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長王毅成為「國際網紅」的另類解讀

中國外長王毅在加拿大一罵成名晉身國際網紅
中國外長王毅在加拿大一罵成名晉身國際網紅

【博聞社】「恭喜!貴國外長成網紅了。」大清早,地球的另一端,朋友打來電話,語調中洋溢著一股賤嗖嗖的喜悅。

送好消息的人總是討人喜歡,立時,腦海中,朋友的齙牙變成了閃光的珠貝。

我在蚊帳里的腦電波活動顯然迅速被遠方接收,朋友的聲調變得亢奮:「鼠記,你認沒認識到外長成為網紅的意義?」

並不想聽我的回答,朋友用近乎大喊的分貝接著說:「知道嗎?是國際網紅啊,國際網紅!!!國際主流媒體差不多都報道了外長的事迹,扭腰時報竟然用了『歌劇般的』比喻,來形容中國取得的這場外交勝仗。在外長面前,國內那些土鱉網紅,不過是村子裡的小家碧玉而已,簡直沒法看了。」

「有人把外長比作戰國時的蘇秦、張儀,我覺得這個比喻小了。外長的成功,豈是小國寡民時代的幾個說客所能比擬?那些縱橫之士,搖唇鼓舌、東家長李家短的,不過為了一畝三分地而互撕,而外長,談笑間,灰飛煙滅了中華民族上百年的憋屈。」

有這麼偉大嗎?不就是對大家拿的一個不知趣的女記者凶了兩句嘛。我有些狐疑。

「當然有,當然有。人們總是忽略自己身邊事物的意義,中國人今後要習慣於自己的偉大。」朋友頓了頓,可能習慣性地舔了舔自己的齙牙,然後繼續解劃。

「不看廣告看療效。你沒看到,外長在大家拿的視頻傳回國內後,廣大愛國民眾高潮迭起的盛況嗎?這充分說明,外長成為國際網紅的意義,怎麼估計都不過分。」

「這麼說吧,我覺得,以腰包鼓起來為後盾,以外長成為國際網紅為分水嶺,中國外交從此開啟了憤怒模式,也就是說,隔三差五,我們就要甩點兒臉子給西方人看。西方人對我們指手畫腳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膩歪的、壓抑的學生生活結束了,老師們可以回家抱孫子去了。說實話,從現在開始,中國人才算真正站了起來。」朋友嘆息一聲。

「外長成為國際網紅的成果要充分利用」,朋友是中文系出身,深通起承轉合之道,換個角度,繼續挖掘這一話題的意義。

「借這個東風,咱們的大媽要定期到白宮前面唱唱紅歌,這個可以形成制度。甚至,我們可以考慮讓那些喜歡挑刺的西方人抄點兒什麼。」想像一眾高鼻深目的鬼佬手握毛筆的笨拙樣子,電話那邊的朋友,顯然被自己的創意所感動,聲音變得有些哽咽。

「此外,我覺得,外長成為國際網紅,還有一個重大意義至今沒有人被人們認識到,那就是,它讓往昔高大上的國際外交從天上回到了人間。你看,視頻里的外長,怒目圓睜,霸氣外泄,眼角眉梢傳遞出來的,完全就是鄰家大嫂與人吵架的氣息,多麼家常,多麼親切,把國際外交場合慣常的裝逼氣氛一掃凈盡。這種風格,可謂國際外交領域裡的顛覆性創新,對此,學術界應該儘快予以總結,可以考慮在大學開設『外長網紅學』這樣的學科,讓外長的探索惠及千秋萬代。」想像得到,說到這裡,朋友的表情包已經切換到了目光如炬這一檔。

「可是······可是,咱們畢竟有打老婆孩子的現象啊」,我終於忍不住,打斷了朋友的滔滔不絕。

「哈哈哈!你們這些敏感細膩的人呀,我就知道,要為這些細節糾結了。要看大局嘛。外長說得多好,6億人都吃上飯了,打老婆孩子兩下算啥。哪個國家不打老婆孩子?美國人不打?法國人不打?日本人不打?」說到這,朋友在電話中朗聲大笑,震得我耳朵嗡嗡響,我趕緊把話筒拿得遠一些,並向朋友指出,結婚前說得天花亂墜,不但吃的好,還可以批評家長,但結婚幾十年了,才僅僅讓老婆孩子吃飽肚子,應該對老婆孩子抱有歉意才對,怎麼能成吹噓的理由,更不應該成為對老婆孩子動粗合理化的借口。

不過,朋友一向強勢,他打住我,說我多愁善感,然後以對外長高明的技戰術的雄辯總結與熱烈謳歌,結束了與我的通話:

聽說你在家打老婆孩子?

外長:他們以前連飯都吃不上;

我問你打老婆孩子了嗎?

外長:我家現在全村第二有錢;

我沒問你那些,我就問你打老婆孩子了嗎?

外長:隔壁劉家打老婆孩子你怎麼不管?

我問的是你在家打老婆孩子了嗎?

外長:你自己家歷史上就沒有打過老婆孩子嗎?

我問的是你在家打老婆孩子了嗎?

外長:我家已經把不打老婆孩子寫進了家規;

我就問你打老婆孩子了嗎?

外長:你這個問題充滿了對我家的偏見和不知道哪裡來的傲慢;

我就問你打老婆孩子了嗎:

外長:你提這種問題是不負責任的;

我就問你打老婆孩子了嗎?

外長:我打沒打我家老婆孩子,我會在不打他們的時候問一下他們,這事他們自己才有發言權,你給我滾。

作者:老鼠記者(微信公號)

4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