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卫方: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与依法治国水火不容

贺卫方日前在台湾谈中国司法现状
贺卫方日前在台湾谈中国司法现状

【博闻社】中国知名公共知识分子、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日前应邀在台北出席“龙应台文化基金会”主办的《焦点中国》系列沙龙的第三场,与现场的台湾民众热烈互动,妙语连珠,畅谈陷入困境的中国司法现状,以及未来中国民主法治的发展方向。

贺卫方认为,以马克思主义为基础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与依法治国属于水火不容的两个概念。他说,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司法要想真正走出来,绝对不能仅仅依靠党和政府,如果社会没有力量去施加一定的压力,政府是不会主动改变的。

中国的社会主义把社会搞没了

贺卫方表示,中国的问题是民间/社会的力量太弱。他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有将近70年的历史了,到现在才选到村长这一级。你们这儿(台湾)早就选到总统了。我们什么时候能够选到国家主席?所以说70年的超低空飞行,很麻烦。”

他进一步表示,社会力量的匮乏也是中华文明的老问题。他说:“没有一个文明像我们这样的,是一个没有固定的阶级结构的社会。像日本的士农工商,他们之间是不流动的。而我们的是流动的,不断的流动。这当然和科举考试有一定的关系,科举考试让我们的社会不分地位高下,你要做官都必须考试。这种流动性的代价是社会没有固定的阶级结构。没有阶级的社会就不可能出现大宪章……但在中国就不可能。我想我们中国除了家族这样一个结构以外,超越血缘、超越地域的社会联合到底能有多少?”

贺卫方说,中共现在要进一步扩大党组织,提出支部建在连队上,甚至连律师事务所也要建党支部,这就是在破坏社会。他说:“中国共产党现在什么都要管。习近平说,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这是毛泽东的话。党什么都要管,到最后就是就是《心太软》,什么事情都自己扛。但什么都管,也就意味你什么都管不好。”

贺卫方表示,他曾提出让中国共青团回归民间,让它通过志工和民间的捐款存在,质疑为什么要让国家每年提供巨额支出养着,但这种说法被批为“反团”。他说:“我还提出我们的共产党能不能注册登记,因为我们的党到现在都没有注册登记,不是一个社团法人,到现在70年来还保持一个地下党的传统,在自己的国家里潜水。我觉得这些都是一个重建社会的问题,让我们的社会成长起来。”

像台湾学习,培养公民意识

那么,在目前的状况下该如何加强社会的力量呢?贺卫方认为,台湾的做法和经验有很多值得中国大陆学习借鉴的地方,比如培养学生的公民意识。他说:“比如如何理解民主,如何理解司法,法院是干嘛的,你怎么看待国旗,怎么看待政党的竞争,议会的打架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理解政府、理解自由,这些方面在我们的中学教育中做得太差。教育部经常说,教育是意识形态斗争的阵地。这个阵地用毛泽东的说法就是无产阶级不去占领,资产阶级必然来占领。你看看我们高中的政治课本还在教些什么。他们还要把这套课本拿到香港去,让香港人也热爱中国共产党。”

美国之音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