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稱中國準備讓人民幣匯率貶至6.8以支撐經濟

【博聞社】知悉政策的消息人士表示,中國央行願意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2016年跌至6.8以支撐經濟。這意味著今年人民幣的跌幅將追平去年4.5%的紀錄跌幅水準。

路透社以獨家方式報導稱,參與定期政策討論的官方經濟學家和顧問表示,目前人民幣匯價已經處在逾五年低位,因此中國央行將會確保人民幣緩步下跌,避免引發類似今年早些時候令經濟受到衝擊的資本外流,同時也免於招致美國等交易夥伴國的批評。去年8月中國意外讓人民幣一次貶值近2%,令全球市場動盪不已,因人們擔心中國經濟狀況較中國政府所說的更糟,結果引發大量資本外流,因投資者尋求海外避險。而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在週三(6月29日)再度表示,若在11月的總統選舉中獲勝,將指示財政部把中國認定為匯率操縱國。

中國人行也在爭奪金融監管話語權(來源:網路)
中國人行準備再讓人民幣進一步貶值(本社檔案照)

路透社引述一位中國政府經濟學家稱:“中國央行願意讓人民幣貶值,只要貶值預期受控就行”。由於事涉敏感,這位經濟學家要求匿名。

他另外表示:“英國公投退歐是個巨大的震撼。市場可能將動盪一陣子。”

其他新興市場貨幣亦下挫,但在亞洲主要貨幣之中,人民幣兌美元今年表現最為疲弱。

人民幣兌美元週四(6月30日)較上日收盤價小幅收升,中間價連兩天上揚。受中國央行將容許人民幣兌美元下跌報導影響,離岸人民幣兌美元週四午後一度暴跌至6.7,創1月11日以來新低,但隨後快速反彈,縮減跌幅。

中國央行隨後表示,中國無意通過人民幣匯率貶值提升貿易競爭力,中國經濟的基本面決定了人民幣不存在長期貶值的基礎。

央行網站刊登的公告指出,近日少數媒體連續發佈有關人民幣匯率的不實消息,在關鍵時點誤導輿論,擾亂外匯市場正常運行秩序,客觀上助長了一些市場投機力量做空人民幣;央行對這種行為表示嚴厲譴責。

外匯交易員稱,美元走強以及中國經濟成長疲弱,為人民幣貶值提供合理性。2015年中國經濟成長率觸及25年低點。

人民幣去年8月一次性貶值,以及今年1月急跌後,投資者和交易夥伴國將對人民幣大幅走貶提高警覺。分析師指稱今年1月的人民幣貶值是由中國央行引導的。

過去十年,中國還面臨西方議員的批評,稱中國阻止人民幣升值。

本月稍早,美國財長雅各·盧稱,如果人民幣只是一味下跌,久而久之會“有問題”。特朗普曾表示,如果他當選,將會在與中國的貿易爭端方面採取強硬立場。

盧在週三(6月29日)又稱,“很早以前就應該”給中國貼上操縱匯率的標籤了。

李克強與盧今年在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中交鋒(本社檔案照)
李克強與盧今年在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中交鋒(本社檔案照)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重申,中國無意通過競爭性貨幣貶值來刺激出口。中國外交部週三表示,人民幣匯率不是造成中美貿易不平衡的原因。

但消息人士承認,人民幣大幅貶值存在外交上的風險。

“如果中國允許人民幣大幅貶值,來自美國的壓力可能增大,”一位元政府消息人士說。

根據聯合國貿易與就業會議的資料顯示,去年中國在全球出口中所占比重由2014年的12.3%升至13.8%。這是美國在1968年曾經占到的比重,此後任何國家一直都望塵莫及。因此人民幣匯率成為其它出口國家的風向標,也讓一些人感到擔心。

“我們擔心人民幣以多快的速度貶值,進而也擔心韓元追隨其貶值的速度,”韓國企劃財政部一位官員說。韓國在紡織、電子、石化等領域是中國出口的主要競爭對手。

但一位瞭解日本匯率外交政策的人士則沒有那麼擔心,稱考慮到美元走強,人民幣貶值似乎也無可厚非。

“我認為日本對此沒有太多可抱怨的,”這位官員說。儘管日本在電子和重型機械等領域和中國存在競爭,但日本政府自己在匯率問題上也進退兩難,不知如何抑制上周英國退歐公投之後日圓的大幅升值。

中國商務部的一位研究員稱:“我們應逐步讓市場力量發揮更大的作用。市場認為人民幣承壓,所以我們的匯率政策應該順應這個趨勢。”

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中國經濟學家Julian Evans-Pritchard在報告中稱,人民幣大幅下跌可能“再度引發對貶值的擔憂,並導致資本加速外逃。”

但他並稱,中國央行希望避免出現“恐慌”,必要時將進行干預來穩定匯率。

分析師表示,今年以來央行在引導人民幣匯率下跌,在美元疲軟時釘住美元,在美元上漲時則釘住一籃子貨幣。

匯率形成機制讓央行有更多的空間允許人民幣兌美元雙向波動,防止對人民幣的單向押注。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中國共產黨破產。就這麼簡單。什麼 6.8..8.8。沒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