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聞視頻:上將劉亞洲胞弟劉亞偉:唯有政治改革可維繫中共生存

【博聞社美國報道】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上將、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的同胞弟弟劉亞偉昨天在美國一個公開論壇表示,習近平對政治改革是相當認真的,他握有權威及政治資本,而且唯有推行政改,才可以維繫中共的繼續存在。

這個名叫「中國政治變局與民主前景」研討會由中國民主論壇主辦、紐約城市大學研究生中心政治系、北京之春承辦,於當地時間10月3日開始,一連三天舉行。會議的主題為中國政治變局與民主前景-正義與邪惡的博弈,國際社會的道義責任和選擇。

與會者包括紐約城市大學教授以及紐約大學政治學客座教授夏明,學者章家敦,美國卡特中心中國項目主任及佐治亞帕里米特學院教授劉亞偉,以及流亡美國的中國異見人士魏京生、陳破空、黃慈萍、項小吉、王軍濤、姚誠、滕彪以及陳小平等。

劉亞偉(左)與劉亞洲兄弟
劉亞偉(左)與劉亞洲兄弟

昨天的首日會議為英文,劉亞偉教授做了演講。作為中共著名軍事將領的胞弟,外界十分關注他是如何判斷中共的政治前景和中國的未來。

可以理解的原因,劉亞偉教授的發言,按照中共的標準並無越距,但是仍然透露出他對中共政治前景和中國前途的憂慮。

對中共現任領導人習近平,劉亞偉教授顯然寄予很高的期望,認為習對政改相當認真,因為他握有權威及政治資本。

劉亞偉認為,雖然習近平極少在公開的講話中談及政治改革,但他引有傳聞說,中共在軍隊改革之後,將會有實質的政改。而唯有政改,才可以維繫共產黨的存續。

原籍浙江溫州的劉亞偉是中共著名將領劉亞洲是同胞兄弟,而劉亞洲則是中共開國元老、前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但是外界還有所不知,劉氏兄弟的家庭勘稱為中共將領之家,其父六十年代曾是中共軍隊師級軍官。

《溫州日報》曾曝光,劉亞洲的母親養育了五個兒子,長子劉亞洲上將,現為國防大學政委;次子劉亞蘇少將,現為總參副軍職;三子劉亞偉和四子劉亞軍,從事教育科技事業,現居囯外;五子劉亞武大校,現為解放軍空軍第五師政委。

劉亞洲(中)與劉亞偉(右)在中越反擊戰中
劉亞洲(中)與劉亞偉(右)在中越反擊戰中

其實劉亞偉本人也曾經參加解放軍,官至營職,曾經參加過70年代末的對越南「自衞反擊戰」。退役後才改弦更張,求學出國。

1998年,劉亞偉博士出任美國卡特中心(The Carter Center)中國項目副主任,2005年起升任該項目的主任,長期負責卡特中心與中公及學術機構的合作事宜;曾五次陪同卡特總統訪問中國並會見中國最高領導人。

2002年,劉亞偉在中國北京創辦中文和英文兩種語言版的「中國選舉與治理網」,專門關注中國政治改革,是海內外研究人員、學者、學生、政府官員和關注中國政治和社會發展之讀者的工具網站。2008年,選舉網被中國改革雜誌社評為促進中國改革開放集體二等獎。

2009年,選舉網被《南風窗雜誌》評為促進公益事業二等獎,被《南方周末》評為年度網站。國內學者和官員經常稱選舉網為中國政治改革的門戶網站。

不過,進入習近平時代,該網站也被當局下令關閉,現在已經無法瀏覽。

以下是劉亞偉教授昨天的演講發言,由博聞社記者翻譯。

從毛澤東執政到習近平時期,沒有人說過民主不好,但我們必須先定義.我們談的是哪一種民主?共產黨所謂的民主及人民所要的民主的差別?九成以上的中國人想要民主,但他們想要的是什麼樣的民主?是美國式一人一票的民主嗎?還是日式?台式?印度的民主呢?

我認為鄧小平深信,政治改革是經濟改革之錨,任何改革都要始於政治改革。1986年,鄧小平開始拋出「何謂政治改革」的問題,鄧要求趙紫陽在十三大提出具體的政改藍圖,我相信這是是有史以來,中國的全國代表大會上首次提到政改,但只要中國一日是黨國體制,政改就難以推動。

建立社會協商對話機制是在與社會對話的非常重要部分,但政改藍圖如何推動及開展,我們真的無從知曉。

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中共知道推動西方式民主之際社會穩定維繫幾乎不可行,這個思維一直存在,即便是今天。

中共每每提到政改,雖令人興奮鼓舞,中共的憲法中提到要不斷完善人民大會的運作,這也時時出現在政治報告中,但卻不見後續的落實。在中國,推動政改一直與民主化連結,人權也與維穩連結,當中共談及政改時,也會提到社會穩定。

中共於十五大再次提及民主化及政改,總的來說,(中共)要民主,也要政改,但不要西式民主及政改。此外,十五大亦提及基層民主。我個人特別欣賞「創造自己的幸福生活」這句,因為幸福生活即是民主的目的。

十六大時,江澤民再度強調政改及民主的套路,但若江澤民的政改口號其實沒有一條是能落實的,內容模糊,意義不明。

胡錦濤於2007年的七一講話中提出「三個代表」
,稱人民是自己的公僕,之後他在提到政改及民主化,都離開不「三個代表」,但其實三個代表的意涵是不相互支持的,反而還是互相排擠的。

十七大時再度提到基層民主,當時在鄉間進行的民主,其實是無聲的革命,最終將改變中國。胡錦濤在十八大時再次提出的政改藍圖,聽來令人改到激勵,但重點仍是如何落實,如何讓政府機關彼此制衡等。地方選舉若可自鄉里擴至縣省,將改變中國內部的動態(dynamics)。

溫家寶從未真正與中國人民談論政改、選舉及司法獨立。

到了習近平主政時期,胡過去提出的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繋,利為民所謀三點向為中共政界的道德規範,但習近平卻提出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2010到2012年間,是中共政治發展相當精彩的時期。

至於習近平有無提過政改呢?至少在公開的講話沒有,但有傳聞說,軍改之後,將會有實質的政改。

最後,我不知道我們已在政改這條路上走了多遠,前面還有多少石頭。北京或可依照經改模式,設立一政改實驗區,再觀察推行各式民主試驗的成與敗。

我認為,習近平對政改相當認真,他握有權威及政治資本,唯有政改,才可以維繫共產黨的存續。

【本次會議首日更多視頻:

中國政治變局與民主前景研討會首日:劉亞偉、章家敦、王軍濤、魏京生等發言/視頻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