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綜述:杭州G20中美批准巴黎氣候協議

習奧握手相賀
習奧握手相賀

【博聞社】中國杭州——美國總統奧巴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周六在這裡正式表示,世界上這兩個最大的經濟體將付諸實施巴黎氣候協議,此舉加強了中美兩國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的夥伴關係,為兩國之間日益衝突的關係提供一個罕見的和諧畫面。

在諸如計算機黑客和海上安全等多個方面,中美兩國之間的關係在奧巴馬擔任總統的七年半里出現了磨擦。自從習近平於2013年升任國家主席、成為中國強有力的民族主義領導人以來,這種摩擦一直在惡化。

然而,習近平和奧巴馬可以拋開這種緊張氣氛,再次一起為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做出聯合努力的事實,是他們已建立的務實私人融洽的見證,也表明了更廣泛的中美關係的複雜性,兩國之間既有利益的競爭,也有利益的重合。

在這個優美的湖畔城市的一個儀式上,兩國領導人稱頌巴黎協定的採用對使協議在全球範圍生效至關重要。雖然作為法律過程的下一步,這是人們所普遍預期的,但中美兩國的行動可能增強了那些希望通過讓去年12月達成的協議儘快生效來推動進一步的氣候談判的人們的信心。

要讓協議生效,佔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55%的國家必須提交正式批准文件,而中美兩國加起來總共產生全球排放量的近40%。

「儘管我們在其他問題上存在分歧,但我們希望我們願意在這個問題上共同努力的做法,將在世界各地激勵更大的雄心壯志和進一步的行動,」奧巴馬宣布。

習近平稱讚巴黎協議是一個里程碑,並表示:「許多進展是在中國的領導下取得的。」

這是奧巴馬作為總統的最後一次亞洲之行,從他走下「空軍一號」的時刻起,奧巴馬就面對著一個復興的中國,中國對奧巴馬努力恢復美國在該地區的存在無所畏懼,並準備充分利用奧巴馬在贏得國會批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這一區域性貿易協議上所遇到的煩惱。

奧巴馬在停機坪上遇到的混亂不堪的歡迎捕捉到了G20峰會前夕的情緒。白宮助手與試圖攔住記者的中國安全官員在機場發生了爭吵。就多少人被允許進入國賓館的問題上,奧巴馬的工作人員還與中國保安進行了高聲的爭論,奧巴馬和習近平後來在國賓館進行了會面。

近年來,奧巴馬政府一直努力突出中美兩國在應對氣候變化上的合作,但中國在2014年首次做出的承諾,更多地是其自身目標的重述,而不是對美國壓力的妥協。這些承諾包括中國的碳排放量將在「2030年前後」達到峰值或開始下降,但中國沒有任何具體的減排目標,像奧巴馬承諾美國將做的那樣(在2025年將碳排放在2005年的水平上降低26%到28%)。這意味著,中國有足夠的空間繼續燃燒化石燃料為其經濟提供動力。

「過去八年的故事不主要是轉移或重新平衡;而是自2008年以來中國能力的非常可觀的增長,」傑弗里·A·貝德(Jeffrey A. Bader)說,他曾作為總統第一個任期間的首席中國問題顧問幫助制定奧巴馬的亞洲戰略。

「美國是如何處理那個問題的?」他補充說。「美國是如何面對那個問題的?」

奧巴馬政府已經嘗試了各種辦法:在2009年承諾尊重中國的「核心利益」;在2011年,隨著奧巴馬錶示將重點轉移到亞洲,美國轉為採取一種更加堅定自信的、近乎遏制的姿態;然後在2012年,美國頂住了中國建立大國關係新模式的提議。

對一些批評人士來說,這種不一致的策略,在美國盟友中一會兒引起歡呼、一會兒引發憂慮,也讓中國一會兒感到氣惱、一會兒更有膽量。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對南海的淺灘和暗礁做出了挑戰性的主權主張,同菲律賓和越南等鄰國進行了鬥爭。

「我認為,這樣的反反覆復加劇了與中國的已經日益嚴重的問題,中國在金融危機的背景下已經更加自信,」邁克爾·J·格林(Michael J. Green)說,他曾在喬治·W·布希政府的國家安全委員會擔任首席亞洲顧問,現在在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工作。

但是,像貝德這樣的政府捍衛者認為,奧巴馬只是遵守了尼克松以來歷屆總統的傳統做法,不管是民主黨人任總統、還是共和黨人任總統。這些總統都試圖通過將中國拉入國際體系,督促其接受貿易、航運及其他領域的道路規則,來管理中國的崛起。

然而,中國已表示拒絕接受海牙國際法庭的裁決,海牙國際法庭批評了中國在南海有爭議沙礁進行的挑釁性建島活動,並宣布中國對南海大片水域的歷史主權主張無效。

有關氣候協議的儀式結束後,奧巴馬預計會在與習近平見面時向其施壓,接受法庭裁決,這不是因為奧巴馬指望中國領導人會改變自己的決定,而是因為裁決是削弱中華帝國主張合法性的至關重要的依據。

然而,即使在奧巴馬向太平洋部署海軍艦艇、將海軍陸戰隊派往澳大利亞,並為更多地使用一個老盟友菲律賓的軍事基地付錢之後,中國目前對南海的控制程度比奧巴馬剛擔任總統時大得多。

與此同時,奧巴馬在讓國會批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上的困難引發了人們對美國經濟持久力的疑慮。這項不包括中國在內的、12個國家之間的協議已成為向亞洲轉移的重要一環。但它也已成為國內大選年的政治犧牲品,即使在跛腳鴨國會,現在似乎也不太可能通過。

一些答應加入協議的國家,尤其是美國最重要的亞洲盟友、也是中國的緊張鄰居日本, 為了滿足美國所要求的標準,都在開放國內市場上做出了政治犧牲。亞洲外交官和分析人士表示,不讓這項貿易協定獲得通過的話,會讓這些國家感到吃虧。

「生活在一個不確定的世界裡、靠美國的核保護傘的日本人,將不得不在貿易問題上說:『美國人未能完成這件事,』」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最近訪問華盛頓時站在奧巴馬身旁表示。「如果有生死攸關之事的話,我能夠依靠誰呢?」

紐約時報中文網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