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派立法会议员梁颂恒无法宣誓面临失席位 发声明要推翻体制

press-ly_mfjyu_1200x0【博闻社】香港立法会三名“独派”年轻议员因建制派议员集体杯葛,导致立法会流会无法宣誓就职,加上港府突然出手欲以司法手段,阻止他们宣誓就职,最终达到夺去他们议席的目的。今天傍晚,其中之一的梁颂恒在Facebook专页发表《告港共政权书》,回应因建制派离场致流会,而未能重新宣誓一事。

其专文如下:

今日立法会召开第二次大会,保皇党竟视法庭判决如无物,更打倒昨日的自己,全面离场发动流会,不惜一切阻挠本人宣誓就职。保皇党之行径卑劣至此,港人全然清楚看在眼内。

三权分立乃香港政治体制的核心,惟行政机关早遭港共窃据,律政司亦沦丧成政治打压工具。昨晚行政机关挑战立法机关决定,践踏议会尊严,更是香港历史上前所未有之谬事。

司法独立本是港人的最后一株救命草,但这根救命草已到了被压垮的地步。梁振英与袁国强为赶绝异己,不惜假司法机关之手杀人,将法院卷入政治斗争,千刀万剐亦不足以抵其罪恶。

于不公选举制度之下,立法权本就名存实亡,议会徒具形式。纵然如此,过去在多数民众眼中,议会尚有其价值所在,依然有险可守。如今港共政权自行撕破假面具,胆敢禠夺民选代议士身份,正是自取灭亡。人民若失去表达空间,则唯有坚定决心推翻体制。

当权者决意将港人打压得了无希望,那么在阴沟里成长的下一代,必然充满对高位者的仇恨;由仇恨滋养的反抗,注定至死方休,这是无人欲见却无可避免的悲哀结果。以政府及保皇党为首之港共集团恶行昭彰,严重损害香港民族尊严及利益,本人敬告一干人等从速致歉,否则必付沉重代价。时代革命,就是要革野蛮、腐败、独裁的特权阶级之命。

梁颂恒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九日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