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离婚后频秀恩爱 媒体:算不算是“欺骗群众”

【博闻社】在4月16日陈羽凡发布的视频声明中,他透露与白百何的婚姻结束于2015年。但自2015年起直至今年,二人仍然在微博保持互动,在发布会、综艺节目等公开场合也将对方挂在嘴边。白百何曾多次在公开场合称呼对方为“老公”“我家陈老师”等。

陈羽凡在声明里说,我和白百何已经于2015年协议离婚。不是已经离婚,而特别强调是协议离婚。协议离婚可以是已经完成的离婚动作,也可以是未完成的离婚状态,两人尚处于协议阶段,这样一来,就为二人的关系打了层马虎眼。

2015年1月8日

夫妇俩一同录制真人秀《奔跑吧,兄弟》。白百何在节目中曾抱怨,“老陈你好狠,你还想要闺女吗。”在泼水游戏中,白百何泼完陈羽凡后,仍细心地为对方贴上名牌,并表白:“我爱你的。”而撕名牌环节,陈羽凡试图撕白百何,白百何则躺在陈羽凡腿上,说“你别让我坐在这儿,地上太凉了,还要妹妹呢,是吧!”随后两人多次上演壁咚、亲吻等虐狗戏码。

2015年1月9日

夫妇俩在微博互动宣传《奔跑吧,兄弟》。

2015年1月21日

电视剧《长大》在上海举行发布会。2014年白百何的作品不多,据她透露是为了自己的儿子,“我儿子今年上一年级,特别关键的一个时期。他很需要我的陪伴,我不想因为每天忙碌的工作,错过孩子的成长。我现在回家都会想要主动去抱他一会儿,很快我可能就抱不动他了。”对于生二胎的想法,她也表示承认:“我们一直有要二胎的打算,但是现在的年纪不像十年前,还是要先调养好身体。”至于为何是自己在家照顾儿子而不是老公陈羽凡,白百何开玩笑地说:“因为他比我红啊。”

2015年1月28日

《长大》官方微博透露,陈羽凡探班拍摄现场。

2015年4月3日

白百何主演的电影《捉妖记2》官方微博发布陈羽凡带儿子元宝探班的图片,照片中白百何一家三口齐托腮。

2015年5月4日

白百何发微博称,回家看老公和儿子。

2015年8月5日

白百何在宣传《滚蛋吧!肿瘤君》时表示,陈羽凡对她的唱功要求严格,此番献唱影片片尾曲是老公第一次夸她。

2015年8月19日

电影《恋爱中的城市》在青岛举行首映。被问到最喜欢合作过的哪位男演员时,白百何称:“他们三个(井柏然、吴彦祖、阮经天)我谁都不喜欢,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问及陈羽凡和阮经天哪个更帅,她更是不假思索地表示:“陈羽凡永远是最帅的!”

2015年8月21日

白百何接受采访时被问到如何过七夕节,她称“我从来不过七夕情人节,更喜欢两个人的纪念日”。

2015年8月30日

羽泉现身北京,参加某品牌商业活动。谈到白百何主演的多部电影取得不错的票房,陈羽凡坦言,任何工作上的优秀成绩是必须也是必然的,“因此也希望,我们的运气都继续好下去。”对于白百何在电影中献唱在唱功上的进步,陈羽凡则开玩笑说这是耳濡目染,受他熏陶的缘故。而一段时间以来,白百何与陈羽凡的感情负面新闻不断,现场有媒体问其是否会通过秀恩爱来打破时,陈羽凡则说,自己不怕、也不是为了这些声音而活的。至于眼下老婆在事业上风头正劲,是否担心抢了自己风头,陈羽凡倒不介意,称希望其越来越好,“我还指望她给我养老呢”。

2015年9月19日

陈羽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被问到面对妻子走红的“压力”,他称“娶白百何前就有心理准备”,并透露两人的爱情保鲜秘诀就是,“带着新鲜感的视角去看对方”。此外,他还在采访中,评价电影《滚蛋吧!肿瘤君》,“让她无论从工作方面还是社会价值方面,都达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成绩。更希望看过电影的观众,能通过影片对爱情或是生命有所感悟。”

2015年9月27日

白百何微博秀老公笔墨,并附图。

2015年10月19日

白百何微博秀“元宝爸的爱心面”,并调侃可以参加做饭节目。

2015年10月25日

白百何在微博上称,“我老公洗剪吹都会,就是给我吹造型的时候会扯掉几根头发。”

2015年11月12日

《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首映礼,陈羽凡以主演家属身份出席:“百何在国外拍戏,档期调不开,特意派我前来,一直在叮嘱务必把祝福带到。”

2015年11月14日

陈羽凡在微博上为白百何主演的电影《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做宣传。

2015年11月19日

羽泉发布新专辑及演唱会档期,白百何隔空送礼。

2015年11月27日

夫妻二人一同参加某盛典活动。谈到活动主题“跨界”,白百何称,“我的跨界没有老公优秀”。颁奖环节中,陈羽凡更是上台献吻。白百何现场透露,忙了一年,年底要在家陪老公。

2015年12月20日

电影《老炮儿》首映礼,夫妇俩挽手出席活动。

2015年12月24日

羽泉在京举行第6季圣诞演唱会。伤了脚踝,坐轮椅到场的白百何,更是送上自己的亲笔信:“三十(农历12月30日)看春晚,圣诞看羽·泉,已经从我们元宝1岁一直看到了7岁,我会和元宝像每一年一样,在你们开唱前到后台去看你。泉哥,在台上,我老公是你的,希望一直看你们唱下去”。陈羽凡在之后演唱《最美》时,向当天带伤助阵的白百何频送飞吻。

2016年1月10日

白百何在微博上晒出一张拐杖的图,并称老公给它做了升级后,“立刻时髦了”。

2016年2月21日

在综艺节目《王牌对王牌》中,陈羽凡为受伤的白百何送上视频问候,并大喊其快回家:“今天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要跟亲爱的百何说一下,你辛苦了,自从受伤以后也一直都没有休息。作为一个艺人,你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关心你的每一个人也会很担心,很心疼你,无论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我永远都支持你,我们永远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你快回来(唱)’。”

2016年5月8日

胡海泉在微博上称,“元宝爹的发艺手艺很纯熟”,白百何转发并表示赞同。

2016年6月26日

白百何参加《跨界歌王》,称:“我老公并不知道我来《跨界歌王》,所以我是有双重压力的人。”同日,陈羽凡发微博转发白百何的歌曲,称“好听的歌怎么唱都好听,会唱的人唱什么都有味”,并鼓励白百何继续加油。白百何则在微博上表示,“在唱这首歌的两小时前求助了老公,谢谢你在工作的后台一字一句传微信教我唱,我觉得唱得挺像你的。”

2016年8月13日

白百何参加《跨界歌王》半决赛。作为“乐坛家属”的她选择了一首老公陈羽凡的歌《难道》,“这个歌唱起来还是挺冒险的,反正别出什么大岔子就行,不然陈老师会趁这机会收拾我。”比赛结束后她还不忘向老公告白:“淘汰了也不遗憾了,反正他的歌我唱过了。”

2016年8月20日

微博互动,为《跨界歌王》和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宣传。

2016年10月

2016年12月24日

羽泉“树新蜂”圣诞演唱会,白百何依然出现在羽泉演唱会的观众席中,认真地看完了演出。据胡海泉透露,白百何是刚刚拍完戏,特意赶过来看演唱会的。

2017年1月1日

陈羽凡发微博,写道:“神舟岁月新@白百何”,祝福白百何新年快乐。

2017年3月2日

电影《捉妖记2》活动现场,白百何透露老公、儿子常去现场探班。

2017年4月11日

电视剧《外科风云》在北京举行发布会。被问及是否有意带儿子上真人秀。她回应“可能不会”,“因为我们家陈老师是个艺术家,比较安静,喜欢窝在工作室里。”她还透露,自己在家带孩子比“陈老师”多一点,“他也带,会带儿子在他的工作室里玩音乐。”

之前,白百何被曝“出轨”时,有句评论叫“人家老公都不管,要你来管”,这回“人家老公”真的不管了。4月16日凌晨,陈羽凡发视频称,“2015年已与白百何协议离婚,为陪伴家人和孩子成长将无限时退出娱乐圈。”

这种“解套技术”其实挺高的,因为两人已经离婚,所以,白百何之前和小鲜肉的亲密举动就算不上是“出轨”,陈羽凡也摆脱了被戴绿帽子的种种羞辱,两人都没有违反《婚姻法》,也都没有道德上的负担。

但是,粉丝们不干了!“离婚没事啊。但是离婚后还经常装恩爱夫妻上节目、做代言,有没有问题?”“为了商业利益,隐瞒离婚,等到出事了,才被迫切割,把粉丝当成什么了?”

不主动披露离婚信息,是一回事儿;在自己的微博上,当着上百万的粉丝还“老公”“老公”的叫着,忽悠公众,那是另一回事。

在现代商业逻辑之下,明星的结婚、离婚、生子,其实就是一种“人物设定”,并非绝对的个人隐私,甚至是资本用来主动披露进行事件营销、公共形象塑造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明星对隐私权必然有“扣减”的义务。

陈羽凡是老牌的歌星,白百何更是近年大红的“80后票房女王”,其《捉妖记》曾创下24.39亿的内地票房纪录,她还代言了众多品牌。“隐离婚”“秀恩爱”说到底,还是出于商业利益的考量,为了维护公共形象。

如果白百何背上了“离婚”的标签,还会有这么多企业找她代言吗?出于商业利益的“隐瞒”,真不必拿孩子说事,小朋友不上微博的,不必在那里喊 “老公”圆谎。

另外,《广告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广告代言人在广告中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应当依据事实”,符合本法和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陈羽凡、白百何的“夫妻档代言”,有没有发生在2015年离婚之后的?如果有,是否违反了《广告法》,构成对消费者的欺骗呢?

陈羽凡白百何联合代言的部分广告

目前,中国的娱乐资本市场风起云涌,很多明星的资本操作,是基于个人形象和关系网的。

这几天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面,“大反派”高育良书记和原配吴惠芬,早已不是夫妻。可夫妻两个人为了各自的利益“隐离”,高玉良是为了保自己的官位,吴惠芬是为了继续利用官场的权势。实际上,高玉良,早已经和别的女人生子,但还要扭扭捏捏地和“妻子”同住一个屋檐下。这看人看到了婚姻的异化、人性的扭曲。

高育良“离婚不离家”算是欺骗组织,那么,白百何这样的“离婚秀恩爱”,应该算不算是“欺骗群众”呢?私事,公众可以不管,但是“隐离”之后继续以“夫妻面貌”广告代言、资本操作,职能部门得有个说法。

新浪/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