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不作案罪犯少一半」 蒙冤者楊明20年以自殺拒減刑

【博聞社綜合】1995年,楊明被認定為命案犯罪嫌疑人。1996年,楊明被判死刑,緩期二年。近20年,楊明始終拒絕認罪減刑,家人從未放棄申訴。今年6月,貴州高院再審本案,法院認為原判認定的事實及理由均不成立。今日,貴州高院再審作出宣判:楊明無罪。

蒙冤20載,在距50歲生日還有4天的時候,楊明終於 以無罪之身走出監獄。
蒙冤20載,在距50歲生日還有4天的時候,楊明終於
以無罪之身走出監獄。

8月11日早9點40分左右,張磊、王宗躍兩位辯護律師,及本案申訴人——楊明83歲的母親周德英,進入銅仁監獄——貴州高院將在這所監獄內進行再審宣判。

一個小時後,兩位律師及周德英首先走出監獄,向焦急等待的眾人宣布了好消息:楊明無罪!

大約10分鐘後,辦完釋放手續的楊明,從生活了6年的銅仁監獄走出。之前他被關押在貴州凱里監獄。

在監獄外,楊明扶着他母親坐在路旁的台階上,然後跪下向堅持申 訴二十年的老母親周德英磕了三個響頭,直將額頭磕出一大塊淤青。
在監獄外,楊明扶着他母親坐在路旁的台階上,然後跪下向堅持申
訴二十年的老母親周德英磕了三個響頭,直將額頭磕出一大塊淤青。

在銅仁監獄門口,重獲自由的楊明和女兒及母親擁抱在一起,哭成一片,在場眾人無不為之動容。

1995年楊明被抓時,他已離異,女兒楊芸年僅5歲。此後20年,楊芸與奶奶相依為命。為數不多的父女相聚,也只能隔着鐵窗。她女兒說:「剛放假去看一次,快收假了再去看一次,一年大概可以見四五次。」楊芸告訴記者:「奶奶去貴陽、北京上訪申訴,我就去姑姑家蹭飯,姑姑把房子賣了拿錢給奶奶打官司。」

之後,楊明前往賓館沐浴更衣後,與母親和女兒一起,坐着那輛借來的紅色轎車,直奔天柱。

楊明和親人一起回家。
楊明和親人一起回家。

早早就聚在楊明家外的親友,點燃炮竹為楊明接風。跨過一個火盆,楊明終於踏進離開了二十年的家。

只是,這家已不是當初那個殷實幸福的家。

談起自己的冤情,楊明說:「他們(警察)許諾,隨時都能減刑,要我要認罪。但我沒罪,減刑就是侮辱我,我就自殺;他們許諾,打得 我認罪就給4000塊,打昏了再打;20年,父親死了,孩子沒了,女友自殺了,店房子工作都沒了,聽到母親在撿垃圾,幾次想自殺。

」打我的有周朝玉(音),一個姓龍的,他們倆是警察。還有一個預審科的「吉老二」,用手打背後,還用腳踢,我戴着腳鐐,吉老二把我手捆到背後,再用一個杆子插到我背後去撬,把我手這裡踢壞了(右手小拇指處),不知道是骨折還是斷了。

「我進去的第二天還是第三天,周朝玉和楊洪彪(音)叫看守所的付嘉月(音)幾個人對我刑訊逼供,等我睡著了他們就打我,踏我的胸口,然後拉起來打,從過道上打到床上,打了二十分鐘把我打昏迷過去了。醒來的時候,付嘉月還用毛巾打我臉的左右兩側。

「當時他們(警察)許諾,打得我認罪了,就給付嘉月他們4000塊錢。周朝玉和付嘉月原來是公安局的同事,付嘉月(後來)因為貪污被逮捕。

」們給我許諾,隨時都可以減刑,而且減的幅度還會大一些,可以給我減到15年。條件是我要認罪,但我沒犯罪,所以就沒答應減刑。如果減刑出來,基本就沒有申訴的機會了,那就算你認罪服法了。我沒犯罪,減刑就是侮辱我。我給他們說,減刑就要出大事。

「就是我想要自殺。從死緩減到無期的文件上,我都沒有簽字,但他們還是給我減了。後來我一直堅持說我是死緩,他們說我是無期。」

記者問到:靠什麼堅持這20年?

楊明回答:」自己的信念和家裡人的支持,沒有別的選擇。但是聽到母親在撿垃圾(哭泣),經濟上困難的時候,在裏面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時候,我自己都想過幾次自殺。我會追究他們(警察)的責任。也很恨他們,但只恨極少數。有些還是不恨,並不是他們想把我這個案子辦成冤案。」

木然,遼寧師範大學政治與行政學院政治學系博士生導師,在談到楊明冤案時感嘆到:人們不禁要問:依法治國已經強調了近三十年,三十年的依法治國,到底治了誰?難道依法治國就是治民,難道依法治國就是讓公權力橫行霸道?

具體到案情,事實不成立,理由不成立,為什麼就給人判了死罪?依法治國難道就是逼供?難道依法治國就不需要程序正義?難道實質正義比程序正義更重要?可是實質正義也不是通過逼供來完成的。

《世界人權宣言》說:「人人有權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人人完全平等地有權由一個獨立而無偏倚的法庭進行公正的和公開的審訊,以確定他的權利和義務並判定對他提出的任何刑事指控。」「凡受刑事控告者,在未經獲得辯護上所需的一切保證的公開審判而依法證實有罪以前,有權被視為無罪。」難道人權在一些官人的眼裡就是一張廢紙?《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說:「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憲法是中國的根本大法,難道這些人把憲法也不當回事?

楊明案表明,他們不但不把《世界人權宣言》不當回事,不把憲法當回事,把刑法也不當回事。《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條規定:「司法工作人員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實行刑訊逼供或者使用暴力逼取證人證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人傷殘、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二百三十二條的規定定罪從重處罰。」如果把刑法當回事,司法工作人員還會犯法嗎?

人們不禁要問,在建設法治中國的今天,在強調依憲執政的今天,執法者為什麼不能公正執法,為什麼抓錯了還要錯上加錯?

司法人員的私心和面子使得他們忘記了他們行使的是公共權力。

原因只能是,權力沒有得到有效限制,公權力還沒有在陽光下運行,權力還沒有關進制度的籠子里。

何時還我司法公正?何時能讓公民不生活在恐懼之中?

(據澎湃新聞、木蘭博客整理)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