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历不值钱学区房值钱?北京學區房價格連續跳漲

搶手的學區房

【博闻社】近日,几名清华北大高材生在北京买不起房,因此选择离开的故事引发网友对购买学区房的探讨。一周涨多40万,万元过户号再现,北京学区房价格依旧跳涨。有人问,北大清华毕业都买不起学区房,那还买学区房做啥?

北京學區房一周貴了四五十萬

“幸好買了,要不然又要多出幾十萬元。”剛剛在北京通州買下一套60平方米住宅的謝女士這樣對記者表示。一周前,謝女士以310萬元的價格購入了這套位於阿爾法社區的兩居室,而在隨後的一周時間裏,該小區同戶型的兩套住宅又分別以350萬元和360萬元成交,目前同戶型已經沒有新的房源供應。

記者隨後在某中介的APP客戶端上也看到,阿爾法社區最新簽約的一套60平方米兩居室,成交價正是360萬元。

“本來想著政策一個接一個,輿論風向也變了,房價能降一降,結果從去年底開始,價格又開始漲起來了,春節以後連續看了幾套也都被人家搶先買了,真不知道這波行情什麼時候到頭。”謝女士表示,最初本來是想買學區房,一方麵是想保值增值,另一方麵也是為將來孩子上學考慮,可東西城好一點的學區房,最便宜也在300萬元以上,且出來一套馬上就會被買走,自己之前看好的幾套都是這樣,“這次春節後回來看房,真的是嚇懵了,用一句話總結就是現實往往比小說更荒謬。”

在近期新聞中,市重點宏廟小學對口學區房賣出25萬/平方米的價格,絕對是其中的熱點。而在謝女士看來,這個價格雖然高但並不離譜,屬於正常的市場價。“以我的經曆看,學區房確實是火得一塌糊塗,太多人想買了,近些年幾乎一直在漲。”

實際上,在購入通州那套兩居室之前,謝女士也把目標定在了東西城的學區房上。

在去年樓市最為火熱的那幾個月,謝女士把手中的房子都賣了,然後一步到位購置了一套改善型住宅。手裏還剩一點閑錢,則準備再買一套學區房。

按謝女士自己話說,在財經領域工作多年的自己,早已不是當初剛畢業時什麼都不懂的小姑娘,了解經濟規律,懂得貨幣政策,知道國際關係,甚至跟很多經濟學家有過探討。隨著2016年9月30日調控政策的落地,她斷定2017年初房價會回調,因此決定持幣觀望。

而在去年“930”新政剛開始執行的幾周裏,房價也確實趨於平穩。謝女士則將目標再一次細化,即在東城區買一套小戶型,如果未來東西城合並,東城區無疑將拉近和西城區房價的差距。

這一時期,謝女士看好了三套房子,一套是位於北二環外西營房的回遷房,39平方米大開間,朝北中間樓層,總價305萬元。之所以把其列為首選對象,主要是因為其位於家長口中的“學區聖地”——德勝片區。

第二套是離西營房不遠的青年湖東裏,1986年的老房子,43平方米一居室,雖然朝南但是個頂層,總價330萬元。第三套則是位於南二環外的沙子口區域,2005年的新永外文化用品商城,37平方米朝北大開間,總價195萬元。

彼時,謝女士的想法是,這些老房子賣得已經不便宜了,隨著政策的落地,2017年價格應該會降一降。

不過,事實卻完全相反。僅僅2個月後,西營房的同戶型賣到了340萬元,青年湖東裏的一居室賣到了390萬元,新永外文化用品商城的大開間也賣到了240萬元。

雖然眼看房價再次上漲,但在這期間,全國多個城市又陸續推出調控政策,相關部門也強調了要嚴控房價過快上漲。謝女士則透露,自己當時非常糾結,既怕“高位站崗”,也怕錯失了買入學區房的最後機會。

實際上,從目前看,全國主要城市新房的價格持續平穩,但北京等地的學區房價格則不斷上漲。對此,有業內人士指出,新房市場有預售證製度,通過行政手段便可以在短期內控製住價格,而二手房市場則複雜許多,且目前京滬等地二手房市場的規模已經遠超新房市場。而一線城市的學區房,則更多的呈現出金融產品的屬性,已經不隻是擁有簡單居住功能的不動產。

而春節過後的買房經曆,則最終讓謝女士放棄了在東西城買入學區房的想法。

正月初八,春節後中介上班的第一天,謝女士便去看一套1980年的老房子,340萬元的頂層,“樓道是黑的,沒有燈,爬樓的時候,從樓梯拐口處,還能看到厚厚的浮塵。走到房子門口,拿出手機照明,發現樓道和大門上貼滿了小廣告,通下水道、清洗油煙機、開鎖的,廣告一層蓋著一層,厚厚的黏在一起。” 謝女士表示,雖然房子不是太滿意,但是價錢還可以,準備買入。但中介工作人員表示,這處房子已經有人交了意向金了。謝女士知道,這已經意味著輪不到她了。隨後的消息也印證了她的觀點。

幾天後,隔壁小區又出了一套一居室。也是15平方米的老房子,沒有上下水,沒有燃氣,總價170萬。“說實話,這間房子隻能做倉庫,如果租出去,那麼住戶每次上廁所都得跑到小區外麵找公廁,洗澡需要去公共澡堂。但這是東城德外的房子,對口的是安外三條小學,30%畢業生直升171中學。”即便這種房子,謝女士也是當天付了定金。不過,由於業主要求15天內付款,並且不保證能落戶,而就在謝女士猶豫的期間,這個房子已經賣了出去。

這時候,西營房的那套開間漲到了500多萬元,相當於“930”新政落地後漲了200多萬元,幾乎翻番。而謝女士再去看房的時候,中介同時約了3撥人一起,當晚就完成簽約。此外,青年湖東裏那一套漲到了450萬元,也已經成交;新永外文化用品商城同戶型的房子僅一套在售,要價340萬元,幾個月時間漲了145萬元。

對此,有中介公司負責人稱,學區房價格的堅挺,和教育資源分配不均關係很大。而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在兩會期間則表示,“教育優質資源均等化問題各方麵都非常關心,現在如擇校、學區房這些現象,其根本原因就是教育資源分布不均衡。今後將提倡集團化辦學,力爭將優質學校資源均等配置”。

不過,業內人士指出,短期內想解決上述問題難度不小,因此學區房價格在未來一段時間內仍會表現得相當堅挺。

萬元過戶號再現

相比謝女士,有改善型需求的王先生則剛剛加價20萬元出售了自己在傳媒大學附近的一處住宅,“中介把兩個客戶約到一起來看房,都想買,說實話加多少錢我心裏也沒底,差不多是隨口報的數,沒想到其中一個客戶直接答應了”,王先生表示,自己為了兒子上學換房,在市場上看了半年多,眼看價格越漲越高,在麵積和位置上隻能不斷降低心理預期,“還能承受就抓緊換了吧,否則往市裏以小換大,中間的窟窿肯定會越來越大,現在真是一天一個價,幸好我提前定了改善的房子。”

而根據偉業我愛我家集團市場研究院統計,2017年3月上旬,北京全市二手住宅共網簽6166套,與2月上旬同期相比增加40.1%,同比2016年3月上旬下降19.7%。日均網簽616套,較2月日均434套的網簽量增加41.9%。

對此,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指出,由於二手房網簽數據的滯後性,目前的成交數據應該會在4月份的後半段體現出來,3月上旬的數據則大概是春節假期剛剛結束時的情況。

值得注意的是,在二手房交易持續火熱的情況下,業主在過戶時也再度遭遇長期排隊的情況。據悉,目前過戶的都是春節前簽約的人群,春節後簽約的貸款客戶,過戶最早也要等到4月底,即便是全款的客戶也要等1個多餘。實際上,在交易最為活躍的幾個區域,剛剛簽約的客戶,預約過戶的日期已經排到了下半年。

部分專做過戶排號業務的黃牛也又一次看到了其中的商機,一些加急約號的價格已經被炒到了上萬元。實際上,去年樓市最為火熱的時期,過戶的黃牛號最高曾達到了數萬元的價格,最終在過戶大廳加開窗口和工作時間以及相關部門的聯手打擊下,這一情況才得到有效抑製。而一年後,這一灰色產業鏈又有死灰複燃的趨勢。

對此,有業內人士指出,“目前北京二手房的交易流程非常長,如果是貸款買房,全部流程走完最少要4個月,而大部分改善型需求的客戶,都是賣一套買一套,這種連環交易一旦在某個環節出現問題,很可能會導致違約的出現,需要賠償的金額很大,因此才會有不少客戶寧願付出上萬元的費用,也要盡早完成過戶的情況。”

 证券日报等报道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