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干擾器干擾七成車型鎖車 執法部門無權“干擾”

757ad8539699396feca87db2dcd6b510【博聞社】各地屢發使用汽車干擾器盜竊案後,汽車干擾器仍能輕鬆在網上購買。甚至有商家宣稱,能讓所有汽車鎖不上門。記者選擇80輛車實測,57輛車受干擾。多數車主較謹慎,也有車主未確認車輛鎖好就起身離開,經提醒後檢查才恍然大悟。

數月前,在海淀區花園路某停車場,兩名男子坐進一輛寶馬X5,一分鐘後,兩人帶着車內裝有手機、歐元的電腦包迅速離開。意外的是,兩人並不是車主,今年5月,警方在他們身上找到了一個收音機大小的儀器。這是一款新型鎖車干擾器。兩名“路人甲”就是利用這種“遙控器”,隱蔽在角落干擾車主鎖車,當車主離開後,輕鬆打開車門,再將車內財物一掃而空。

無線電專家表示,汽車干擾器顧名思義它的功能就是干擾汽車,它通過高頻率無線電波阻斷汽車遙控器發出的信號。汽車接收不到遙控器發出的指令導致無法鎖車,無線電波已演變為犯罪工具。警方提醒,車主應對汽車干擾器只要小心謹慎,有防盜意識,停車後鑰匙鎖車或拉一下車門確認,就會大大降低失竊風險。

2016年5月9日,北京市海淀區法院審理了一個專門利用干擾器干擾車主鎖車,進而盜竊車內財物的三人團伙。被告人描述,作案時,三人拿着干擾器,看有車停靠就伺機站在馬路對面,同時打開干擾器釋放“干擾信號”,等車主離開後,幾人再上前張望車內是否留有物品,一旦車內有值錢財物,他們就打開車門進行盜竊。用此方法,盜竊過保時捷、奧迪、寶馬等多款豪車內的財物。據中國裁判文書網數據顯示,自2014年1月26日至今,北京市各區法院審理的涉及使用汽車干擾器實施盜竊的案件達26起。

汽車干擾器銷售渠道並不隱蔽,有車主質疑,其已演變為盜竊工具。網絡已成為汽車干擾器銷售的主要渠道,商家甚至宣稱,可以讓所有汽車鎖不上車門。在上述5月9日海淀區法院審理的案件中,被告人稱是在網上看到有商家銷售鎖車干擾器,購買後成功作案。

在百度搜索輸入汽車萬能干擾器詞條,首頁幾乎全是相關的銷售信息。不少商家專門製作網頁銷售,圖文並茂介紹產品功能、並標註聯繫方式甚至商店地址。一戶商家在網頁中推薦了五款汽車信號干擾器,網頁標註價格在1200元到5800元不等。其中,最便宜的一款1200元的電池式攔截器,介紹中明確標明其用途和威力:“可以讓所有汽車鎖不上車門,不管是奔馳、寶馬、路虎、保時捷,還是大眾、奧迪等等所有車輛,是目前市面上最好的汽車干擾器,有效距離150-200米。” “網站對外介紹是200米,實際測試也就能達到70米。”老闆透露,這款干擾器實際有效距離可能存在差異,如果確實想要,800元就可以成交,快遞貨到付款,不會透露買家信息:“購買人隨便填一個名字即可。”

另一位商家在電話中介紹,針對不同檔次車輛,其所售賣的干擾器有500元、800元、1200元三個檔次。宣稱1200元的型號可以對新舊車型實現全面干擾。商家強調,以上三款干擾器均可應付30萬元以下車型,“品牌上沒有限制”。如果車型的價格在100萬以上,就需要購買更高端的“解碼器”,一套要3000元。談到購買環節,老闆明確告知其實體店地址,表示可以到店裡現場交易。同時也可以用網購形式,先付3成定金,貨到付餘款,並承諾不透露買家信息。

記者網購了第一位商家推薦的電池式干擾器,並在下單三日後收到貨物。這款長方形的金色干擾器,比煙盒略大,設備一側設有開關,頂部有兩根可拆卸式的天線裝置。中間設有兩個指示燈,打開開關後指示燈會處於常亮狀態。設備正面印有英文字樣“STRONG INTERFERENCE”(強力干擾)。根據商家的介紹,只需要打開開關,可對七八十米範圍內的車輛實現干擾,“10輛、20輛均可以干擾到。”

6月2日至9日,一周時間內,記者分別在東城區新世界中心地下停車場、永輝超市垡頭店、北京歡樂谷停車場、勁松地鐵站附近及板廠小學附近等處展開實測。實測中,記者共統計了80輛車對於干擾器的反應,其中57輛車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干擾。測試完畢後,記者都會上前跟車主表明測試意圖,以打消他們的疑慮。大多數“中招”的車輛價位都在7萬到20餘萬不等,但也有少數中高檔車在測試中中了招。

當發現車鎖不靈敏、鎖不上的情況後,多數車主較為謹慎。受到干擾的57輛車的車主絕大多數均有回頭觀察、拉門確認車輛是否鎖好的舉動。在實測中,也有車主在未確認車輛鎖好的前提下就起身離開,經提醒後返回檢查才恍然大悟。

能使電子車鑰匙失靈的廉價干擾設備,實際上就是兩個大功率遙控器。北京奧嘉世茂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售後副總經理李天亮表示,在汽車的出廠、銷售和售後過程中,汽車干擾器並不作為獨立的檢測設備存在,“干擾器本質上是一個無線電發射器,只不過是有人將其組裝後用作了歪門邪道。”

在無線電專家的工作室內,汽車干擾器的工作原理,在無線電專業儀器測量下一目了然。打開干擾器,連接着寬頻接收機的電腦屏幕上,立即顯示出一條左右對稱的柱狀瀑布圖,形如粗壯的 “大樹”。專家在干擾器旁邊同時摁下一枚汽車鑰匙按鈕,“粗樹”右側“枝丫”範圍邊緣則立即出現了一棵“細樹”。“細樹”的形狀與“粗樹”一致,只不過其“主幹”和“枝丫”明顯都小了一號。專家解釋,屏幕顯示的“粗樹”、“細樹”分別是干擾器和汽車鑰匙的頻率實時瀑布圖。從瀑布圖的形狀大小可以判斷出,干擾器的頻率強度明顯高於普通的汽車鑰匙。

針對此前實地測驗中出現的干擾器“失手”及部分高檔車中招的情況。專家解釋,在特定頻段,如果“粗樹”完全蓋住了“細樹”,則意味着完全阻斷,干擾成功;如果“細樹”湊巧未在“粗樹”的主幹範圍內,則意味着沒有完全阻斷,干擾很可能失敗。在這一原理基礎上,測試結果會呈現出隨機性的特點,與汽車品牌、價位並無直接聯繫。“不排除高檔車的無線電接收機識別性更高一些,但如果某款高檔車的頻段範圍恰巧搭在了干擾器的頻段範圍內,也會實現干擾。”

由於對生產銷售環節缺乏明確、專門的法律規定,製造、購買干擾器設備顯得輕而易舉。此外,各部門之間缺乏協調,無法聯合執法從源頭整治,是導致汽車干擾器設備監管困境的重要原因。

構成干擾器的核心部件,即315MHz和432MHz兩個頻率的無線電發射板,在淘寶網上,價格在數元至數十元不等。也就是說,組裝一款汽車信號干擾器,成本不過百元。商家則至少牟利數百元乃至數千元。專家介紹,我國無線電遙控器常用的載波頻率為315MHz或432MHz,此類發射板廣泛用於各類民用遙控器,購買、售賣此類零件並不違反我國無線電管理的相關法規。

北京市無線電管理局執法處處長趙達解釋,汽車干擾器應屬於微功率無線電發射設備,根據《微功率(短距離)無線電設備管理暫行規定》,記者所購買的干擾器在使用頻率和功率範圍都沒有超過規定中限定的範圍。除此之外,無法從無線電執法角度對其進行界定,生產和銷售環節也沒有其他適用法律法規來進行監管。

鎖車干擾器也很難定性為犯罪工具,海淀區法院法官助理姜楠表示,“這類設備很可能還有其他作用,或者是其他設備的變種”,而單純針對售賣、購買此類工具的行為,無法從法律層面來評價。

網友評論:“公開出售作案工具。” “又給不法商販做了一次免費廣告!”

新京報等報道綜合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