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海盜挾持5年 台籍輪機長妻控訴台灣政府無能(附外交部回應)

遭海盜挾持近5年獲釋的阿曼籍漁船「Naham 3號」 輪機長沈瑞章(右3)26日下午搭機返台(中央社)
遭海盜挾持近5年獲釋的阿曼籍漁船「Naham 3號」
輪機長沈瑞章(右3)26日下午搭機返台(中央社)

【博聞社】遭挾持近5年的阿曼籍漁船輪機長沈瑞章昨平安返台,其妻楊秀慧今天發出聲明,控訴台灣政府無能為力、船東冷血無情。

針對「政府是否對營救輪機長態度消極」的問題,台灣外交部長李大維今反駁稱,「不能這樣講」,他說,營救過程必須在機密狀況下處理,因為此次牽涉對象不是一般對外交涉的國家法人組織,而是一群非常鬆散,沒有紀律王法的亡命之徒,過程的確跟一般不一樣,過程辛苦,感謝民間人士鼎力協助,讓事情完美結束。

李大維表示,對於沈瑞章終於平安歸來覺得欣喜,不希望以後再有類似狀況發生,索馬里附近海盜行為國際間共憤,海盜猖獗持續存在,今後漁船的確要特別當心,規避該水域。

台外長李大維今受訪時被問到「政府是否對營救輪機長態度消極?」,他回應:「不能這樣講」(自由時報)
台外長李大維今受訪時被問到「政府
是否對營救輪機長態度消極?」,
他回應:「不能這樣講」(自由時報)

至於台灣外交部對於拯救沈瑞章做了什麼工作的問題,李大維說,從前政府到現在,都有同仁繼續為這些事情做努力,「但很多事我並不能說」。

而先前外交部要求沈瑞章妻子簽署契約書,寫明沈瑞章自肯雅返台的機票,是由外交部代墊,待沈返台後需立即歸還機票款,飽受外界質疑,李大維表示這是「法跟情的分際問題」,因同仁完全依照急難救助法辦理,所以任何一筆支出都要送到審計部審核,如果承辦人不按規定處理事違法失職,所以同仁做法沒有錯,但也不代表沒有同理心。

沈妻楊秀慧聲明稿全文:

這一次營救我的老公的過程中有一個關鍵幕後者,因為他的身分很特別,他一直不許我提到他的名字。但是現在我老公回來了,我一定要特別感謝他。正是他在幕後一直默默的指揮與安排營救行動,我老公才能順利回家。

2014年,老公已經被海盜抓去2年,我們家屬在這兩年中一直尋求政府的幫助,但是政府告訴我們,他們不能介入,也不能提供幫助,船公司老闆更可惡,他說他們沒辦法,那是外國船,你去找外國人。可是明明船東就是洪高雄,他在高雄吃香喝辣,卻是這樣對待對我們,正當我們已經陷入絕望的時候,2014年元旦那一天,我們接到一個電話,說與NAHAM3,讓我們馬上去他的辦公室。

我們一進李先生的辦公室,就看到整個辦公室都是NAHAM3的資料,牆上也滿滿的照片,李先生告訴我他是誰,並且說5天前他的北京朋友告訴他這個案子,希望兩岸通過民間合作,拯救船員。他說,他花了3天的時間,看完全部資料,他覺得有希望,就找我們家屬來談。

沈妻楊秀慧今天發出沉痛聲明(聯合報)
沈妻楊秀慧今天發出沉痛聲明(聯合報)

我問李先生真的有希望嗎,因為我們家屬都覺得沒希望了。他說,取決於兩個條件,第一是耐心,第二是沈瑞章的身體狀況可以等到獲救的那一天。我又問他,可是我們政府不願意幫助,怎麼辦,他說,他會努力說服政府幫忙,尤其蔡正元立法委員非常熱心,已經表示願意提供幫助,這個案子可以通過兩岸合作解決問題。

他告訴我,問題在於,台灣政府看到的是法規法令,看到的是船上掛的國旗,但是大陸方面看到的是9個生還的中國公民,活生生的在索馬利正在遭受海盜虐待。

接下來的兩年李先生會定期告訴我們家屬進展,有好消息也有不好的消息,一直到今年6月份,他突然打電話告訴我,營救工作已經到了關鍵邊緣。從那一天開始,我就一直沒有好好的睡過,一直提心吊膽,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是成功還是不成功,這樣的煎熬的日子,過了好幾個月。
終於10月的有一天,他突然打電話,讓我與家人立刻到他的辦公室,他對我說了四個字:準備出發,當時頭腦一片空白,幾乎癱軟在地,大哭的問,什麼是出發,什麼是出發。我很害怕是壞消息,李先生說,營救成功,準備出發接沈瑞章回國。

這一次去廣州,李先生也陪着我們,到了廣州以後我才知道,原來這一次營救行動,海協會王小兵先生是代表大陸方,李先生代表台灣方面,他們到好多國家,好多地方參與談判還有制定拯救計畫。甚至有人還告訴我,如果談判失敗,他們已經做好準備採取很特殊的方式,將人質救回來。

所以,我在這裏真的要特別感謝李先生與王小兵先生的幫助。

李先生很早就告訴我,這一次營救工作中,薇閣文教基金會的李傳洪董事長及蔡中信主任,在背後默默提供巨大的幫助,尤其在營救計畫最困難的時候,李董事長毫不猶豫地伸出援手,讓整個談判順利進行,所以這幾天我們全家會不斷表達對李董事長的感激之情。

阿曼籍漁船「Naham3號」中來自台灣的輪機長沈瑞章,今天在廣州接受訪問時說,回台灣後,最想做事的是希望買條小漁船,晚上出去釣魚,天亮就回來。
沈瑞章稱回台灣後,最想做事的是希望買條小漁船,
晚上出去釣魚,天亮就回來

我在這裏也要感謝和展公司徐嘉森董事長他的幫助,還有一貫道與慈濟基金會也發揮慈悲心,始終如一的為我們提供幫助。這一次回來,不是沈瑞章一個人,而是26個人,這些人來自不同國家,但是每個人都是一條條的生命,背後都是一個個的家庭。我在這裏,代為26個活着回來的人以及他們的家屬對台灣善心人士的幫助,再一次表示感謝,感謝、謝謝您們。

另外,由於船公司,船老闆的冷血與無情,是他叫我們去危險海域捕魚,為他賺進大把的金錢,他在高雄過著奢華的生活,我們這些可憐的船工卻在忍受海盜的生不如死的折磨。

洪高雄先生,你好好看看下面這一句話:沈瑞章是民進黨員,但是通過這個事情我也看到,當台灣人有難的時候,就沒有顏色之分,只有骨肉之情。可是你洪高雄到現在不聞不問,我先生回來了,你不但沒有一句慰問的話,甚至連一個電話也沒有,你還在媒體放話,為了逃避責任不斷抹黑罹難與遇害的船員。

洪高雄先生,你的心真的很狠,我們一定要向壞老闆洪高雄,慣老闆洪振能替26個生還者討回公道,也要替3條已經被殺害,與被折磨至死的冤魂,討回公道。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