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比習近平,溫家寶江澤民是如何處理黨媒出錯的?

images(3)【博聞社】騰訊新聞網轉發新華社七一報道“習近平發表重要講話”,誤寫成“習近平發飆”,網站負責人及有關編輯被處分。新華社國際部發稿,把“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寫成“中國最後領導人習近平”,有關編輯記者及審稿負責人遭處分。現朝新聞輿論管理之嚴格,超過江胡兩朝。內地媒體人紛表無奈,在微信轉貼前朝往事,以示不滿。

2010年12月30日出版的《人民日報》第4版的文章標題將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姓名印錯,此事曾經在網上引起較大關注,並有傳言稱人民日報多人因此被處理。

次年三月全國兩會,在全國人大湖北代表團全團會議上,全國人大代表、《人民日報》總編輯吳恆權澄清該傳言說:“中央給我們很寬鬆的環境。”

2010年12月30日《人民日報》第4版左下角,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的名字被寫成“溫家室”,事後網上盛傳一份處理結果:該報“值班主任,正廳級降職,印刷廠副廠長、排版、設計等17人均因此事被處理。”

2011年3月10日下午,在全國人大湖北代表團全團會議上,吳恆權發言說,沒有處理任何一人,網上傳社領導到普通編輯共處理18人,“估計總理也是在網上看到這個消息,很快給我們打電話說,你們這個錯我看得出來,是五筆字型打字錯了,總結教訓就行,千萬不要處理任何人”。images(4)

吳恆權還表示,中央一直給《人民日報》很寬鬆的輿論環境,他說:“我調來《人民日報》工作已經四年,沒有寫過一次書面檢討。只有這次登錯總理姓名的事,我們主動及時地做了口頭檢查。”

2001年2月21日,為了決定2008年奧運會主辦城市,由17位成員組成的國際奧委會評估團開始對北京進行最後一輪視察。

在國際奧委會評估團視察之旅的最後一個上午,他們參觀了中國中央電視台,下午,他們拜會了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向他告別。迎接國際奧委會評估團視察中央電視台的是年富力強的台長趙化勇。

當晚,趙化勇坐在他位於15樓的辦公室里,觀看中央電視台半小時的國家新聞節目《新聞聯播》。

此時正是19點20分,專門接聽高級領導人來電的紅色電話機響了。

一個聲音問道:“你是趙化勇嗎?”在得到略顯不安的確認之後,那個聲音繼續說:“總書記要和你說話。”images(5)

“你好,是趙化勇嗎?”一個非常熟悉的聲音問道。

“晚上好,總書記,是我。”趙化勇回答道,他盡量掩飾着內心的不安,“我剛才看了《新聞聯播》對您的報道,會見奧委會評估團時您看起來真的太棒了。”

江澤民並未因為受到恭維而分神:“謝謝,但是你注意到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總書記,對不起,我沒有注意到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趙化勇的臉都紅了。既然江澤民親自打電話過來,肯定是極端敏感的《新聞聯播》出現了某個嚴重的問題。“總書記,我們出錯了吧?”

“我可能是唯一注意到這個問題的人,”江澤民繼續說,“今天下午我在同一間會議室有過兩次會見——一次是應當報道的,另一次則不應報道。在《新聞聯播》上報道我接見奧運會主辦城市評估團是完全可以的,你們的報道搞得也不錯。表現我問候代表團成員並與他們握手的鏡頭是準確的,但是隨後播放的我們坐在一起交談的鏡頭弄錯了,我見的是一位私人老朋友。他是一家電子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我擔任電子工業部部長時就認識他了,但我們是以朋友的身份在交談,並非是出於官方目的。雖然你們有關奧委會評估團來訪的畫外音一直是正確的,但是鏡頭卻搞混了,播的是我與老朋友進行私人會面的畫面。”

“總書記,我非常抱歉,這是一個嚴重的錯誤。”趙化勇的語速變得急促起來,“我會立即調查這起事件,查明情況,儘快向您報告。我們將處理有關責任人,並保證不再發生此類事件。”

“其實這是我的疏忽,”江澤民親切地回答道,“我不應在同一間會議室里兩次會見外賓。就像外國人所說的,我們在他們眼中都是長得差不多的,他們在我們眼中也是一樣啊。”images(6)

趙化勇幾乎能感受到江澤民在微笑,但是他知道這樣的錯誤不容輕視:“這是一個嚴重的錯誤,總書記,我們會立即調查。”

“雖然可以說這是我的疏忽,”江澤民繼續說道,“但你應當分析問題的起因,它看起來是件小事情,而且我估計奧委會評估團也不一定會注意到這個差錯,但這麼一個錯誤卻反映了我們的專業精神和細心程度不夠,不應再出現了。”

“是!是!總書記,您所言極是。”

“我是一個工程師。每個人都會犯錯誤,但是工程師必須分析錯誤的起因。看看它是偶然出現的問題呢,還是由於疏忽或是生產線上的系統性錯誤而造成的問題。這三種情況要區別對待。如果是生產線上的問題,那就是一個必須解決的問題。請別太自責,也別對你的手下大發雷霆,但必須確保晚上10點重播時的鏡頭是準確無誤的。”

此時正是19點20分,專門接聽高級領導人來電的紅色電話機響了。一個聲音問道:“你是趙化勇嗎?”在得到略顯不安的確認之後,那個聲音繼續說:“總書記要和你說話。”

“我先去新聞中心,然後向您作全面彙報。”

“調查完了給我回個電話,我等着你。”

趙化勇很快發現了問題所在。原來,攝像師與編輯之間沒有任何交代,既沒有書面的,也沒有口頭上的。江澤民是在下午4點進行會見的,攝像師們在完成拍攝任務之後就匆忙往回趕——由於交通擁堵,他們6點多才趕到中央電視台把錄像帶交給焦躁不安的編輯(這些編輯並未去拍攝現場),而編輯為了趕在晚上7點之前播出,直接衝到剪輯室剪片子去了。

在迅速而仔細地換上正確的畫面之後,趙化勇多次檢查了糾正之後的圖像,並讓攝像師確認,確保這次再沒有任何差錯。之後,趙化勇吩咐將修改過的新聞在中央電視台晚上9點鐘的新聞摘要及10點鐘《新聞聯播》重播時播出。

晚上8點25分,趙化勇回到了自己的辦公桌邊,準備給江澤民打電話。他在拿起電話之前深吸了一口氣。

“我是中央電視台的趙化勇,”他憂鬱地說,“根據江主席的指示,我向他彙報情況。”

“稍等。”一個女聲似乎會意地笑着說道。數秒鐘之後,江澤民接了電話。

“您好,總書記。我們找到問題所在了:責任在我們,但已經改過來了,修改之後畫面正確的片子將作為頭條新聞在9點鐘的要聞播報和10點鐘的《新聞聯播》中播出。我們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我們甘願受罰。”

“你的效率很高啊,化勇,我印象很深,但別忘了,我仍是一個工程師,我還想知道問題的緣由。”

於是,趙化勇詳細地說明了這次事故的原委。

“和我猜的差不多。”江澤民聽完之後回答道:“我也像你一樣在生產線上工作過多年,所以能夠理解這種失誤。製作電視節目與製造汽車是一樣的:生產線上的各個環節進行良好溝通是非常關鍵的。你要有明確的計劃,這樣就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了。”

最後,江澤民囑咐趙化勇說:“你的記者、攝像師和編輯們工作都非常努力。只要鼓勵他們努力工作,不斷提高自身水平就行了。你看,我都沒有給相關部門打電話(趙化勇和中央電視台的上級)。我想在你我之間把這個問題解決掉就行了。”

 

2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