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指出 中东政局动荡意外造成空气清净

【博闻社综合】据《风传媒》报导,美国《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期刊研究指出,叙利亚(Syria)与伊拉克(Iraq)等国,自内战爆发后空气污染指数明显下降。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Damascus)空气中的大气污染物二氧化氮(nitrogen dioxide)更大幅下降50%,研究者认为这对于研究全球的气体排放是重大里程碑。

中东地区二氧化氮2005-2014年间平均排放情况。(照片:BBC)
中东地区二氧化氮2005-2014年间平均排放情况。(照片:BBC)

 

 

 

 

 

 

2011年以来,成千上万的叙利亚人逃离家园,首都大马士革与叙利亚第一大城阿勒坡(Aleppo)两大城市的二氧化氮浓度也骤降。但在邻近的黎巴嫩(Lebanon),因大量难民涌入,致二氧化氮浓度升高30%,且其经济成长也异常地大幅下降。

由于叙利亚难民要前往位于北方的约旦(Jordan)营地、或选择移动到利比亚的黎波里(Tripoli)或贝鲁特(Beirut)这样的城市避难,因此灾民迁移,增加的汽车交通燃料,增加的人口,致燃料使用率自然增大,灾民移入的城市二氧化氮含量会增加,但灾民移出的大马士革或阿勒坡则急速下降。

自2004年开始,设置于美国太空总署大气卫星(Nasa Aura satellite)的臭氧观测仪器(Ozone Monitoring Instrument)发表,科学家开始能以极高准确度观测大气的污染。

此研究及利用过去十年太空梭上所观察之臭氧资料研究政治、经济与武装冲突对于中东地区空气污染的影响。研究人员表示,能以中东地区的空气污染指数,对全球排放量进行相关研究。

该研究首席学者拉利维(Jos Lelieveld)认为建立气体排放方案,包含控制各地区于2005到2030年的氧化氮浓度,“不切实际”。在许多国家中的气体排放方案中,仅设定简单的假设,明显不适用于中东地区,例如在大部分居民是什叶派的卡巴拉(位于巴格达南方),污染持续增加。但巴格达西北方、由伊斯兰国控制的区域,污染却减少,因此各地空污情况背后都有独特的复杂故事,难以对气体排放建立一个通俗标准。

德国布来梅大学(University of Bremen)教授巴罗斯(John Burrows)亦表示:“空气污染跟人民的比例多寡成正比,叙利亚降低的50%排放量也就表示有50%的居民流离失所,离开家园。”

 

资料来源:风传媒、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