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城南市市长:闺蜜父亲借用朴槿惠身体统治韩国

【博闻社】朴槿惠是韩国前总统朴正熙的长女,自2013年2月25日担任韩国现任第18任总统。朴槿惠的家庭生活颇为不幸,1974年22岁时,母亲陆英修遭刺杀,1979年27岁时,父亲朴正熙遇刺身亡。迫于“亲信干政”事件压力,朴槿惠10月30日接受了总统府秘书室长、民政首席秘书、宣传首席秘书等8名核心幕僚的辞呈,紧急对总统府进行改组。

这几天韩国炸开了锅,导火索是韩国总统朴槿惠和她的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的闺蜜崔顺实。

韩国舆论被彻底引爆,是在10月24日晚间,韩国JTBC电视台曝光了被指为崔顺实所有的一台笔记本电脑里的文件之后。这些文件包括44份朴槿惠的演讲稿或声明稿,日期则从2012年到2014年,横跨朴槿惠当选总统前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电脑里的日期显示这些文件都是在演讲前几个小时或几天前被传给崔顺实的,很多段落都被做了红色标记。而韩国媒体随后的深入调查显示,崔顺实甚至左右着韩国政府的部长级人事任免和韩国的国防、外交政策。

实际上,在此之前的两三个月里,“Mir财团”和“K体育财团”的问题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崔顺实被指深度介入了两大财团的成立和运营过程,并利用她与总统的亲密关系、经由韩国全国经济人联合会(韩国财阀企业头目们的俱乐部)筹集到了高达900多亿韩元(按照目前的汇率,约合人民币5.5亿)的资金。这两大财团被怀疑一方面是为了给朴槿惠筹备退休后的养老金,一方面则是为了给崔顺实作个人提款机用,而其中的K体育财团还为崔顺实女儿郑某的马术训练和马术比赛提供赞助,而郑某正是以马术特长生的身份进入梨花女子大学的。

随着两大财团的问题被媒体曝光,朴槿惠背后的女人崔顺实也日益被推到了聚光灯下。对于舆论有关两大财团和崔顺实干政的这些质疑,青瓦台一直矢口否认,反过来斥责舆论扰乱纲纪。面对满城风雨,朴槿惠为了转移民众视线,甚至在10月24日宣布要推动修宪进程、在任期内完成修宪事业。

但可惜,眼睛雪亮的群众和“明察秋毫”的在野党并不买账。当晚JTBC电视台惊破天际的曝光更是一举击碎了朴槿惠想要转移舆论注意力的所有企图。

朴槿惠迫于舆论压力,在10月25日向韩国国民公开道歉,算是承认了崔顺实干政的事实。但这并未起到积极作用,反而火上浇油,进一步激怒了韩国民众,因为道歉仅有1分30秒,而且朴槿惠道歉时面无表情。甚至有很多人表示是在听了总统的道歉后更确信崔顺实干政的丑闻。道歉没有平息民愤,反而让韩国的男女老少抛弃对立的立场,纷纷站出来抗议朴槿惠和崔顺实。

截至10月29日,已有四十多所大学的学生在学校贴出大字报,并发表“时局宣言”,声讨朴槿惠和崔顺实。韩国外国语大学别出心裁地贴出了10种语言的宣传口号(这是要让全世界人民都“评评理”啊),秉承儒家理念的成均馆大学的学生则穿着儒生服打出了“见义不为,无勇也”的木牌。多所大学的教授团体也陆续发表宣言,呼吁朴槿惠下台、成立中立内阁。韩国网上还出现了一份《五十国韩侨敦促朴总统下台书》,表示“总统成为个人的傀儡,这个事实已经满天下皆知了;这是把国家打入深渊的重大犯罪和国家耻辱”。

10月29日晚上六点(韩国时间),在首尔市中心清溪广场举行的大规模烛光示威就有数万人参加,韩国全国民主工会总联盟表示,烛光示威将在每天晚上举行,一直持续到11月12日。同一天,釜山、蔚山和济州等地也举行了规模不等的示威集会。

10月29日下午两点,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调查局对青瓦台政策调整首席秘书官安钟范等人的办公室进行调查取证。但晚上七点时,青瓦台突然向特别调查局工作人员递交了不承认调查取证工作的书面文件,以“机密材料”为由拒绝交出检方要求的相关材料。双方对峙两小时后,韩国检方不得不先撤离现场。

在沸腾的舆论中,一位已故之人再次进入韩国民众的视线。他就是崔顺实的父亲崔太敏。

早在2007年总统选举前,朴槿惠与李明博进行大国家党(新世界党前身)总统候选人的党内竞选时,李明博阵营就抛出了朴槿惠与崔太敏一家的关系问题,质问朴槿惠:“如果朴候选人当选总统的话,会没有崔氏一家操纵国政的可能性吗?”,“(我们)提出对崔氏的质疑,朴候选人却说我们会遭‘天谴’,这种过度反应很不寻常”。

李明博阵营当年的这些质疑现在被韩国网友重新翻了出来,并被誉为“神预言”。而2007年介绍了这一情况的纽西斯通讯社,现在莫名受到无数韩国网友的膜拜。

在韩国门户网站naver.com的搜索栏中用韩语输入“崔太敏”时,会自动跳出这么一些热搜关键词:“崔太敏朴槿惠”、“崔太敏朴槿惠女儿”、“崔太敏永生教”、“崔太敏朴槿惠关系”、“崔太敏与朴槿惠”、“崔太敏新天地”,等等。

根据韩媒报道,上世纪70年代韩国中央情报部的一份报告显示,崔太敏是在朴槿惠的母亲陆英修女士去世(1974年8月15日)之后,借由陆英修托梦来接近朴槿惠的。当时崔太敏写信给朴槿惠说,陆英修女士托梦给他,让他帮助朴槿惠。而根据当时韩国中央情报部的报告,崔太敏是一个假牧师,他只是想利用与朴槿惠的关系来为自己牟取利益。

据悉,这位崔先生曾是一位警察,先是一位佛教徒,后转信天主教,后来又创立了永生教,再接着又组建了大韩救国传教团等,1994年去世(82岁),一生共结过六次婚,用过七个不同的名字。崔顺实是他的第五任夫人所生,据说崔太敏在众多子女中尤其宠爱崔顺实,理由是崔顺实从他身上继承了接受亡人或神灵托梦并借此预测未来的能力。

《纽约时报》 10月27日的一篇报道说,1979年枪杀朴正熙的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在一次法庭陈述时说,他之所以射杀朴正熙,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朴正熙未能阻止崔太敏的非法牟利活动,未能让崔太敏远离自己的女儿。该报道继续说“有关朴槿惠崔太敏关系的传闻——朴槿惠曾矢口否认——一直困扰着她。维基解密公开的2007年的一份外交电报显示,驻韩美国使馆曾汇报说,崔太敏先生‘曾在朴槿惠的性格形成期彻底控制了她的身体和心灵,他的孩子们由此积累了巨额财富’。其中一个传言说,一生未婚的朴槿惠与崔太敏之间育有一子(她否认了此点)”。

而韩国KBS电视台10月28日公布的一段视频也引发韩国民众热议。视频揭示了上世纪70年代后半期,朴槿惠多次参加崔太敏举行的宗教活动的场面。视频里信徒泪流满面、前合后仰地狂热祈祷的场面让人印象深刻。

朴槿惠在演讲,旁边是崔太敏
朴槿惠在演讲,旁边是崔太敏

韩国《国民日报》10月30日的一篇报道说,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与崔太敏一起开展宗教活动的全琦永(音译,78岁)牧师在接受《国民日报》采访时透露,在他与崔太敏一起从事宗教活动期间,社会上曾传出“崔太敏朴槿惠恋爱传闻”,他曾就此亲自问过崔太敏,崔表示,“朴槿惠和我是精神世界的夫妻,不是肉身上的夫妻”。

对于坊间流传的陆英修女士托梦传闻,全琦永说,崔曾这样告诉他,即崔给朴槿惠写信说陆英修女士给自己托梦,随后在青瓦台见到了朴槿惠,在第一次见到朴槿惠时,崔氏模仿陆英修女士的表情和声音,表现出陆英修女士附体的特征,朴槿惠看到后曾一度晕厥过去,“陆女士借我之口向女儿(朴槿惠)说,跟随着我(崔太敏)将可以把她(朴槿惠)引往好的方向”。而这些内容与田丽玉(在朴槿惠担任大国家党党首时曾做过朴的发言人)在29日接受一家报纸采访时的说法是吻合的。田女士在采访时说,朴槿惠说过,她母亲陆英修女士曾在她梦中出现,对她说“踩着我走过去。另外,遇到困难的话就跟崔太敏牧师商量”。

根据韩国《中央日报》和《京乡新闻》以及纽西斯通讯社等多家媒体10月30日的报道,京畿道城南市市长李在明当天在社交网络上发言说,“统治大韩民国的是借用了朴槿惠身体的崔太敏的魂魄”,“他(崔太敏)的魂魄通过崔顺实说话,对于这些原始的巫师,国民瞠目结舌”,“不禁让人想起‘300石供养米’的世越号(沉船事件中)的304名牺牲者,总统对北韩(即朝鲜)崩溃论的毫无根据的盲信,诸多只能视为呓语的发言和无法理解的行动……朴总统下台的理由是罄竹难书”,“某人的一句话就足以使之不惜启动戒严令或诉诸战争手段的总统,其下台比调查真相更为急迫”。

李在明提到了2014年4月16日发生的世越号沉船事件。实际上韩国网上和街头巷尾广泛流传着许多世越号事件幕后真相的离奇传闻,但真相究竟如何,仍然扑朔迷离。

而30日晚上,新传来的消息说,“朴槿惠接受幕僚集体辞职,其中包括幕僚长”,但对比、确认韩国媒体的报道时发现,辞职的并不是所有幕僚,尽管包括了秘书室长李源宗、政策调整首席秘书官安钟范、民政首席秘书官禹柄宇、政务首席秘书官金在原、宣传首席秘书官金声宇等。

根据韩联社的报道,青瓦台发言人说“尽管秘书室长和全部首席秘书官都递交了辞呈,但总统考虑到目前的国政运营情况,接受了其中秘书室长和政策调整、政务、民政和宣传首席秘书官的辞呈”。但韩国人似乎并不买账,在韩联社这条报道下面,点赞最多(15000)的一条回帖说“更换幕僚是理所当然的,能逮捕他们才好”;点赞次多(14000)的回帖说“总统本人呢?”;再其次(12000)的一条回帖则直接说“然并卵”。

实际上,让幕僚辞职已经是迟来的应对了。朴槿惠在10月25日道歉后,就没了下文。直到10月28日下午,新世界党(韩国执政党)党首李贞铉与朴槿惠进行了长达90分钟的单独对话、向总统提请进行人事革新以收拾乱局后,青瓦台才在当天晚上10点40分左右表示,总统已做出决定接受首席秘书官的集体辞职。

辞职的这几位算是暂时为总统背了锅,只是这一“舍车保帅”的举措,好像并不受韩国民众待见。接下来还有什么进展?

侠客岛等报道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