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黃春秋》原班人馬大反擊 入狀告官冒名侵權

原炎黃春秋多名編委以個人名義入狀告奪權者
原炎黃春秋多名編委以個人名義入狀告奪權者

【博聞社】《炎黃春秋》爭奪戰仍在進行。8月16日下午,雜誌社原班人馬傾巢而出,向北京市朝陽區法院提起訴訟,控告奪權後的偽《炎黃春秋》侵權,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公開道歉。訴狀已經被該法院接收。但觀察人士認為,對《炎黃春秋》的奪權行動肯定來自高層指示,原雜誌社人員怎麼折騰也難以如願。

據瞭解,原《炎黃春秋》社長杜導正、副社長鬍德華、總編輯徐慶全、副總編輯王彥君、秘書長杜明明、執行主編丁東、執行主編馮立三共七人,就賈磊磊、郝慶軍為首的偽《炎黃春秋》雜誌侵犯自己的姓名權,向朝陽區法院提起訴訟。其中後四位到現場親自遞交了訴狀等材料。訴狀已經被該法院接收,將於七日內給出立案或不予立案的答覆。

據業內人士介紹,因為原告均為自然人,根據最高法確定的「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原則,法院應無理由不予立案。

事後雜誌社發言人王彥君,代理律師丁錫魁接受了新聞媒體的釆訪。由於中宣部早已下令,國內媒體不敢介入事件報道,只有境外和國外駐京媒體跟進。在回答「訴訟請求是什麼」的問題時,丁律師說,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公開道歉。

王彥君在回答「為什麼把使用你們的姓名看成是侵權」的問題時說,姓名權是公民的基本權利之一,受法律保護。未經本人許可而非法使用我們的姓名就是侵權。

原雜誌社代表接受媒體採訪
原雜誌社代表接受媒體採訪

王彥軍又指,偽《炎黃春秋》雜誌與我們的政治理念、辦刊宗旨有巨大差別,我們不能讓自己的名字出現在那種刊物上。而且,他們辦的雜誌質量低劣,是報刊界的大笑話和醜聞。我們的名字出現在他們編的偽《炎黃春秋》的版權頁上,是對我們的侮辱。所以,這個官司一定要和他們打。

昨日上午,雜誌社副總編輯王彥君、本聲明署名者的代表吳偉,受在8月4日本社「顧問和編委會聲明」上簽名的所有顧問和編委的委託,前往被偽「炎黃春秋雜誌社」佔據的辦公地點,向中國藝術研究院和偽社方面送達我社的第七號聲明:《關於不擔任偽「炎黃春秋」雜誌顧問和編委的聲明》。

偽刊「總編輯」郝慶軍表示拒收。他對聲明稱由他為「總編輯」的雜誌社為「偽社」表示不滿,並堅稱:未有顧問、編委親筆簽名的委託書,他們不能確認我們受託送達的聲明是署名者的真實意思表示。 20160812233942_9256

他聲稱,如果他們在8月25日前不能收到由編委親自簽名的表示不擔任編委的函件,他們將繼續在下一期雜誌版權頁上使用原編委會成員的名字。

15日,內地左派學者郭松民在微博發照片稱,奪權後的雜誌新領導邀請了空軍上校戴旭、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參與作者懇談會議。這些人都是知名的左派。郭松民、梅新育之前曾遭「炎黃春秋」前執行主編洪振快提告,指兩人使用粗言穢語抨擊雜誌,原因是炎黃春秋曾批評愛國教育中官方版的歷史。

洪振快說,昨天的會議反映了編輯政策出現大轉變,邀請的作者之前曾攻擊過「炎黃春秋」,都是極左人士。

今年7月,「炎黃春秋」的監管機構任命了新的社長和主編。外界擔憂人事變動會讓雜誌收聲,但新的領導階層稱,將堅持原來的編輯標準。

「炎黃春秋」屬中共體制內改革派雜誌,創刊於1991年7月1日。外媒先前報導,今年7月,中國藝術研究院派員強行進入雜誌社,「竊取並修改」了雜誌社官網的密碼,導致刊物喪失基本的編輯出版權。

當時經「炎黃春秋」雜誌社社委會討論並一致決定自即日起停刊。當時的社長杜導正發布聲明「此後任何人以『炎黃春秋』名義發行的出版物,均與本社無關」。

「炎黃春秋」前副總編輯王彥軍拒絕了現今雜誌社的聘書,並稱新作者都是一些致力於掩蓋歷史黑暗面的人,與原先求實的編輯方針相矛盾。

20160817013752_0824

20160817013804_5312

20160817013854_0612

20160817013920_6476

綜合報道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