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曾私下求見海牙仲裁庭主席遭婉拒

圖為仲裁小組5名成員,中為首席仲裁員迦納籍法官門薩(Thomas Mensah)
圖為仲裁小組5名成員,中為首席仲裁員迦納籍法官門薩(Thomas Mensah)

【博聞社】南海仲裁案裁決前夕,新加坡《聯合早報》披露,海牙常設仲裁法院的文件顯示,中國駐英大使曾在2013年底致函仲裁法院,要求與仲裁庭主席見面遭婉拒,因為按照法律程序當事方不得在庭外與法官有單方的接觸。

報道指,南中國海仲裁案去年關於管轄權的裁決書披露,中國曾在幕後要求會見仲裁庭首席仲裁員,但被婉拒,因為單方面私下接觸法官不符合司法程序。

對於中國嘗試在庭外影響仲裁案進程的做法,受訪中外學者表示不感意外,因為中國從一開始就不承認仲裁庭具有對這起菲律賓單方面提起的案件的管轄權。

設在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法院為南中國海仲裁案而成立的仲裁庭,去年10月29日公布一份159頁厚的裁決書,解釋仲裁庭對菲律賓提出的15項訴求當中的七項有管轄權的決定。

菲律賓調查記者羅布斯翻查裁決書時發現,判詞透露了一個之前沒有被報道的細節:中國駐英國大使曾在2013年底要求會見首席仲裁員,但被婉拒了。

仲裁庭有五名仲裁員,首席仲裁員是加納籍的門薩(Thomas A. Mensah)。其他仲裁員是法國籍、波蘭籍、荷蘭籍和德國籍的法官。

判詞第18頁第40段落寫道,仲裁庭於2013年11月14日寫信給中國和菲律賓,提醒雙方不應與仲裁員進行庭外溝通。

仲裁庭在信中寫道:“如果某一方想就爭議事項表明立場,它應該明白,根據法庭程序規矩,以及出於公平對待各方的必要,某一方對仲裁員所作的任何表示,其他仲裁員、仲裁法院以及另一方,都會被告知”。

對於中國嘗試私下接觸仲裁員一事,仲裁庭在2013年當下並沒有對外公布,而是直到兩年後頒布有關管轄權的裁決書時,才按司法程序的需要把仲裁案迄 今所有的進展一併梳理和列出。羅布斯認為,仲裁庭這麼做是顧及到中國的面子,以免不必要地在仲裁案未完結前挑起中菲兩國國民的情緒。

有分析指出,法庭案件進行中涉事方不得在庭外接觸法官,以免影響司法公正,這是國際公認的做法。然而受訪中外學者對中國這麼做並不感到意外。

南京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中國南海研究協同創新中心執行主任朱鋒告訴《聯合早報》:“當時仲裁庭還沒有做出可受理性和管轄權的裁決。從中國的角度,它當然希望跟法官接觸,陳述中國認為仲裁庭沒有管轄權的立場,這個很正常。”

高級研究員:中國欲試探法官是否受到外部影響

研究中國防務關係的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亞洲)高級研究員尼爾(Alexander Neill)接受本報訪問時說:“既然中國不承認仲裁程序,它自然會用盡一切手法勸仲裁庭不受理南中國海案。”

他指出,這與中國大陸壓縮台灣外交空間的做法相似,當台灣想加入某個國際組織時,大陸就會向這個國際組織解釋一個中國原則,勸它不接受台灣。

尼爾說:“中國可能希望仲裁庭接受,主權爭議是中國與聲索國之間的事,第三方不應介入。中國也可能希望透過接觸法官,試探法官的傾向,評估法官是否受到外部影響。”

菲律賓在2013年1月22日單方面向仲裁庭提起仲裁案,中國一個月後表示拒絕接受仲裁案,之後一再強調“不接受、不參與”仲裁案的立場。

中國認為,仲裁案的本質是領土主權和海洋劃界的問題,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的仲裁程序不適用中菲南中國海有關爭議,中國也已在2006年根據《公約》第298條的規定作出聲明,將涉及海域劃界等事項的爭端排除適用仲裁等強制爭端解決程序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