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蘭多槍擊案再引如何防範襲擊的爭議

【博聞社】類似星期天在佛羅里達州奧蘭多發生的大規模槍殺案件給公眾帶來了震驚和不滿,同時也將焦點轉向政府如何能預防這樣的事件再次發生。聯邦調查局知道槍擊者奧馬爾·馬丁這個人,並曾在2013和2014年查問過他。但一名官員表示,調查人員當初沒有找到過任何犯罪活動的證據。

美國之音引述喬治華盛頓大學極端主義研究專業課的副主任休斯說,聯調局可能會在未來幾天花時間研究為什麼馬丁當初會被結案,以及這個決定是否妥當。

休斯對美國之音說:“問題在於一個人如何從激進思想演變到付諸實際行動,這始終是個關鍵問題,也是聯邦調查局正設法解決的問題。他們在50個州有上千個調查行動,都需要判斷一個人是否只是胡言亂語,還是真的打算付諸暴力行動。”

中東論壇主席派普斯說,潛在的暴力極端分子不一定會有犯罪前科,也不一定會與發動暴力行動的人有聯繫,因此有關當局很難追蹤他們。

他說:“我多年前已將這種行為稱為“突發聖戰綜合症”。‘突發’是指表面上沒有任何預警。比如像這次案件,這個保安有一個有13歲的孩子,看來已經融入社會,過着正常的生活,但是他頭腦里卻有這種思想,導致他突然爆發,屠殺他人。”

奧蘭多槍擊案的兇手在打給緊急服務的電話中聲稱效忠伊斯蘭國組織。伊斯蘭國組織也對媒體宣稱這次發動襲擊的是該組織的一名戰士。

反極端主義項目(CEP)的高級研究員哈里斯告訴美國之音:“目前不清楚槍手得到了多少直接支持,但無論如何,當前形勢對雙方都有好處。槍手能以一個強大組織的名義行動,而伊斯蘭國組織則能宣稱它發動了這個西方媒體廣泛報道的襲擊。

她說:“我們不清楚奧馬爾.馬丁在社交媒體上有多活躍,但是我們猜測他是在網絡上被激進化的。他從沒有去過伊斯蘭國組織控制的地區。他在紐約出生,人生大部分時間都生活在佛羅里達。現在人們到底從什麼渠道獲得信息?從互聯網。他們在哪裡被激進化?也是互聯網。”

哈里斯強調,除了可見的互動以外,另一個主要問題在於這些極端分子會先在臉書和推特上互相取得聯繫,然後再轉移到更難追蹤的加密平台上。她說,一個CEP行動計劃目前倡議使用井號#CEPDigitalDisruption通報要刪除的極端分子帳號,監控英語、法語、德語、土耳其語和阿拉伯語的帖子。

哈里斯說:“網絡是我們一半的戰場,因此我們真地需要監控這些極端分子,看清楚他們是怎麼被激進化的。”

所有關於監控網絡活動的討論,尤其是美國公民的活動,都會引起保障安全的同時是否能尊重隱私的辯論。休斯說:“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平衡。問題在於,作為公眾,我們不能要求聯邦調查局或者其他執法機關做到百分之百的成功。這是不現實的。總會有一部分人轉向暴力,無法阻止他們,這是生活在自由社會的本質。”

派普斯說,依賴警方不是對抗伊斯蘭極端分子最好的方法,目前的專註應該是“用更好的去抵禦這些可怕的思想”。

他說:“問題不在於槍支,不在於貧窮,也不在於精神疾病。這是關於一個思想主體的問題,類似之前的法西斯主義、共產主義以及現在的伊斯蘭主義等醜陋思想。我們要關注這這個問題。在處理好這個醜陋的思想主體之前,我們無法解決根本問題。”

奧蘭多槍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