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旅遊業者大遊行 學者:缺乏正當性 難引社會共鳴

%e8%8c%83%e4%b8%96%e5%b9%b3
師範大學教授范世平為台灣最早研究陸客的學者之一

【博聞社駐臺記者報導】針對今日舉行的912大遊行,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范世平多年言就陸客,其日前於自由時報發表評論「透視北京》912旅遊業者上街頭,還是多想想」一文,指出903軍公教遊行剛結束,旅遊業者也要在12日上街,要求政府正視陸客減少問題,但結果恐怕會像903一樣,難獲社會主流民意支持。下為范世平全文:

903軍公教遊行剛結束,旅遊業者也要在12日上街,要求政府正視陸客減少問題,但結果恐怕會像903一樣,難獲社會主流民意支持。

25萬軍公教上街頭固然壯觀,但與沒有優渥退休金而希望改革的非軍公教相比,與蔡英文689萬得票相比,仍是少數;而這些軍公教護的是自己的荷包,是私利而非公益;加上又是既得利益者,而非社會弱勢,自然正當性不足;而當國民黨加入遊行後,整個活動走味,變成藍綠對決,使得小英的支持者重新凝聚,更力挺年金改革。根據《今週刊》最新的民調,在903大遊行後,有75.3%的受訪者支持年金改革,如此小英的改革之路當然就更義無反顧了。

業者上街頭能獲社會共鳴?

如今,這些912要上街頭的旅遊業者也缺乏正當性。我應該算是台灣最早研究陸客的學者,一路看著陸客從無到有,又從多到少,但我不贊同這些業者上街頭。當這些業者志得意滿的大賺人民幣時,每天與國家旅遊局與各地方旅遊局的官員把酒言歡,將他們奉為上賓;整日與大陸旅行社業者杯觥交錯。如今,沒生意做了,門可羅雀了,就出來要蔡英文政府負責,這合理嗎?

此外,中客來台的利益長期被少數業者所壟斷,不是多數業者受惠;而這些大老闆有把利潤分給員工嗎?為何旅遊業基層員工這幾年的薪資沒有提升?永遠是低薪一族?至於民眾更對中客來台無感,因為並未因此獲得好處,反而認為中客帶來的是吵雜、混亂、擁擠。

事實上,中客來台八年,但基隆市、宜蘭縣、台南市、嘉義市、彰化縣、雲林縣、新竹縣、新竹市、苗栗縣、台中市、澎湖縣都沒太多中客,相關旅遊業者也沒賺到中客錢,但他們當初有上街頭要政府安排中客嗎?沒有,所以他們現在也不受到中客減少的影響。如今,這些當初沒上街頭向政府要中客的業者,看著荷包滿滿而之前經營中客生意的業者要上凱道向政府討生計,不知作何感想?

%e3%80%8c%e4%b8%ad%e8%8f%af%e8%a7%80%e5%85%89%e7%b2%be%e5%93%81%e7%94%a2%e6%a5%ad%e5%8d%94%e6%9c%83%e3%80%8d%e7%90%86%e4%ba%8b%e9%95%b7%e5%bc%b5%e9%9b%85%e7%90%8d
「中華觀光精品產業協會理事長」張雅琍,外傳政商關係良好

張雅俐上街頭有道理嗎?

這次912大遊行,是由11個旅遊相關產業公會組成的「百萬觀光產業自救會」推動,他們7日召開記者會,訴求是「要生存、有工作、能溫飽」。在記者會上有一個人慷慨陳詞,說中客在台每年創造2000億元產值,造就上萬個就業機會,現在不僅剩1、2成客源,恐影響十萬家庭生計,她是「中華觀光精品產業協會理事長」張雅琍。

張雅琍,何許人也?

「719火燒車事件」造成26名中客死亡,台灣接待社的「鉅龍旅行社」,與釀禍遊覽車所屬的「紅珊瑚運通有限公司」,公司登記地址一樣,2公司的負責人薄文甫為「寶得利購物站」的前10大股東。而「寶得利購物站」董事長就是積極推動「解禁以佣金補團費」的「中華觀光精品產業協會」理事長張雅琍。她不但被稱為「購物站天后」,年收入23.4億,還曾被查到贈送基隆市前市長黃景泰政治獻金500萬;因她是廈門陸配,與中國黨政界、旅遊界的關係也密切。張雅琍是不是陸配,不是重點,但她就是中客「一條龍」的鼻祖。719事件,她沒吭半句話,現在倒要政府出面解決中客不足的問題,有道理嗎?

台灣旅遊業者真的缺乏判斷能力?

2014年太陽花學運發生後,台灣社會瀰漫著反中氛圍;當年年底的九合一地方選舉國民黨慘敗,這就是兩岸關係將逐漸趨緩的警訊。而各項民調都顯示,蔡英文當選總統的機率不斷增加,而她又始終沒支持過九二共識,因此若當選後中客未來勢必減少。其實在選前,這種傳言就不斷從對岸傳來。但業著卻還增加投資,難道沒有任何警覺?

為何參加遊行人數這麼少?

誠如前述,業者都說中客不來年產值會蒸發近2000億,不少人被裁員而影響數十萬家庭,但主辦單位卻預估只有2萬人上街頭,難道錢都被少數「一條龍」業者賺走了?如果25萬軍公教上街頭都難獲社會認同,更遑論只有2萬人的遊行。9月9日有一個中國山西來台的24人旅遊團在花蓮集體脫隊,事後才知道他們自行搭台鐵回到台北。中客表示,脫團是因不願配合導遊安排的珠寶購物行程。

中客始終充斥著「低價團」,一般團費大約人民幣3000元,約台幣15000元左右,有的還更低,這個費用根本只夠勉強負擔機票與最低水平的食宿。

業者為了增加收益,必須「開源」,故仰賴中客的購物績效,以佣金來彌補低團費之獲利不足。因此旅行社要求導遊除行程必須走完外,購物站一定要進,而且要有充裕時間。在此情況下,既要趕行程又要花時間購物,使得遊覽車司機疲於奔命,車輛也過於耗損。如此,在司機與遊覽車狀況都不優的情況下,自然車禍頻頻發生。

所謂「一條龍」是指中國旅遊業者為分食出境旅遊的龐大市場,就在許多國家投資相關行業,這種情形以東南亞最普遍,使得中客在中國的旅行社報名後,到了目的地包括接待的旅行社與導遊、搭乘的遊覽車、住宿的飯店、用餐的餐廳、購物的商場等,都是中國旅遊業者在當地投資的產業。這種模式,能使中國業者的獲利增加,卻壓縮了國外當地旅遊業者的獲利,因為利潤全被大陸業者所壟斷。到最後,中客到某國旅遊,看似人數驚人,但對於當地的實際經濟幫助卻相當有限。

目前中客來台也無法避免「一條龍」,由於中客的費用壓到極低,台灣業者在無利可圖的情況下紛紛退出此一市場,目前存活的台灣接待社背後大多是「港資」,表面上負責人與員工是台灣人,但其實老闆是香港人,甚至是中資在掌控,這是業者「不能說的秘密」。8月24日一家專做陸客團生意的「創世紀國際旅行社」宣布倒閉,老闆就是香港人,結果跑回香港卻債留台灣。

而這些旅行社又開始投資購物站、飯店、餐廳、遊覽車,或者相互持股,成為一種「寡占市場」的「利益共同體」。

當然,「一條龍」不是罪過,但若與「低價團」結合操作,就能提供「低價陸客團」有利而方便的操作空間。如果不是「一條龍」,旅行社、購物店、飯店、餐廳、遊覽車各自獨立,會產生彼此「制約」、「監督」的效果,若要大家協同一致必須耗費極大的「交易成本」。但如果是「一條龍」,各旅遊產業都是同一老闆,同一目標,要操作「低價陸客團」就輕而易舉,還能互通有無、相互支援,外界也很拿察覺這些內幕。

結語

危機就是轉機,長痛不如短痛,中客來台市場早已為人所垢病,即便中客不減,如此操作模式也必然意外叢生,利益也更被少數人壟斷,台灣的獲利空間遭到壓縮。台灣業者應該藉此機會好好深思中客來台的問題,進行市場分散。未來,在發展其他客源市場時,切莫重蹈中客的覆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