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恩怨何時了?博聞社記者亞美尼亞與土耳其見聞錄

IMG_6404
亞美尼亞首都葉里溫路牌,上為亞美尼亞文        博聞社

【博聞社亞美尼亞報導】初春時分,博聞社記者有機會到訪位於歐亞之間高加索地區的小國家亞美尼亞,這是在蘇聯解體之後最早從共產體制獨立出了的共和國之一,西與土耳其接壤,東鄰亞塞拜疆,首都為埃里溫。

抵達埃里溫已是午夜時分,沿路所見的後蘇聯風格的陳舊建築,於月光餘暉下更顯蕭瑟。

記者曾於2012年到過波羅底海國家,對曾經同處前蘇聯共產鐵幕統治之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及立陶宛三國,有些許了解。因地緣位置距歐洲近而較易擺脫蘇維埃帝國陰影,這幾個國家在建築、氛圍及路人互動,皆讓人有仿至歐洲之感。

亞美尼亞的命運則截然不同,通訊及能源等國家命脈產業迄仍為俄國所壟斷,俄國亦對亞美尼亞與伊朗的能源合作上處處制肘,加以與鄰國土耳其及亞塞拜疆的關係仍陷政治死局,邊境緊張久不見緩解,人口不足400萬的亞美尼亞除委身於俄國軍事保護傘下,實無他途。

IMG_6415
前蘇聯獨裁者史達林銅像被移除後,原址種上樹苗     博聞社記者攝

「當然希望可以將俄國勢力逐出(pushed out),但我不認為是我這個世代能辦到的事情。」陪同記者的亞美尼亞導遊Yesayan 說。而女大生Gizhlaryan則認為亞美尼亞尚不具自行解決邊疆爭議的實力,「我不認為有把俄國逐出的必要,我們現在需要他們。」

簡單兩語,立場縱然不一,卻道盡夾於俄、土兩強的小國蒼涼。

Gizhlaryan曾於年前赴莫斯科,她告訴記者,入俄國海關時,出入境警察翻查她的護照後,竟然神態不屑地跟她說:「妳來自亞美尼亞,妳怎麼不講俄文?」

Gizhlaryan說,面對這種大國子民視萬事「理所當然」的傲慢,當時她一時悶憤難忍,惟仍竭力以持平語調回應說:「若您於入境亞美尼亞時,被要求說亞美尼亞語,請問您作何感想?」警察頓時語塞,讓她過去了。

一個細節,道盡了這個位於中亞與東歐之間小國的艱辛與無奈,也是亞美尼亞在區域地位的象徵。

與日本否認侵略歷史同出一轍,即便證據確鑿,土耳其迄仍否認曾屠殺亞美尼亞人,此歷史遺緒及亞美尼亞與土國盟友亞塞拜疆的邊境衝突等新仇舊恨下,亞土兩國的邊境仍處關閉狀態,國際新聞亦不時可見亞土政府互相攻訐。

亞美尼亞大屠殺,是20世紀第一起種族滅絕大屠殺。據亞美尼亞方面的史料記載,1915年至1923年期間,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對亞美尼亞人實施了慘無人道的種族滅絕政策,導致150萬亞美尼亞人死亡。

1978年,聯合國將此事件定性為“種族滅絕”。此後,歐洲議會、比利時、法國、希臘和俄羅斯等國際組織或國家,均發表聲明,稱這宗屠殺為“違反人性的罪行”,它與納粹的猶太人屠殺和盧旺達種族大屠殺並稱為“20世紀三大種族屠殺”。

IMG_6536
亞美尼亞大屠殺紀念館一隅               博聞社記者攝

Gizhlaryan告訴記者,她曾經連續三年走訪伊斯坦堡,「三年前我第一次到土耳其,海關女士看到我的護照後表情相當複雜,她緊抿下唇,眼神冷冽」,Gizhlaryan形容。 「三年後,我入境時遇到同一位女士,她看到我的護照時泰然自若,彷彿亞美尼亞人與其他前往土耳其遊覽的旅客無異」,。

Gizhlaryan重複強調了兩次「三年」,「她花了三年的時間,才放下對我的敵意。”Gizhlaryan與土耳其海關女士的互動,亦是兩國關係的一個縮影。

土國雖承認屠殺為史實,惟極力反對將事件定性為有預謀的種族滅絕(genocide)。天主教教宗方濟各於去(2015)年紀念亞美尼亞大屠殺100週年的彌撒中,公開使用「種族滅絕」一詞。土耳其隨即召見梵蒂岡駐安卡拉大使,並召回土國駐梵蒂岡大使,抗議教宗的言論「造成兩國間的信任問題」。

IMG_6503
亞美尼亞與中國關係友好,街上可見中國贈公車  博聞社記者攝

土耳其迄仍選擇漠視被害者遺屬的痛楚,矢口否認百年前的滅種罪行,致美土兩國推動「轉型正義」之日遙遙無期。

對土耳其政府恨不恨?目前在俄國喀山聯邦大學(Kazan Federal University)就讀的亞美尼亞學生Abrahamian 淡然的說道,「這是心態問題,如果土耳其人待我如常,我會覺得彼此都已放下了,過去的歷史不應成為兩國人民和解的阻礙。」雖然自小受洗為基督徒,但對大屠殺的反思,「我比較傾向佛教的觀點」,Abrahamian 笑稱。

面對大屠殺投下的歷史陰影,土耳其與亞美尼亞在大打口水戰的同時,兩國關係正常化的和平進程也在悄然推進。

2008年9月6日,土耳其總統阿卜杜拉·居爾受亞美尼亞總統謝爾日·薩爾基相邀請,前往亞美尼亞展開一次所謂“足球外交”,觀看兩國在亞美尼亞首都埃里溫的世界盃預選賽。

這是亞美尼亞1991年獨立以來,土耳其總統首次訪問亞美尼亞。

 亞美尼亞民族服裝
亞美尼亞民族服裝

2009年10月10日,雙方簽署協議,將實現外交關係正常化,協議生效後兩個月內開放共同邊境。不過,在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之間存在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領土爭端問題上,土耳其卻站在阿一邊,並關閉了與亞美尼亞的邊境。

在土耳其將正常化的議定書提交議會時,他們提出了亞美尼亞撤出納戈爾諾納-卡拉巴赫的先決條件,而亞美尼亞也提出:力爭使國際社會承認“種族屠殺”,並堅持邊界談判以1990年邊界而非以1921年邊界為基礎。雙方互相指責,議定書被擱置,土亞關係剛剛露出陽光就又烏雲密布了。

但願“亞美尼亞大屠殺”的爭議徹底終結,更願種族仇恨的悲劇不再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