关系,换句话说,就是不能因为这件事让中共生气…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捍卫美国自由民主人权的基本价值,我觉得非常令人遗憾。"

“其实所谓的美中关系,我认为就是美共关系。以后不要说什么’中国政府’,对它最准确的称呼应该是’中共政权’。不结束中共专制,中国就永远不是一个正常国家。”

“我的书稿原本60万字,最后出版只剩了13万字,很多资料都忍痛割爱…我对奥巴马团队做出的最后决定非常鄙视,它有损美国形象…政客们眼光短浅的做法,离美国应有的价值相差太远。”

“能真正站在人权一边、站在中国人民一边,和人民建立直接的沟通渠道,而不是只跟中共打交道,这是我期待的一个转变。我对川普了解不多,但是…希望他和他的团队能找回、推动、重振美国的基本价值,把人权作为所有政策、包括外交政策的首要准则。"

“不管哪届总统,如果他和北京(中共)的关系很好,大家就要小心了…专制与民主的区别,就是地狱与天堂的区别,因此,不要再对中共抱任何希望,要对邪恶零容忍。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去推动,再弱的光,也是划破黑暗的利剑。”

陳光誠的書作英文版

陳光誠的書作英文版

由陈光诚的上述肺腑之言,不禁联想起一周前博闻社Facebook的帐号被封事件;博闻社无意与其“对簿公堂”,但是完全有理由相信,此举背后一定有其“难言之隐”。

博聞社自從創立之日起,秉持客观公正和追求真相的独立媒体理念,透視鐵幕,挖掘真相,致力于摈除虚假新闻或小道消息,而且自身也常常成为“假新闻”的直接攻击目标和受害者。

儘管Facebook至今没有回复博闻社的正当合理诉求;其与中共到底有何“幕后或私下或地下交易”,也不得而知,更无需推测。

不过,无论能否“等来”明确回复,作为总部同处“自由平等”的美国的博闻社,在此需要特别提请Facebook庞大的律师和技术团队,出于对数以亿计用户的高度负责,至少应该注意的是:

Facebook是否已经、正在或者必将“屈辱”于中共的“淫威”?

Facebook到底如何界定“虚假消息”与“自我审查”?

Facebook所谓“举报”功能,又如何防止“真相”被“恶意举报”?

殊不知,神州中國从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大饥荒”到“大跃进”,从64天安门事件到512汶川地震,从温州动车出轨到长江游轮沉没,从天津巨爆到各地矿难,从雾霾到假药,从GDP到RECP,从新疆西藏到港澳台,从人权到南海…中共向来可谓“撒谎不眨眼”,一直对世界隐瞒真相。

另一方面,博闻社此前多次披露中共雇佣大量网络水军,故意散布和释放虚假消息,并且大肆诋毁海外真实报道,以混淆视听;博闻社和博讯网早已被列入中共外宣“定点清除黑名单”,毫无疑问,中共所谓博闻社和博讯网的“负面”报道,也就成为其数以万计的水军们恶意“淹没”和“举报”的众矢之的。

即便排除一切商业利益因素,但从上述层面而言,Facebook需要立即封杀的,恰恰不应该是博闻社或博讯网的账号,而应该是那些背景实为中共官方或者水军的账号。

Facebook到底应该如何如何,还是让我们再一起重温一下,以揭发内幕而著称的网站Intercept的专栏作家Sam Biddle近期在《FACEBOOK, I’M BEGGING YOU, PLEASE MAKE YOURSELF BETTER》一文中的相关内容。

为了公平和准确起见,博闻社同样转述部分原文

臉書創辦人朱克伯格(右)卑虔恭迎習近平

臉書創辦人朱克伯格(右)卑謙恭迎習近平

如下;相信稍有英文基础的读者朋友,也不难看出这位美国“老兄”的明确含义:

“You can blame Facebook outright for Trump’s victory, or not. But at the very least, we should demand from them some accountability for their role in spreading the present toxic sea of deliberate misinformation and non-factual chaos.”

“Mark Zuckerberg went on record denying that his company is a media company, and therefore deserves none of a media company’s responsibilities: ‘The world needs news companies, but also technology platforms, like what we do, and we take our role in this very seriously.’ ”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tech’ and ‘media’ companies is unhelpful, if not totally useless — there’s simply never been a company like Facebook before, able to singlehandedly distribute and filter information to over a billion people every single day. ”

“Regardless of what it thinks of itself, this much is certain: Americans use Facebook to inform their view of America, and the world, and this service has been poisoned. Whether a technology company or a media company, Facebook has the social responsibility of any company to stop allowing its customers to be grossly hurt on a massive scale. ”

“If Facebook took its self-described role as a technology company seriously, it might recognize its role in the gargantuan distribution of falsehoods sufficient to influence an entire election, and leverage technology to correct that. ”

“Mark Zuckerberg may be living on a different planet than ours in so many ways, his mind clouded by Silicon Valley utopianism, but don’t buy for a second that he’s too aloof to fix what’s obviously broken on his website. If he and his cadre are half as smart and committed to making the world better as they claim, they could fix their own company.”

(不論臉書是否為川普當選的主因,但至少,我們應該向臉書追究散佈虛假資訊及與事實不符的消息之責。

札克伯格否認臉書為一媒體公司,因此無需承擔任何媒體公司的責任,他表示:「世界需要新類型的公司及科技平台,就像我們現在所做的,而且我們非常認真看待我們所扮演的角色」。

「區分科技及媒體公司毫無意義,因從來沒有一間公司像臉書一樣,能夠每日向一億多人散佈並過濾資訊」。

「無論臉書如何思考自己的定位,美國人透過臉書傳達其對美國及世界的看法,且臉書已被毒物滲透─是無庸置疑的。不論臉書視己為是媒體公司或科技公司,臉書都有讓顧客不受大規模傷害的社會責任。」

「若臉書真如其所言─非常認真看待其所扮演的角色,臉書應肯認自己具有散佈大量假新聞,足以左右選舉的影響力,並利用科技去修正此一趨勢.」

「札克伯格或與和我們普羅大眾活在不同的世界,他醉心於矽谷烏托邦,拒絕承認自己對於修復臉書已遭破壞的系統漠然以對,若札克伯格和他周邊的核心人物真如他們所號稱得如此聰明,且矢志讓世界變得更好,他們可以從翻修臉書做起。」)

在去年圣诞节特稿中,博闻社曾指出,教堂和教会在中国面临严重的生存危机,中国的信男信女们只能偷偷摸摸祈祷上帝;遍布中国各地的教徒们,“不平安”的宗教旅程,在泱泱大国却变得举步维艰。

“光照在黑暗里,黑暗遮不住光明。” 去年我們曾經引用《约翰福音》的这句福音;遗憾的是,一年后的今天,我们无法忘记那些仍然不断发生的“短暂的黑暗时刻”!

我們明白,作為生于長於海外的博聞社,要向世界發掘和報道一个“真实”的中国,是一项充满艰辛又极其危险的艰难旅程。

但是相对真理、真相和正义,道德、良知和责任,尊严、公平和自由而言,个人安危已经微不足道;博闻社全体同仁不会苟且偷生,而只會一如既往!

巴拿马文件曝光后,我們曾經感慨:“这个世界需要真相;这颗星球上的人类,需要真实地活着!需要有人说出真相;需要有人道出真实!至少应该告诉整个世界,告诉全人类:皇帝到底有没有穿新装?!”

一位名叫钟明的网友对博闻社有以下的评论:“迄今,我还没有看到有哪个中文媒体,能做出这样精彩的总结…作为媒体从业者,不忘自己神圣职责,是读者的,乃至历史的,最高的期待…点个大赞。”

这一年,在世界新闻和言论自由日,我們想起的是约瑟夫 普利策设立普利策奖的初衷:“照亮黑暗的角落,深刻地承担责任,并着力解释这个乱世”;

我們還想起1989年天安门民运初期打出的标语:“我们想说真话,别逼我们造谣”;“无稿可发”的“北大青年”,在社交媒体上被删除的内容:“我们相信,讲真话是真正的好话”。

1989年六四難忘一幕

1989年六四難忘一幕

尽管博闻社的声音远远小于亿万民众渴望自由的呐喊;但是基于对新闻价值的专业判断,博闻社特别向中共當局和中共領導人放声“喊话”。令人失望的是,习近平依然没能成为“新闻和言论自由的卫士”!

即将卸任的美国国务卿克里曾经指出,没有新闻自由和独立的国家没有什么可炫耀的,也没有什么可以向全世界指教的;“没有一个政府,无论如何吹嘘或有什么成就,可以公平得到尊重…很多震动全球的中心是真理和谎言之间的斗争……一个为现实定义的根本性斗争,你会看到一些人努力编造一切或掩盖事实真相。”

博闻社曾經披露中共外宣的霸占式“新战略”和“新常态”;但是中共的“淫威”已经不仅局限在各种国际会议的会场内外,而是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乃至文体等诸多领域,继续向世界各国政府、各大国际组织和各家跨国公司等“耀武扬威”和频频施压。

在2016年利马APEC峰会期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分别会见了美国和哥伦比亚的两位诺贝尔和平奖总统奥巴马和桑托斯;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中国首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却至今仍然被关在中国的大牢里。

如果说日前中国海军“seized”甚至是“stole”了美军无人潜航器,最后又不得不“归还”,已经沦为世界军事外交史上的笑柄;那么,世界屈辱于北京的“淫威”就是地地道道的“unprecedented”(前所未有的)行为,更是不折不扣的“unpresidented”(估且称之为“非总统的”)行径;

候任美国总统特拉普的这一笔误,如此应用倒是恰到好处。

数千年前的《后汉书》早就记载:“其意相合者,则倾心交结,不问穷贱;如乖其志好者,虽王公大人,终不屈从。”

宋代司马光在其《田横墓》一诗中,则大声疾呼:“忍死祗能添屈辱,偷生不足爱须臾。”

博闻社的Facebook账号被封原因,莫名其妙又众所周知;无论能否恢复,博闻社也绝不会象Sam Biddle那样“BEGGING”——”Mark, Sheryl, et al.: Please, please, please help us out.” 但是博闻社衷心希望Facebook,绝不要沦为“Fakebook”,甚至“F**kbook”!

另一方面,远比博闻社Facebook账号更加重要的是,中共何时才能向全体中国人、向整个世界,至少归还起码的人权、言论和出版自由?

即使这一年、这一天仍然无望并且遥遥无期;在聖誕和新年就要到來之際,博闻社依然要提前恭祝——

这颗星球上,遍布各个角落的所有追求真理及热爱和平的人们,无论是否正在遭遇“黑云压顶般的雾霾”,至少都能轻松呼吸又自由自在!

 

  • 天草末年

    博聞加油!東方的紅色力量在向世界蔓延 你們是暗影中的光輝 是一束微弱但明亮的自由聖火 永不熄滅 永不言棄!

  • Bsadasd Dsada

    博聞社加油,支持博聞社,這是正確的行為。 永遠也不要屈服於 白痴的 中國共產黨 這個跳樑小丑。

- 博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