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大陆知名人权人士吴淦案已被转交天津市公安局办理

【博闻社】今(2月1日)博讯网获悉,著名维权人士屠夫吴淦案已由厦门市公安局思明分局转交由天津市公安局办理。代理律师燕薪获得厦门市公安局思明分局答复说:“吴淦涉嫌寻衅滋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件我局已依法移交天津市公安局办理。”

燕薪律师表示:“寻衅滋事”和“煽动颠覆”两个罪名只是屠夫案在厦门思明公安办案时的罪名,目前罪名是否变更,以及羁押处所,辩护人仍需向天津公安核实。这些都属于思明公安答复中的“申请事项”。

去年五月,官媒新华社报道:网名为“超級低俗屠夫”的福建维权人士吴淦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及诽谤罪,在周三被福建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同日,另一重量级官媒《人民日报》以《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为题对吴淦大泼污水;此前25日,央视《朝闻天下》栏目曾以《网民“超级低俗屠夫”吴淦被拘真相》为题报道了吴淦被南昌警方行政拘留的消息,长达12分钟之久。

前政法大学教授张雪忠评论对此指出:最近两年,这些中央级的官媒为了配合当局对言论和民权的打压,已经堕落到了连最起码的脸面都不顾的程度。

评论指出:一位民间维权人士就让当局一次性动用了三大党宣法器,同等惊人“待遇”的案例几十年来屈指可数。如此高调,完全不考虑自身负值公信力引发的负效应(官媒的批判等同于加冕,早已是民间共识),明显做的是舆论声势,针对的是模式和性质,而非仅限于具体人和事。同时也验证了,维稳已成为中国政治核心的一部分。

中国政治观察认识认为,做为行动者,吴淦的“杀猪模式”颇具特色,既能彻底脱离体制局限,掌握主动权,又能合理利用网络优势,在传播和召集等重点方面发挥能力,对传统维稳形成有力挑战。政治学者温克坚的解析很明白:“通过邓玉娇案件的出彩表现,屠夫(吴淦)成为中国社会运动O2O模式的重要一环,这种模式通过人际资源整合,把网络热点事件转化为线下压力行动,逼迫体制做出反应”。时评人莫之许的分析更为透彻,他指出:此为针对以其为核心节点的死磕(律师)+围观(公民,访民)+舆论和动员(网络)的模式进行大合围式打压的开端,维权律师和活跃围观群体是其下一步打击目标,开端既已如此强势,运动式打击的后续展开,可能会更加出人意料。

“死磕式抗争”做为普通维权的升级版,以其坚决不合作的态度早已被当局纳入维稳重点。网络维稳是以传播能力(影响力)为标准的,对应的线下维稳则是规模(气候)。为确保治理秩序,中国当局不会允许任何一种抗争形式得到有效结论,从早前的局部熄火、重点监控到如今的针对模式的打压,进深度明显升级。吴淦的“杀猪模式”看起来属于个体对抗,不形成明确组织,但因其巧妙有效易于形成气候的优势,正在被更多抗争者效仿。

吴淦
吴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