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长王毅成为“国际网红”的另类解读

中国外长王毅在加拿大一骂成名晋身国际网红
中国外长王毅在加拿大一骂成名晋身国际网红

【博闻社】“恭喜!贵国外长成网红了。”大清早,地球的另一端,朋友打来电话,语调中洋溢着一股贱嗖嗖的喜悦。

送好消息的人总是讨人喜欢,立时,脑海中,朋友的龅牙变成了闪光的珠贝。

我在蚊帐里的脑电波活动显然迅速被远方接收,朋友的声调变得亢奋:“鼠记,你认没认识到外长成为网红的意义?”

并不想听我的回答,朋友用近乎大喊的分贝接着说:“知道吗?是国际网红啊,国际网红!!!国际主流媒体差不多都报道了外长的事迹,扭腰时报竟然用了‘歌剧般的’比喻,来形容中国取得的这场外交胜仗。在外长面前,国内那些土鳖网红,不过是村子里的小家碧玉而已,简直没法看了。”

“有人把外长比作战国时的苏秦、张仪,我觉得这个比喻小了。外长的成功,岂是小国寡民时代的几个说客所能比拟?那些纵横之士,摇唇鼓舌、东家长李家短的,不过为了一亩三分地而互撕,而外长,谈笑间,灰飞烟灭了中华民族上百年的憋屈。”

有这么伟大吗?不就是对大家拿的一个不知趣的女记者凶了两句嘛。我有些狐疑。

“当然有,当然有。人们总是忽略自己身边事物的意义,中国人今后要习惯于自己的伟大。”朋友顿了顿,可能习惯性地舔了舔自己的龅牙,然后继续解划。

“不看广告看疗效。你没看到,外长在大家拿的视频传回国内后,广大爱国民众高潮迭起的盛况吗?这充分说明,外长成为国际网红的意义,怎么估计都不过分。”

“这么说吧,我觉得,以腰包鼓起来为后盾,以外长成为国际网红为分水岭,中国外交从此开启了愤怒模式,也就是说,隔三差五,我们就要甩点儿脸子给西方人看。西方人对我们指手画脚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腻歪的、压抑的学生生活结束了,老师们可以回家抱孙子去了。说实话,从现在开始,中国人才算真正站了起来。”朋友叹息一声。

“外长成为国际网红的成果要充分利用”,朋友是中文系出身,深通起承转合之道,换个角度,继续挖掘这一话题的意义。

“借这个东风,咱们的大妈要定期到白宫前面唱唱红歌,这个可以形成制度。甚至,我们可以考虑让那些喜欢挑刺的西方人抄点儿什么。”想象一众高鼻深目的鬼佬手握毛笔的笨拙样子,电话那边的朋友,显然被自己的创意所感动,声音变得有些哽咽。

“此外,我觉得,外长成为国际网红,还有一个重大意义至今没有人被人们认识到,那就是,它让往昔高大上的国际外交从天上回到了人间。你看,视频里的外长,怒目圆睁,霸气外泄,眼角眉梢传递出来的,完全就是邻家大嫂与人吵架的气息,多么家常,多么亲切,把国际外交场合惯常的装逼气氛一扫净尽。这种风格,可谓国际外交领域里的颠覆性创新,对此,学术界应该尽快予以总结,可以考虑在大学开设‘外长网红学’这样的学科,让外长的探索惠及千秋万代。”想象得到,说到这里,朋友的表情包已经切换到了目光如炬这一档。

“可是······可是,咱们毕竟有打老婆孩子的现象啊”,我终于忍不住,打断了朋友的滔滔不绝。

“哈哈哈!你们这些敏感细腻的人呀,我就知道,要为这些细节纠结了。要看大局嘛。外长说得多好,6亿人都吃上饭了,打老婆孩子两下算啥。哪个国家不打老婆孩子?美国人不打?法国人不打?日本人不打?”说到这,朋友在电话中朗声大笑,震得我耳朵嗡嗡响,我赶紧把话筒拿得远一些,并向朋友指出,结婚前说得天花乱坠,不但吃的好,还可以批评家长,但结婚几十年了,才仅仅让老婆孩子吃饱肚子,应该对老婆孩子抱有歉意才对,怎么能成吹嘘的理由,更不应该成为对老婆孩子动粗合理化的借口。

不过,朋友一向强势,他打住我,说我多愁善感,然后以对外长高明的技战术的雄辩总结与热烈讴歌,结束了与我的通话:

听说你在家打老婆孩子?

外长:他们以前连饭都吃不上;

我问你打老婆孩子了吗?

外长:我家现在全村第二有钱;

我没问你那些,我就问你打老婆孩子了吗?

外长:隔壁刘家打老婆孩子你怎么不管?

我问的是你在家打老婆孩子了吗?

外长:你自己家历史上就没有打过老婆孩子吗?

我问的是你在家打老婆孩子了吗?

外长:我家已经把不打老婆孩子写进了家规;

我就问你打老婆孩子了吗?

外长:你这个问题充满了对我家的偏见和不知道哪里来的傲慢;

我就问你打老婆孩子了吗:

外长:你提这种问题是不负责任的;

我就问你打老婆孩子了吗?

外长:我打没打我家老婆孩子,我会在不打他们的时候问一下他们,这事他们自己才有发言权,你给我滚。

作者:老鼠记者(微信公号)

4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