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平度3·21殺人案主犯王月福被執行死刑 獄中書信稱自己是”替死鬼”

【博聞社】據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2016年9月30日上午,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犯放火罪、尋釁滋事罪的罪犯王月福執行了死刑。

1

2014年3月21日凌晨,在山東省平度市鳳台街道辦事處杜家疃村的一處被徵用土地上,發生一起因村民阻撓施工引發的縱火案,致守地村民1死3傷。至 2014年3月25日,此案7名嫌犯均被抓獲。

這7人包括杜家疃村時任村主任杜群山,吳家疃村時任村委會主任、青島貴和置業有限公司代理董事長崔連國。另外5名被告人中,除出生於黑龍江密山市、在平度某傢具廠上班的劉長偉外,王月福、李青、李顯光、柴培濤4人均為平度籍刑滿釋放人員,此5人被訴放火罪、尋釁滋事罪。

2015年3月19日,青島市中院對此案一審宣判,判處王月福死刑,杜群山、李青無期徒刑,劉長偉有期徒刑19年,李顯光有期徒刑18年,柴培濤有期徒刑18年,崔連國有期徒刑6年。7人均上訴。2016年1月26日,山東省高院裁定維持原判,報請最高法核准執行王月福死刑。

王月福是3·21縱火案被告中的“中間人”,也是唯一獲死刑的被告人。王月福妻子劉彥彥向記者提供了王月福寫的多封家書及一封寫給最高院法官的信,王月福在家書中稱崔連國曾要求他寫“此事與他無關”的紙條,稱自己是“替死鬼”,“盲目聽從別人的安排”,“大難面前心裡想的卻是替別人脫罪”,曾向最高法央求“希望能給我一條生路”。

2

劉彥彥給記者提供的兩封王月福在2月5日寫的家書顯示,他在給妻弟的信中稱,“如果結果改變不了,你和你姐不要怨恨崔連國,放下仇恨,再說這件事也不能全怨他,也是李青他們辦事不利,超出我的安排,這也是我的命”。

王月福稱,“整個事件很明了,崔連國欠我的,他也不是一個無情無義之人,他答應我的承諾會兌現的,家中兩個老人、你姐、兩個孩子,他出獄後不會不管的,但你們不要仇視他”,“這算我的遺言”。

王月福在信中要求妻弟不要讓外人及律師知道信中內容,“這些也救不了我,還會給別人添麻煩,切記!切記!切記!崔連國答應我的”。

王月福在今年7月1日的家書中稱,“這次開庭的時候和大哥(崔連國)也聊了許多你和孩子們及老人的事情,他也再次對我保證,他知道自己欠了你們娘仨個什麼”,“說實話他(崔連國)害怕你這種不依不撓的精神,真實的情況畢竟只有我們自己知道,他有愧於我,他的心裡也不會踏實,我相信他會做的,但做到什麼程度不敢說”。劉彥彥稱,這封家屬中提到的“這次開庭”是指最高法視頻提審。

王月福在今年9月19日寫給劉彥彥的信中稱,崔連國曾向他承諾出去後會安排劉彥彥及孩子、老人的問題,“現在不做是因為具體情況他家裡不知道”。王月福告訴妻子,“你一定要堅持信念,挺直腰桿領著兒女站在他的面前,你不用說話,他也知道自己欠了娘仨個什麼。如果我真的走了,你還是要不依不撓到底,就算為我翻不了案,對他絕對是一種制約,他也很怕這一點”。

王月福接着稱,“(崔建國)曾經讓我給他寫一張‘此事與他無關’的紙條,我沒有寫,他為什麼要這個,因為他怕你懂了嗎?我是‘替死鬼’‘冤死鬼’,為了誰這樣的你知道吧?這就是重點,現在是信息時代,網絡社會,誰能掩蓋住真相對嗎?”他還稱,“我有機會再跟他見一面好好談談,你放心我會處理好的”。

劉彥彥向記者提供了兩份證明,證明人是王月福同監室已釋放的獄友衣鵬、高正巍,“今證明2014年12月份王月福回來給我說與崔連國見過面,在辦公室”,落款日期為2015年5月11日。

王月福在另一封家書中稱,“我本沒有傷人的故意,造成這種結果,也不是我願意看到的結果,我真是把腸子都悔青了,盲目聽從了別人的安排,害了別人也害了自己,更給你和家裡的老人還有我們一雙年幼的兒女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傷害”。

他還在今年5月17日寫的家書中稱,“十分後悔自己做出的選擇,盲目的聽從,大難面前心裡想的卻是替別人脫罪,我真愚蠢”

劉彥彥還給記者提供了王月福在2月26日寫給最高法法官的信。王月福在信中稱,此案中放火的方式不是他提出來的,他用這種方式解決問題是受人指使替人辦事。其主觀上沒有傷害別人的意圖,只是想嚇唬嚇唬,其對李青等人也反覆強調“別傷着人”。他稱,在這起放火案中,自己既不是主謀,也不是具體實施者,雖然是參與者,但並沒有不可饒恕的主觀惡性。他還在信中講了自己的家庭狀況,案發時自己的妻子還懷着孕,“希望最高法院法官能給我一條生路,我保證以後遵紀守法,多做好事,來回報社會,回報家人,回報你們的再造之恩”。

京華時報等報道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