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論|美國不是北京盤古會:郭文貴诽谤攻擊博訊及創辦人背後大有文章

【博聞社評論員】二月初以來,北美華文媒體圈發生了一件勘稱“轟動”的事件:因涉原中國國安部副部長馬建貪腐案逃到美國“避難”的政泉系前實際控制人、北京政商組織“盤古會”老闆郭文貴,在網站大爆現任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貪腐及內幕醜聞,引起轟動。

郭文貴先生在博得輿論一致好評、甚至被譽為“外逃富豪反腐第一人”,其也洋洋自得聲稱會有“第二季”、“第三季”並吊足外界胃口後,郭文貴突然調轉槍口,纏上了博訊新聞網創辦人韋石。

郭文貴先生這次沒有能夠再利用讓他“一炮而紅”的媒體網站發難,而是把戰場開在美國的網絡社交平台。先斷章取義截圖以韦石欲勸其投資博訊,並答應“有賞刪文”等,對韦石進行人格抹黑,繼而又煞有其事宣稱韦石是“中共特務”,肆無忌憚對韋石進行“抹紅”。

郭文貴利用自己當過幾年中共落馬特務頭子馬建的“編外跟班”、扮出一副中共特務系統“知情者”的樣子(大概也正因為此,馬建出事後,郭文貴這位編外情報員也不得不落荒而逃,潛藏北美,連自己花了十幾億在香港買的宮殿別墅也不敢住),先要咬幾位中共“政治局委員以上”貪官的內幕,被當局警告(郭文貴自述)不敢後,又咬起了曾經報道其負面消息的博訊創辦人,以及博讯记者西诺。

不得不佩服,郭文貴是一個很善於利用輿論、操控輿情的高手。先斷章取義放出博訊要搞“有償新聞”、從指控媒體“誹謗”入手,誓言旦旦要告博訊創辦人韦石,一看這種攻擊難博輿論更多關注,於是又製造最容易聳人聽聞的“間諜說”,終於引來群起關注。

郭文貴大為開心,而且得意忘形,忘記了他自己的行為也陷入了法律的羅網,如果韋石也因此興訟告郭文貴誹謗,他大概不會認定自己必勝無疑吧!

我們說郭文貴詭計多端,還因為他善於利用媒體間的微妙關係,進行挑撥離間,從中漁利。明知道博訊與某網站存在競爭關係,卻要挑機韋石“辯論”,把辯論的平台放在該網站,而且自以為是,自作主張,一二三四擬了幾條對方的“罪名”,要對方“就這些問題公開辯論”,審判對方,讓對方出醜。

大概郭文貴先生以為,他山东出生长大,河南发迹,他過去頤指氣使慣了,說什麼人家就要聽什麼、按此辦理,否則就會像很多跟他打交道的中國政商界人士那樣“必死無疑”;又或者以為自己財大氣粗,有錢可以使鬼推磨。

但是很遺憾,韋石先生沒有上當。

於是郭文貴先生不爽了,開始在推特上爆粗,把自己大腿根部那東西,還有自己後庭花擠出的東西,也拿出來說事駡人,原來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突然本性還原,真相畢露。把別人對其在網上的叫囂張了不屑一顧、不予置理當成“害怕了”,繼續胡攪蠻纏,自以為胜利,十足的一副阿Q嘴臉。

郭文貴先生的粗鄙、野蠻、無知與裝腔作勢,在3月3日給博訊記者西諾和博訊創辦人韦石送達所謂的“律師信”,以及第二天在紐約喜来登酒店與韦石的見面,表現的最淋漓盡致,可以說是完全撕下了原來的偽裝。

3月3日晚7点多,西诺先生告诉韦石,他的家里遇到抢劫。有三个可疑操東歐口音的白人男子敲门,說是要採訪,房东女士問他們要採訪誰,對方不說話,房東太太不敢开门,三人就砸门。房東太太威胁报警,三名男子才离去。该房東女士吓病在床。

當天晚上十點多,韦石家里也有人開車到訪,但家中無人,對方自行離去。郭文貴先生自己承認,是他“派了幾個弟兄”去西諾和韋石先生家“送律師信”,而且還得意洋洋在推特上發聲問“嚇尿了吧”、“這些檢察官和警察會陪伴你進監獄的”等等,充滿威脅意味,好像美國警察檢察官是由郭文貴指揮一樣。

為了造勢,郭文貴先生一連在網上貼出多張他和幾個高大粗壯白人在其私人飛機等的合影,大有示威之意。不過倒是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黑社會的畫面。

郭文貴先生指揮所謂的白人“警察、檢察官”手下登門威脅他人,大概他又忘記這是美國,或者記錯自己回到了無法無天的中國大陸,警察可以隨心所欲登門抓人,郭文貴先生甚至可以背後指揮公安警察,把商業對手抓起來、關進去。

不知道郭文貴先生下命令行動前有沒有想到,美國的法律,私闖民宅違法,屋主甚至可以開槍打死擅闖者。如果真發生那樣的事情,郭文貴先生如何向白人手下交代?

或許郭先生以為自己有錢,大不了花錢而已。正如郭先生昨天在推特上炫耀自己在紐約號稱“8000萬美元買的”豪宅一樣,無法想對外吆喝:巴兒狗們,來吧!你們只管咬,我郭文貴有的是錢!

至於3月4日在紐約喜来登酒店韦石先生的會面,郭文貴先生更是一副趾高氣昂,有我講、沒你講的架勢。

郭文貴先生不知道那裏請的幾個白人、黑人貼身保鏢,把氣氛搞的神秘莫測,緊張兮兮,好像傅政華真的會突然派人出現,讓他成為肖建華、桂民海第二似的,郭文貴先生這樣做,與其說要保自己的安全,不如說是讓外面看看我郭文貴如何了得,同時也想自圓其說,讓人真以為是什麼“鴻門宴”。

不過郭文貴先生的這場戲太假了一點,最明顯的破綻是給韋石先生的所謂律師函,竟然漏洞百出。郭先生不知道哪裏找的“馬大哈律師”,竟然連韋石的名字都沒有搞清楚,就出“律師信”,其規格和寫法連法律系的學生都不如。按照韦石先生的說法,本來可以以“查無此人”拒絕收信,因名字不對。

對於郭文貴先生借博讯“报道不实”為由興風作浪,有獨立評論人士指,其實郭可以拿出事实和理由,让博讯纠正就可以了,郭先生責怪韦石“與你無冤無仇,為何要搞我” ,大概是一時思維障礙,忘記了媒體的作用與功能,就是要挖掘真相、報道事實,郭先生作為公眾人物,當然不能倖免。

郭文貴與韦石見面帶者一串保鏢,其勢甚兇

當然,媒体报道與事實出現偏差,自古難以避免,甚至報道錯誤也不是没有,當事雙方完全可以通過正當方式交涉處理,尋求解決,但是郭文貴先生以這種方式對博訊新聞網和他的創辦人發難,不能不令人聯想到,曾經是中共情報機構“編外打手”、跟“尊敬的馬副部長”混過幾年的郭文貴先生,是否有其他政治目的。

最後,我們要提醒郭文貴先生,美國不是中國,沒有馬建、張越之流,紐約也不是北京,可以讓您再搞一個可以為所欲為、呼風喚雨的盤古會,把在中國大陸那一套行為方式搬到美國,最終吃虧的,可能是你自己。

  • 东方来

    何必呢,在两个互相比坏的人中选择给其中一个站台,自己的形象好像也不好吧?是骡子是马3月12日拉出来遛遛呗!

  • chase

    郭文贵好像失去了高参指导,所作所为很像个孩子。这种做派很可能像这篇评论中说的,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

  • zhiyanwuji2013

    “當然,媒體報道與事實出現偏差,自古難以避免,甚至報道錯誤也不是沒有,當事雙方完全可以通過正當方式交涉處理,尋求解決”——当媒体现在已经被白宫主人宣布为“人民的敌人”时,希望那些一边从各种媒体获得消息、一边却跟着“人民公敌”论起舞的人们深思。践踏媒体发展到第二阶段,“律师信”、打手甚至黑道都会出现,正如百年前他们对付工会、50多年前他们对付黑人民权运动一样。践踏媒体,吃亏的不仅是成千上万为了老百姓知情权而流血流汗的媒体人,老百姓自己才是最吃亏的,因为当权者一旦没有第四权的监督,他们就会为所欲为。幸好现在美国还是一个法制国家,一个有良心的法官就可以下令制衡最高行政权力。希望博讯强力反击,以事实为根据,让法律决定是非曲直。我相信,美国移民法对于反民主组织成员是有相关条例的,共产党的身份如果认真追究,也是掩盖不住的。

  • 草尼马

    郭文贵虽然身家上百亿,但他的精神世界还是一个山东土鳖,对美国的社会历史文化尤其是美国的法律文明一无所知。在纽约州还没有一个因记者写新闻而被判诽谤罪的先例。美国是最充分保障言论自由的国家,言论自由是其他一切自由的根本保障,这就是美国法律文明的精髓。郭文贵作为一个劣迹斑斑的有重大犯罪嫌疑的前中共国安编外特务,既然来到了自由世界,如果还不能按照美国的文明守则去行为处世,相反却把中共国的那一套全世界都厌恶的流氓手段拿来对付媒体,那他一定会失败的人财二空,身陷美国或者是中共国的囹圄。

  • 全国政协委员吴志明建议,切实把协商民主建设作为深化改革、z创新发展的重点任务

    http://ghg3.userboar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