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亞洲國防大學講話挺習近平,勁爆谷俊山把女兒送給徐才厚享用

[博聞社]本社獲悉,劉亞洲上將上個月在國防大學發表講話,而講話全文從軍隊內部網站外傳(全文見後)。劉亞洲講話稱:“習主席高瞻遠矚,講血性,提出了解放軍要有血性的問題。這個問題提得太好了,而且是提到了我們的心坎上”。

這次講話最勁爆的是披露了徐才厚不為人知的內幕。他稱徐才厚是最沒骨頭的人,開始非常謹慎怕事。但後來逐漸發生變化。他稱徐才厚是:“徐才厚是在谷俊山暴風驟雨般的打擊下投降”。

他稱:“他(谷俊山)給徐才厚獻了女歌星、獻了女演員、獻了女服務員,這還不算,他居然把自己的女兒獻給了徐才厚。更令我感到‘敬佩’的是,徐才厚和他女兒在裡面巫山雲雨的時候,谷俊山就在外屋坐着”。

劉亞洲在講話最後提到中美關係,他說:“中國現在已經是老二了,美國曆來是有打老二的傳統。從1871年美國GDP世界第一之後,它總是要打老二的。它盯上了中國,就像當年它盯上蘇聯一樣。”

劉亞洲
劉亞洲

劉亞洲的岳父李先念曾是中國國家主席。劉亞洲的弟弟劉亞偉近期發表談話,談核泄漏的風險(談話錄音:點擊播放

以下是劉亞洲講話全文:

我早就講過這兩句話:思想看不見,摸不着,但是思想是最性感的器官,只有思想才能造成傷口,也只有在傷口處才能長出思想;有思想的人,在這個時代,或者說在任何時代,都註定是少數。

我們缺乏鮮活的思想。撒切爾夫人曾說:你不要擔心中國,因為中國只能出口玩具、計算機和電視機,不能出口思想。這句話很重啊!

做學問,不要光想當官。古人講過一句話:要當官就要封侯,要當到封疆大吏。至於什麼縣長、州長不過是一場空忙。

我們的教員、研究人員有沒有以下幾種狀況:在強權面前說軟話,在領導面前說諛話,在群眾面前說大話,在朋友面前說空話,在妻子面前說假話,在死神面前最後說真話。

習主席高瞻遠矚,講血性,提出了解放軍要有血性的問題。這個問題提得太好了,而且是提到了我們的心坎上。我們解放軍,我們的人民,我們的民族,我們國防大學,我們國防大學的教員,最缺少的就是血性。

我是特別不能看紀念或悼念南京大屠殺。三十萬人!我在軍委擴大會上講:日本人在南京殺了三十萬中國人,老老實實地被它殺掉。我說,三十萬頭豬它日本人在南京能不能殺掉?我看不能。怎麼了?我們的民族怎麼了?去年昆明火車站的慘案,幾個維族暴徒在那裡肆虐,後來我到雲南看了那段錄像。那麼多人,作鳥獸散。一個小店主把(卷閘)門拉下來,裡面藏了二百多個男人,後來還介紹他的英勇事迹。昆明事件後,網上介紹最多的是什麼?逃生技巧。跑啊!逃啊!

年輕人,你們都要有骨氣,要有骨頭,骨頭對做學問的人來講特別重要。人人都有骨頭,這個指的是身體。骨頭未必人人都有,這個指的是靈魂。如果靈魂沒有骨頭,只剩下肉體的骨頭,那就是賤骨頭,那就是畜生的骨頭。身體可以跪着,靈魂不可以跪着,尤其是知識分子的靈魂,絕對不能跪着。

中國人自古以來,春秋時好一些,從漢代以後,膝軟如棉,臉厚如鐵。凡是膝蓋軟如棉的人必定臉皮厚如鐵。什麼都可以不要,臉皮能不厚嗎?什麼東西成堆?凡是沒有力量的東西成堆,綿羊成堆,老虎獅子從來都是獨居的。我希望你們成為學術界的老虎和獅子,不要成為綿羊。

軍隊中誰是最沒有骨頭的人?是徐才厚。他沒有性格,這可能也是最大的性格。他上哈軍工的時候很怯弱,只會唱歌拉二胡,入不了黨。現在看來怯弱也是一種智慧。徐才厚創造了一個記錄,五十年以來沒有提過一個反對意見,解放軍當中也只有他這樣的人能升到這樣的高位。他曾經到一個海濱城市去看一個首長,他的首長。他的首長對他說:我退役前,是某某某部門任職最長的部門長,但是我最沒有思想。接著說了一句:這就對了。然後徐才厚說:我幾十年來沒講過一句真話啊!我說“人之將退,其言也善”啊!他是在人生最後時刻才吐露了真言。

大家都知道,徐才厚剛到北京的時候還是很謹慎的。大熱天吹個電扇,同學要送他一台空調。他說:那怎麼敢有,主任都沒有空調。讓周子玉副主任最驚訝的是,徐才厚的女兒徐思寧沒有見過芒果。他是變了。

徐才厚到濟南軍區當政委,谷俊山是濟南軍區生產部部長。谷俊山要見他,他不見。他住在招待所里,谷俊山提着東西來見他,被拒之門外。第二天早晨,太陽從東邊升起了,徐才厚打開門一看,谷俊山居然還提着東西在門口站着。行啊!這下他被感動了。後來我講,徐才厚是在谷俊山暴風驟雨般的打擊下投降啊!

徐才厚是被自己打倒的。我認為,人類歷史上凡是被自己打倒的,一般都會敗得很徹底,幾乎是粉身碎骨,這就是徐才厚。他作為一個高級幹部,沒有骨頭,沒有靈魂,喪失了共產黨員的原則。

我們在追問自己。我今天在這裡批評別人,我自己做得怎麼樣?你自己做的怎麼樣?面對郭伯雄、徐才厚的淫威,你們這批高級將領做什麼了?說什麼了?萬馬齊喑啊!都說是兩面人,誰不是兩面人,不要追究別人,我自己是不是兩面人,我看我們都是同謀。

徐才厚在彌留之際,講了兩句話。這是從辦案人員口中傳出來的,非常準確。一句:郭伯雄的問題比我嚴重得多;第二句:大區正職的將領中,沒有給我送錢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某某某,I do not mention his name.(他指的是劉源)一個是劉亞洲。但是我在軍委擴大會上曾經講了這樣一句話,你夠不着軍委領導也就罷了,正軍以上領導,副軍以上領導,大區以上領導,凡是夠得着的,逢時過節,去看郭伯雄、徐才厚和其他軍委同志誰空過手?我沒空過手,我不會送錢,送的其它東西也不值錢,但我沒有空過手。

所以說,習主席提出軍人要有血性,我不認為他僅僅是對作戰部隊提的,也是對我們國防大學提的,對我們知識分子提的。

這十年,咱們都在軍隊中,軍隊成了什麼呀?軍隊成了一個大賣場,我們面對的不是戰場,我們面對的是市場,甚至不是市場,我們面對的是個賣場,什麼東西都有價,什麼東西都可以標價。在他們的把持下,軍隊成了一灘爛泥,這灘爛泥不是敵人陷進去拔不出來,而是我們自己陷進去拔不出來,你拔出來了嗎?你出來了嗎?我們國防大學的教員,研究人員有多少人在想這些問題?國防大學過去和軍隊其它單位一樣,是個製造空話的地方。我們靠什麼打仗,我們靠什麼落實中央的部署,保家衛國。中國軍隊在過去就是靠口號,中國軍隊的口號世界第一,誰也比不上。

谷俊山本身就是個壞人。谷俊山具有中國農民一切惡劣的特點,他是中國壞農民的最低線,中國農民壞的品格和性格都凝聚在他的身上。谷俊山最後一次找徐才厚幫忙,徐才厚說:你把我在全軍的威信都搞沒了。谷俊山惡狠狠地說:你還有什麼威信!摔門而去。太深刻了,這不是別人,這就是谷俊山,壞人的嘴臉呼之欲出。

谷俊山的文化水平極低,但腦子很好,他的腦子是電腦。為什麼這麼說?僅憑他的記憶,他就供出了一千多個人。什麼人送的,每一筆有多少錢,什麼時候送的,在什麼地方送的,這不是電腦是什麼?他還有別人所不具備的本事,他有什麼本事呢?他能到領導家裡去一下,就能知道這個領導家缺什麼。同時,這個人有着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惜一切的能力。比方說,他給徐才厚獻了女歌星、獻了女演員、獻了女服務員,這還不算,他居然把自己的女兒獻給了徐才厚。更令我感到“敬佩”的是,徐才厚和他女兒在裡面巫山雲雨的時候,谷俊山就在外屋坐着。這是有着鋼鐵一般的意志啊!我曾開玩笑說:王進喜是什麼鐵人呀,谷俊山才是鐵人呢!我曾經講過:目前在中國,最好的人和最壞的人都在共產黨內。那麼,我們能不能說:最好的人和最壞的人都在軍隊。我看八九不離十。

地方反腐抓了這麼多幹部,軍隊反腐也抓了很多幹部。我讓人統計了一下,從去年到今天,軍隊已經有三十多個人自殺,地方也有自殺的,但是少。他們腐敗是不對的,但是自殺也是血性的一種表現,你們想想是不是這樣?可能從這一點上看,我們軍隊還有一點希望。

中央講,我們今天,也空前地接近民族復興的目標。但我認為,我們今天,空前地接近危機、危險。為什麼?中國現在已經是老二了,美國曆來是有打老二的傳統。從1871年美國GDP世界第一之後,它總是要打老二的。它盯上了中國,就像當年它盯上蘇聯一樣。

6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