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中國新生代企業家改變中國慈善文化

慈善【博聞社】中國大陸現在新一代的慈善家大多是創業有成的年輕人,他們開始改變中國的慈善文化。有外國媒體注意到,這些中國新生代富豪的捐助大多集中在教育領域。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5月24日發表的題為“新生代企業家改變中國慈善文化”的文章說, 紅杉中國創辦人沈南鵬和高瓴資本創辦人張磊,都是中國大陸新一代企業家中的耀眼人物。這些企業家中有相當一部分曾在外國深造,並學成回國,創業成功。

文章說,中國有深厚的施捨傳統,但曾被毛澤東的激進社會主義所破壞。過去幾十年,雖然中國經濟高速增長,但直到不久以前,中國深厚的慈善文化仍難以恢復。

報道引述中國公民社會和慈善事業專家謝世宏認為,直到十年前,中國大陸的慈善捐贈活動還受到國家控制,幾乎全部集中在中共優先考慮的項目上,如,扶貧和救災等。但這十年來,情況發生了變化,受西方的強烈影響,中國大陸出現了新的慈善風氣,並正在改變共產黨的慈善事業傳統。

在德國的國際透明組織的亞太事務負責人廖然,就中國大陸的慈善文化和政府的慈善政策表示:“中國人還是願意做慈善事業的,着我們在每次發生重大災難時對會看到,許多普通老百姓都寄錢幫助災區人民。但中國的稅務制度不鼓勵人們從事更多的慈善活動,因為地方政府財政都極大依靠稅收,它們才不願意放過這塊兒肥肉的。”

《金融時報》的文章說,中國新《慈善法》讓捐贈變得更容易、更有吸引力,除提高稅收優惠、確立慈善機構的法律地位外,還簡化了創建慈善基金會的流程。分析人士預計,它將給中國的慈善局面帶來重大變化。雖然目前中國大陸人均捐贈額僅相當於西方世界的零頭,但其絕對數額上升迅速。一些專家認為,中國人的捐贈總額將很快達到全球第二,僅次於美國。

透明國際的廖然表示:“要想讓中國大陸的慈善事業發展得更好,政府應該在為慈善機構和人士提供稅收優惠以及確保慈善捐款不被官員吞食等方面,做出一定努力。”

《金融時報》的文章說,目前,中國大陸的慈善事業主要由富豪主導。據哈佛大學“中國慈善項目”近期的一項調查結果,2015年8月至今,中國大陸前100名慈善家總共捐出了38億美元。在這些捐贈活動中,地方化是一大趨勢,有近60%的捐款捐給了捐贈者企業的總部所在省份。

文章說,雖然中國大陸新一代慈善家多數是在城市的高科技行業里,但也有少數例外,比如中國最大的乳業集團蒙牛乳業的創始人牛根生,2004年建立了家族基金“老牛基金會”。為了資助該基金會,他在蒙牛公司上市後,捐出了自己的全部股票和大部分股息。

牛根生現在正加強與美國慈善組織的聯繫,包括與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以及大自然保護協會(Nature Conservancy)的聯繫。老牛基金會現有資金40億元人民幣(約合6億美元)。

目前,幾乎所有中國大陸青年企業家和投資者都選擇將捐助重點放在教育上。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說,在他看來,首席執行官的真正含義是首席教育官。

“紅杉中國”創始人沈南鵬向耶魯大學北京中心捐贈了1000萬美元。他也向曾就讀過的上海交通大學捐贈資金,並資助醫學研究項目。騰訊創始人之一陳一丹,1998年辭掉深圳檢驗檢疫局的鐵飯碗,與四名中學和大學同學創建了騰訊控股公司。

陳一丹於2013年卸任騰訊首席行政官,改任終身榮譽顧問,並任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的榮譽理事長,該基金會是他2007年創建的。此外,他還成立了陳一丹基金會。如今,騰訊每年都會拿出一定比例的利潤捐給該慈善基金會。他最重要的捐贈是獨立出資創辦中國第一所民辦非營利性學校“武漢學院”,投入4億元人民幣,迄今以共投入了22億元。

文章還說,中國大陸慈善事業的興起是個極為有意思的現象,因為在亞洲許多地方,政府與捐贈文化之間關係緊張。從日本到新加坡,政府持一種家長式風格,認為慈善事業是一種自我放縱。在中國大陸也一樣,政府對許多慈善活動歷來抱有懷疑,認為這些活動挑戰了政府權威,認為捐贈者往往懷有私人目的。

據福布斯統計,中國現在有335名身價至少10億美元的富豪。在中國創辦的《胡潤百富榜》(Hurun Rich List)估計,中國大陸有470名億萬富翁。

此外,慈善捐助基金會2015年發布的“世界捐助指數”形式,中國大陸在145個國家中排名倒數第二,而相對貧困的緬甸高居排名榜首。世界捐助指數的依據是每個國家近期從事慈善活動的公民佔總人口的比例。

中國全國人大今年3月16日通過了《慈善法》,規定“企業慈善捐贈支出超過法律規定的准予在計算企業所得稅應納稅所得額時當年扣除的部分, 允許結轉以後3年內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在捐贈方面明確提出, 捐贈人向慈善組織捐贈實物、有價證券、股權和知識產權的, 依法免徵權利轉讓的相關行政事業性費用等。”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