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昌瀘山引猴成患 12歲少年遭圍攻重傷

7【博聞社】常年在西昌瀘山景區飛揚跋扈的猴群,這次又惹禍了。9月23日下午,西昌市12歲的初一學生小傑(化名)在放學回家途中,被瀘山上的一群猴子圍攻,全身被咬傷、抓傷10多處,其中頭部傷情較重,縫了30多針。所幸,路過的3名民工及時出手相救,趕跑了群猴。目前,小傑仍在醫院接受治療。景區表示,小傑的家人可憑醫療發票找景區報銷。

西昌瀘山景區的猴群數量,已從1998年的 101 只,增加到了2015年的600多隻。猴子時常襲擊遊客,2015年的傷人事件達100多起,今年傷人事件也有70多起。以往瀘山猴子傷人事件中,發起攻擊的猴子多為單只。像小傑這樣,被傷得如此嚴重,而且又是群體圍攻的,並不多見。

9月26日,小傑沒能去上課,而是躺在西昌市人民醫院的外科病房裡,頭上纏着厚厚的繃帶,全身上下傷痕纍纍,不停地喊疼。

小傑說,猴子對他又抓又咬,他越反抗,猴子就越凶。“你看嘛,除了腳底板,全身都是猴子咬了、抓了的。”小傑的媽媽掀開孩子的衣褲,全身上下留有10多處大小不一的傷口,手臂、腿部則是好幾個大血口子。

醫生說,小傑被送到醫院的時候,完全是一個“血人”,他受傷最嚴重的地方是頭部,有2條數厘米長的傷口,傷口處的頭皮幾乎被完全撕開,縫了30多針,身上其他傷口也縫了20多針。所幸,他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

小傑母親說,事發時,兒子手上空無一物,也沒有逗打猴子,只背着一個書包,不知道為什麼會被群起而攻之。她現在很擔心,兒子會不會留下後遺症,而且他頭部的傷口太長,今後可能不再長出頭髮。

小傑回憶說,在迷迷糊糊中,是幾個大人幫忙趕走了猴子。26日,華西都市報記者找到了當時挺身而出的余師傅。他說,當時正好趕上了,要是沒人看到,後果不堪設想。

余師傅回憶,他和另外兩名工友這段時間在瀘山上做建築工。當天下午6點左右收工後,他們騎着摩托下山回家,途經英雄紀念碑附近一轉彎處時,被兩名慌慌張張的大姐攔下,說前面有個娃娃正在被一群猴子咬,跑不脫了,快去幫忙!余師傅和工友趕忙丟下摩托,一人撿起幾塊石頭,跟着大姐一起沖了過去。

“那些猴子太凶了,一點都不怕我們。”余師傅說,他們看到小傑當時已趴在地上,大約有10隻猴子圍在旁邊。他們先扔石頭恐嚇猴群,但猴群非但不跑,反而轉身攻過來。余師傅等人又趕緊在附近找來了幾根粗壯的樹枝,不斷揮舞吆喝,猴群毫不退讓,齜牙咧嘴地迎將過來……“人猴大戰”就這樣持續了好幾分鐘,猴群才逐漸退去。

此時,小傑渾身是血。好在,他意識還清晰,說出了父母的手機號碼。同時,邛瀘派出所的民警也迅速趕到了現場,併當即呼叫了救護車送醫。見民警、家長到來後,余師傅和工友悄然離開。

邛海瀘山景區管理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小傑受傷當天,景區工作人員已經和小傑家人進行聯繫溝通,並安排到指定醫院進行救治。26日,景區工作人員到醫院探望了小傑。等小傑傷好出院後,家長可憑藉醫院開具的發票,找景區報銷。

原本,瀘山景區內是沒有猴子的。1998年,為了增加景區觀賞性和趣味性,當地從木里縣引進了101隻獼猴,在瀘山上放養。瀘山氣候宜人、植被茂密,也沒有天敵,猴子遂“猴丁”興旺起來。前些年,猴子們還很聽話,膽子也小,幾乎沒有出現過傷人現象。經過10多年的繁衍壯大,到2015年,猴子數量已經多達600多隻。

邛瀘景區管理局旅遊科科長李忠文,近年來一直在負責處理猴子咬傷遊客的事情。“猴群真的太難管了。”李忠文說,景區每天都會在早上和中午分兩次,在山上給猴子餵食玉米,但猴子還是吃不飽,四處搗亂。去年抓了100隻後,今年的傷人事件開始減少,但是截至目前仍發生了70多起,景區為此支付了不少醫療費。今年,景區購買的公眾責任險,也從去年的8萬元增加到了16萬元。此外,景區加強了安全提示,隨時向遊客播放不得靠近、逗打猴子的語音。

早在2008年至2009年間,景區購買了人用長效口服避孕藥,混在每天投放的玉米里,試着為猴子避孕以減少猴群數量,但猴子吃了之後,照樣很能生,沒有任何避孕效果。

2015年,猴患問題的嚴重性日益凸顯。景區無奈向西昌市林業局提出申請,希望能捕捉100隻猴子分流到外地,方案經過省林業廳批准後,在11月17日正式實施。為期10天的“捉猴大戰”後,100隻獼猴被送走。李忠文說,從目前來看,分流一批猴子走,減少數量,是有效緩解猴患最好的辦法了,儘管有些治標不治本。曾經還有人提出,可以引進猴子的天敵,但這個辦法在景區無法實現,反而會打破生態平衡,帶來更多的問題。

華西都市報等報道綜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