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良述律師:法院公然搶手機毆打律師,只有土匪國家才這樣!

mmexport1465350285148【博聞社】6月3日,廣西律師吳良述至南寧市青秀區法院,對其代理的一項加工承攬合同糾紛案件登記立案,立案未果後,在索取收件回執時,因被工作人員懷疑用手機錄音,被法警強制要求檢查手機。吳良述隨後與法警發生撕扯,其右腿褲子被撕破,手機屏幕摔裂。據同行律師拍攝的照片,他胸部有紅印,手指受傷。

吳良述襯衣敞開,褲子殘破的照片迅速傳遍網路,引起律師界的廣泛關注。近千名律師發表聯合聲明,要求青秀區法院公布事發時監控錄像,對涉事法警、法官作出處理。6月6日,全國律協發布通知稱,律協已就此事向廣西律協發出調查函。

對於事發經過,法院與吳良述各執一詞,描述存在出入。據6月3日,青秀區法院官方微博發布的「事情經過」,吳良述立案被拒後於大廳內「大聲嚷嚷,情緒激動」,並在接訪時承認了錄音錄像行為。該法院辦公室主任在接受採訪時否認法警有打人行為。

而根據吳良述的說法,兩名法警對其進行了約2分鐘的毆打,勒住他的脖子,幾致窒息,並捂住他的嘴,不讓他喊救命。雙方在拉扯中,吳良述右腿褲子被拉扯撕破。法警隨後對其手機進行了檢查,但未發現錄音錄像。
事發後,由南寧市政法委牽頭,聯合南寧市中院、公安局、司法局、律師協會成立聯合調查組,對事件進行調查,並於6月7日發布了調查結果。調查結果稱,此事件系律師到法院立案過程中因法警濫用強制手段引發的事件,事發過程中不存在毆打吳良述的行為;法院申訴場所不能錄音錄像,但青秀區人民法院法警存在濫用強制手段的行為。
「長期以來,律師的尊嚴、地位、人格沒有得到他們(公檢法機關)的尊重。」在接受鳳凰網採訪時,吳良述說。而對於同行們的聯名信,吳良述認為,那是他們在多年工作經驗中的「感同身受」。而至於事情起因的「立案回執」,吳良述說,青秀區法院仍未出具。
回應法院官方通報:都是造謠污衊
鳳凰網:現在很多律師都在寫聯名信來聲援你。
吳良述:聯名信我在網上看到了,這可能是同行對我的聲援,也是他們對自己多年工作中的一些遭遇,說嚴重一點是同仇敵愾,說輕一點就是感同身受。

鳳凰網:青秀區法院官方微博發了情況說明,跟你說的情況有部分出入。比如公告上說你在立案窗口前「情緒激動,大聲嚷嚷」?
吳良述:不是我情緒激動,而是他們情緒激動。在立案窗口的時候,她(立案法官)也沒有認真看過我的材料,說這個不屬於他們管轄的案件。我清早四五點就來排隊了,你粗略看了一兩分鐘就給我打發走了,你至少給我認真看一下,告訴我是什麼原因。
她讓我把材料留下來,審查之後通知結果,想要趕我走了,但我一直在窗口前坐著,我一走她就會叫下一個人,那我就連跟她對話的機會都沒有了。我打電話把情況跟當事人簡單說了一下,但立案法官就跟我嚷起來了,說我在當事人面前告她的黑狀,你這個律師到底懂不懂法?我說這個是你剛才說的,怎麼我告了你的黑狀呢?那懂不懂法也不是你說的,你懂法你給我解釋,等我打完這個電話行不行,你別在這裡吵嘛。但她還是大聲嚷嚷,掛電話後,我情緒也有點激動,吼了她兩句,僅此而已。
說我情緒激動,擾亂秩序,這都是誣衊之詞。本身是法院內部人員情緒激動,先開始嚷嚷,官方通報怎麼不把這個事情如實的講出來?
鳳凰網:官方通報中說,接訪過程中你承認了錄音錄像?
吳良述:這個所謂的「承認錄音錄像」,那就是潑髒水,造謠誣衊,栽贓陷害。我什麼時候承認的?我的原話是說,既使是我進行了錄音錄像也不違反法律規定,你不能夠毫無手續地就來檢查我的東西,強令我打開給你看,然後還要刪除。拿出法律依據來,我當然可以給你,若發現有錄音錄像,我還可以向你賠禮道歉,送我去派出所拘留都沒意見。當時他們根本聽不進,他們自己就做的不合法不合規,怕我們把言行記錄下來,發在網上給他們造成不利的影響,否則他們幹嗎那麼著急啊?
鳳凰網:法警把你的褲子撕破了之後,說想拿新的褲子給你換,你當時為什麼沒有同意呢?
吳良述:在毆打結束以後,可能這個事情反應到他們領導那裡去了,這個自稱法警教導員的人上樓找了一件黑色的,可能是法警的制服褲要讓我換上,還說剛才不好意思,扯爛了你的褲子。我說,剛才你們那麼有道理,我反覆解釋你們都不聽,現在也沒必要拿褲子給我換了,直接把我轟出法院不就得了嗎?這條褲子不能說換就換的,這褲子是有故事,有意義的。
回應質疑:這些說法是完全不懂世態炎涼
鳳凰網:一些網友,甚至律師群體里也有一些人質疑你在炒作,你怎麼看待這種說法?
吳良述:每一次事件大家都有不同的觀點,這個也不奇怪。根據我這幾天的觀察,大部分律師還是支持我的,有一部分人是兩耳不聞窗外事,極少部分人是潑髒水的,這些律師可能是缺少社會經驗,或者是缺少社會常識,或者是他自己認知的問題。還有一些人是打著律師的名義,因為他們既沒有律師事務所的名稱,用的也不是真名。
鳳凰網:有一種說法是,被法院如此粗暴對待也有律師自己的問題,你怎麼看這種說法?
吳良述:這種說法完全就是沒有任何生活、工作經驗,完全不懂得世態炎涼。法警按照相關法律法規來規範地執法執勤,我們律師會跟法庭產生什麼衝突呢?我們哪個律師到法院去辦事不是恭恭敬敬的?哪個律師是吃飽了撐著要去惹事生非,刁難法院?法院本身存在那麼多不合理的現象,不遵守法律規定,對律師進行人身侮辱,你說這些是我們自己造成的,這種說法顯然是很不負責任,沒有任何依據的。
鳳凰網:網上有人舉出一份文件,是2014年12月26日印發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依法維護人民法院申訴信訪秩序的意見》,其中第七條規定,「申訴信訪場所應配備物品寄存設施…未經允許拍照錄音錄像,法庭警察應當予以制止刪除拍錄內容,並可以對行為予以訓誡。」這個意見具有法律效力嗎?
吳良述:這幾天,我也注意到了網上有人拿這個意見來說事。按照立法法的規定,按照最高法院的規定,這個意見不是最高法院司法解釋的範疇,更不屬於具有普遍約束力的,或者是有憲法效力的文件。
首先,這個意見我們在網上都查不到,法院也從來沒有公開過,只是他們內部實施的一個文件。這個東西我們是不知道的,即使知道了也是從法院內部透露出來的。
其次,我到國家機關公共辦公場所,沒有擾亂辦公秩序。作為一個普通公民,國家的最高法律憲法賦予我們監督國家機關和公職人員的權利。比如你上班脫崗,言行不當,我錄音錄像,這是憲法賦予公民監督的權利。你不僅不正確地去理解和執行相關法律規定,反而在沒有任何手續和法律依據的情況下,連工作證都拒絕出示,僅憑懷疑就要強行檢查我的私人物品。
所以我不配合他們強制檢查,哪怕身體受到傷害,我都緊緊捂住這個手機。他們對我暴力毆打,勒住我的脖子,讓我幾乎窒息,還捂住我的嘴巴,不讓我喊救命,這種暴行只有土匪強盜才會做到,在一個國家的人民法院發生這種事情,是可忍,孰不可忍。
強行搜查只是冰山一角,粗暴對待並非個例
鳳凰網:立案難的問題有得到解決嗎?
吳良述:兩三年之前,在新的民事訴訟法修改還沒有出台之前,他們法院已經是這種惡劣的做法了,新規出台後有一些微小的改變。但是像青秀區法院幾乎沒有任何改變,還是跟以前一樣,比如說立案窗口,國家規定八點鐘上班,工作人員每一天都是晃晃悠悠的,等到將近九點鐘才開始叫號。還有的法院只開了一個窗口,一個人叫號審查立案材料,一大幫人排著隊等,讓公眾看著心裡都著急啊,簡直是忍無可忍。
鳳凰網:這種粗暴對待律師的現象是普遍的嗎?還是只是個例?
吳良述:在現行體制環境之下,法院是衙門,在他們的認知里,就覺得老百姓就得聽我的,我就是法律。這種情況在網上一搜一大堆,比如說前幾個月一個廣西柳州市的律師,去的是中級法院,跟我同樣的遭遇,也是被懷疑用手機錄音,也是在立案庭,立案庭一個副庭長竟然命令法警強行搜查,後來這個律師也是沒有辦法,被強行搜查了。這個只是冰山一角,我們遇到的情況太多太多了。
前天一個副院長來我們所里了解情況,聽取了我們的意見。我就把這些情況跟他講,一個律師從在律師事務所實習到執業開始,都是非常敬重司法的權威,也很尊重法官和檢察官,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職業經驗的增長,這些東西最後化為烏有,變成滿腔怒吼,滿腔苦水。
這一段時間也有好多律師打電話給我,說這回你真的為我們立了大功了。我說我算不上立什麼功勞,但是我鄙視你們,碰到有理有據的事情,作為一個律師你為什麼不堅持?律師也不是一個卑微和下賤的職業,為什麼你們自己要低三下四,點頭哈腰,阿諛奉承,甚至是毫無人格尊嚴地去迎合呢?
鳳凰網:有些法律界人士寫文章稱,此次事件中,律師和法官意見對立,反映出法律共同體的破裂,你如何看待這種觀點?
吳良述:割裂不割裂,這個我不敢說,我覺得至少在律師來講的話,我們沒有故意要去跟他們割裂。所謂法官、檢察官和律師法律共同體,在我看來,也就是我們律師的一廂情願罷了。長期以來,律師的地位、尊嚴、人格沒有受到他們的尊重。比如很多廣西的法院,你進他的大門,不僅是所有物品要過機器掃描,你身上的一串鑰匙,一個硬幣,一張紙幣,一個手帕,都要給他檢查,包要打開讓他翻查,身上被到處摸,這種待遇誰接受得了啊?但公檢法的人員就可以大搖大擺晃悠晃悠地進去了。

法官在法庭上,有時候你還對他所調查的問題進行合理性發言,法錘就敲得震天響,把所有人嚇了一大跳。你跟他要談什麼工作,他愛理不理。這種事情可以說是司空見慣,家常便飯,稍微有那麼一兩年執業經驗的律師都會碰到過的。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