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朝友誼輸油管道:決定朝鮮金正恩政權的真正命門

mmexport1478790859825
向北朝鮮供油的加熱站

博聞社】以下這篇文章,首次披露北朝鮮依賴中國提供的原油苟延殘喘的情況,曝光了中國對北朝鮮輸出原油的內幕,讀來令人唏噓不已。

本文來源微信號,作者不詳。

2016年10月31日午夜,-5℃,北風4-5級,丹東振安區樓房鎮星光村卻是熱氣騰騰,這裡是朝鮮政權的真正命門。加熱到89℃的石油由此經中朝友誼輸油管道穿越鴨綠江、到達終點朝鮮新義州油庫。

從1975年41年里,這條冠以「中朝友誼」的原油生命線左右着朝鮮的經濟和政治維繫生命的血液。

2016年9月9日,朝鮮不管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反對,第五次試爆了核武器。迄今,中美等大國還在毫無進展地磋商對朝的下一步制裁,據稱:中國堅稱應精準把制裁局限在核試驗的用途範圍內;為了與中國達成共識,美國在草案之初並沒有動議中斷中國對朝鮮石油的援助。

因此,可以預見,即便進一步的制裁出籠,幾乎100%依靠從中國進口的石油並不在制裁範圍內,中朝友誼輸油管道的使命依然會繼續,朝鮮金正恩政權也會因此得到庇佑。

原來的朝鮮通已被封。請繼續並置頂朝鮮通二世,還是原來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謝謝大家的不舍不棄。

神秘的石油援助

相比較煤炭、糧食,石油是朝鮮最大的制約:沒有了石油,就沒有了汽車,塑料、化工,沒有了飛機、貨輪、坦克、軍艦、工廠,也就沒有金正恩引以為豪的核寶劍。

2014年,中國為了拉攏朴槿惠參加中國閱兵、推動中韓高層互訪、降服桀驁不馴的金正恩,連續5個月中斷對朝鮮的石油供應。結果是:朝鮮軍隊油料幾乎耗光,就連儲備油料也差不多見底,朝鮮士兵在訓練時沒法使用車輛,團長級別的指揮官不能乘車改為騎單車。

中國工人在檢查輸油管
中國工人在檢查輸油管

同一年,中國還中斷了對朝鮮航空燃油的支援,整整一年朝鮮的軍事飛行訓練幾乎停擺。

2014年底情況突然發生了機,中國將這一整年都拖延的整整8萬噸航空燃油,一次性給了朝鮮。在得到燃油後,朝鮮空軍立即進行了大規模的飛行訓練,金正恩還土豪地自己開着飛機上天視察朝鮮CBD:平哈頓施工工地。

朝鮮的媒體把中國這一改變視為天降偉人金正恩英明領導的偉大勝利,這是朝鮮的一個慣性思維:不管是中國、俄羅斯還是來自美國、韓國、聯合國的援助,都會被歸功於領袖的恩惠。

11月2日,中國商務部宣布,根據朝方要求,中國政府決定向朝鮮政府無償提供2000萬元人民幣緊急人道主義物資援助,用於幫助朝鮮開展緊急救災和災後恢復重建。

隨後,在朝鮮中央電視台了新聞中,播放了災區集中發放救災物資的畫面,視頻中朝鮮家庭主婦排成長長的一列,每個人的身前整齊劃一地擺放着一床嶄新的毛毯,仔細一看,就是中國的援助物資。

朝鮮民眾領到中國的毛毯只感恩金正恩
朝鮮民眾領到中國的毛毯只感恩金正恩

令人意外的是:視頻用大段特寫鏡頭展示家庭主婦領到毛毯感動地痛哭流涕,對着金正恩元首所在的平壤方向跪拜。

早在救災之初,為了展示金正恩關的愛人民形象。朝鮮當局一直強調此次重建的主題是:「元首的恩惠」。

今年2月,朝鮮第四次核試驗,中國宣布再次停供航空燃油予以制裁。但是,中朝友誼輸油管道里無償援助的石油依然源源不絕。

而中國對朝鮮石油的援助則更被容易包裝:長期以來,中朝友誼輸油管道被視為國際機密不為外人所知。金山灣油庫被稱為「八三儲油所」,瞭望樓上有警備兵,到處都安裝了閉路電視,戒備森嚴

離開兩側布滿樓房的柏油路,進入500米左右的鄉村道路,星光村小山腳下幾個白色圓桶形儲油罐設施映入眼帘。有30多名警衛值守在這裡。

當地消息人士稱,該地是國家重要設施,如果外部人士走到村子周圍或乘車到這裡,然後下來拍照,就會受到「盤問」和阻止。

丹東市的士一般不敢駛入,公司周圍以及出現在村子裏的所有車輛的車牌號都會被拍下來,留下記錄。

中朝友誼輸油管道是中國第一條出口原油管道,也是目前為止中國唯一的出口原油管道。

該管道起自丹東市振安區樓房鎮星光村金山灣油庫,穿越鴨綠江,到達終點朝鮮新義州油庫,管道全長30.3公里,石油到達朝鮮油庫後,再經過大約1公里的管道,最後到達朝鮮的烽火煉油廠,在那裡進行提煉加工。

位於丹東的供油站
位於丹東的供油站

這條原油管道建於1975年12月20日,管徑377毫米,厚度7毫米,設計管道壓力2.5MPa,設計輸量300萬噸/年。

為了這條輸油管道,2010年中國還成立了中朝友誼輸油公司,共有103名正式員工,專門負責對朝鮮的石油出口。

出口到朝鮮的石油全部來自大慶油田。出口到朝鮮的石油,從大慶到丹東,不是通過管道運輸,而是通過鐵路罐車運到丹東油庫。

該管道目前輸量維持在每年約52萬噸。根據一篇1998年同樣來自中朝友誼輸油公司的技術改造論文,1997年共有547列油罐車進站,若按每列車25節G60罐車(60立方、50噸載重)測算,當年全年卸油不過68萬噸,反映了1990年代的平均水平,與現在相比並沒有多到哪裡去。截至2012年對朝鮮輸送石油近3000萬噸。

與這條原油管道平行的,其實還有一條同時間建成、平行間距只有1.5米的成品油管道,也曾經是中國唯一的一條成品油出口管道,但早於1981年停輸並封存。這一時間點與鄧小平調整援助阿爾巴尼亞、越南、朝鮮,停止輸出革命的時間一致,也可因此理解鄧小平時代中朝關係的冷淡。

但無償援助石油的中朝友誼輸油管道卻作為中朝傳統友誼的遺物倖存下來。歷經幾代領導人和國際風雲,頑強地維繫着朝鮮的生命線。

2016年3月聯合國安理會決定加強對朝鮮制裁後,往返丹東-大慶供應原油的油罐車,維持在1天只有1個車次,但從2016年6月下旬開始,增加到每天2至3個車次,反而有擴大供應之勢。

狗日的石油

朝鮮本國不生產石油,所需石油全部依賴進口。

冷戰時期,主要由蘇聯和中國向朝鮮提供廉價石油。朝鮮有兩個煉油廠:一個是靠近俄朝邊境羅先經濟特區的勝利煉油廠,年加工能力200萬噸,加工從蘇(俄)獲得的原油,通過鐵路油罐車進口原油。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要求朝鮮以硬通貨支付,由於朝鮮經濟困難,俄方終止了對朝鮮的石油出口,該煉油廠也一直停產。

朝鮮煉油廠
朝鮮煉油廠

朝鮮最大的煉油廠是位於東北的Sungr(勝利)煉油廠朝鮮最大煉油廠,一直從俄羅斯獲得原油。勝利煉油廠位於朝鮮東北部海岸的羅先經濟特區,年加工能力為200萬噸,與俄羅斯鐵路系統連接。

另一個是位於平安北道枇峴郡的烽火煉油廠,年加工能力150萬噸,上個世紀70年代由中國石化工程建設公司完成援建,中國工程院院士、著名石化專家徐承恩主持建設。

烽火煉油廠主要加工從中國丹東—新義州中朝友誼輸油管道進口的原油。

1971-1975年,中國每年向朝鮮提供50萬噸石油。1976-1979年,每年供應100-150萬噸石油。1980-1984年,每年100萬噸。1985-1990年,每年約120萬噸。朝鮮從中國進口的原油價格在1986年至1990年期間,每年平均約相當於中國向世界市場出口價格的57.7%。

1991年起,中國對出口朝鮮的原油價格作了調整,略低於世界市場價格,還有部分以無償援助的方式提供。

1996年5月,中國與朝鮮簽署了《中朝經濟技術協議書》。協議規定:5年內,中國將每年援助朝鮮50萬噸糧食、120萬噸石油、150萬噸煤炭,以上物資一半以上是無償援助。

《人民日報》1999年1月21日報道,中國政府無償援助朝鮮的8萬噸原油14日全部運抵朝鮮境內。這批原油是繼給予朝方10萬噸糧食及2萬噸化肥的無償援助後,中方在1998年10月決定向朝方提供的。

《中國財政年鑒2003》:「對外援助支出50.03億元,完成預算的104.2%。主要是執行中追加了援朝原油經費支出。」

2011年底金正日去世後,中國政府立即決定向朝鮮提供大規模緊急援助,包括50萬噸糧食和25萬噸原油。

據報道,根據中國海關公布的數據,中國對朝原油出口量自2014年1月以來已連續24個月顯示為零。然而朝鮮國內並未出現明顯的油荒,韓國政府通過分析衛星拍攝的影像發現,位於朝鮮平安北道的烽火煉油廠正常運,說明中國並未停止對朝鮮的原油出口。

中國一旦停止供油,朝鮮的煉油廠就要停工
中國一旦停止供油,朝鮮的煉油廠就要停工

一個可能的解釋是:中國海關改變了統計方式,不再把對朝援助(無償或長期低息貸款)的原油計入出口。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網站的數據,2014年中國共出口原油60.02萬噸,估計其中大部分(或全部)是提供給朝鮮的。也有人猜測朝鮮而向俄羅斯尋求石油,但由於朝鮮缺乏硬通貨,難以從俄羅斯大量進口石油。

據報道,2014年朝鮮從俄羅斯進口了3398萬美元的原油。按照當年60-110美元/桶的價格估算,朝鮮從俄羅斯進口的原油量約為4-8萬噸,遠小於從中國的進口量。朝鮮的原油進口量從1990年的250萬噸驟降至2001年的50萬噸,並保持至今。

換言之,朝鮮目前的原油進口量僅為冷戰結束前的1/5。即使考慮到可能有部分中國政府的援助未計入統計,這個下降的比例也是非常驚人的。

而中國對朝鮮出口石油量從1996年之前的每年約100萬噸,變為1997年之後的每年約50萬噸。幾乎等於朝鮮的原油進口量,因此朝鮮的原油來源完全依賴中國。

事實上,中國人均能源消費量相當長時間都低於朝鮮,2000年起中國開始快速工業化過程,直到2003年人均能源消費量才超過朝鮮。

在源源不斷為朝鮮提供石油援助的同時,中國又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進口國之一。

不僅是石油(包括原油和成品油),朝鮮的電力和煤炭的消費量也大幅下降,只有歷史峰值的約一半,迄今未能恢復到1980年的水平,由此可見,朝鮮的工業和經濟遠遠沒有修復。

危險的輸油管道

拋開傳統友誼不說,中國41年如一日的無償提供石油,也源於技術上無奈:輸送石油與其說是朝鮮金氏政權的生命線,也是中朝友誼輸油管道這條生命線的自我救贖。

中朝友誼輸油管道輸送到朝鮮的都是原油,並不是成品油。而大慶石油有一個特點,那就是石蠟含量高。石蠟含量高的原油,如果輸油管一旦長時間閑置,那麼管內殘留的原油就會凝固,時間越長,凝固的越厲害。

也就是說,如果真的禁止向朝鮮出口石油,那條中朝友誼管道就將停止工作,時間長了,管道就會凝固堵塞,日後若再次恢復使用,就得花費大量時間和費用去溶解疏通。

因為大慶原油含蠟量高、低溫時容易凝結,罐車的卸車和儲藏、原油的輸送都成為一個技術難題。尤其對這條超過40年的陳舊管線來說,輸油能力和管道加溫息息相關,需要消耗大量的天然氣,維護成本很高,成為政治因素之外另一個制約輸油能力的技術經濟因素。

朝鮮民眾捧著毛毯痛哭流涕感謝偉大領袖
朝鮮民眾捧著毛毯痛哭流涕感謝偉大領袖

在一篇題為「中國-朝鮮原油管道中方段流動安全性評價」的論文中,來自丹東輸油氣分公司的作者透露,考慮到原油的粘性、溫降、傳熱係數等等因素之後,輸朝原油必須全年加溫熱處理,加熱溫度為89攝氏度,出站溫度維持在75度。而且,為了防止管道凝結,經過測量和計算後的最小輸量是夏季的每小時70立方米,總體不能低於75立方米每小時,並維持穩定運行。

當然,一定的間隔輸送也是可行的,但是冬季不能多於2小時,夏季不能多於8小時。由此,按最短時間和最低輸油量計算,分別推算出夏季5個月和冬季7個月的最低輸油量然後加總,52萬噸恰為其總和。

另一方面,這條40年的管線已經老化,儘管中石油在過去幾年投入巨額資金進行技術改造,也只是用於系統安全性而非提高輸油能力。在《中國石油企業》雜誌2014年的一則「中國石油管道公司長春輸油氣分公司經理鄒立軍」的報道中,提到這條丹東管線如何陳舊,閥門老化、滴漏嚴重,到處存在各種安全隱患。

中石油花費大量資金進行技術改造,可以檢索到華油惠博普集團的SCADA自動化系統和東昌科技的罐區消防系統,以及應急搶修隊伍的建立等。

因此,中朝輸油管線目前維持的每年52萬輸油量實為管道維持的最低值,而夏季5個月也是停輸「檢修」的最長間隔,任何停運都不可能超過這一時限,否則會為輸油管道系統帶來不可逆的影響。這或許是中國輸往朝鮮原油停不下來的主要原因,禁運實施也難以超過5個月的夏季時段,一旦入冬就面臨著或者重啟或者報廢的選擇。

今年年初,中國商務部發佈制裁施行案之後,一篇分析稱,「中朝原油輸油管長期以來向朝鮮間歇輸送極少量的原油,安全性低下,令人擔憂。年間最低限度的安全輸油量為60萬噸,如果減少到其以下,就要注入高價的抗凝劑」。

經過40年的在役,這條管道已進入事故多發期,存在易燃、易爆以及易腐蝕、有毒、易泄漏等巨大風險,成為丹東和鴨綠江的安全隱患。

2015年,管道公司在丹東輸油站首次組織鴨綠江水上油品回收應急演練,預備管道在鴨綠江途中泄漏。

根據檢測,這條管道存在以下風險:

管道共發現5處一級和191處二級危險等級的磁異常缺陷管段,主要包括焊接異常、金屬缺陷及機械應力結合異常;

校驗坑管段螺旋焊縫因焊接方法問題存在不同程度的重皮及錯邊情況,管道6km樁—終點,重皮情況嚴重。根據現行規範與標準要求,不允許出現這種情況;

校驗坑內環形焊縫存在余高過高情況,並且成形不良,外觀檢測不合格。

一份中朝友誼輸油公司消防隊評估報告稱:該消防隊屬於企業隊,裝備水平僅夠小型普通消防站標準,而該責任區主要是輸油公司內的油罐區、輸油站、卸油站等目標,有潛在火險威脅面積達0.94平方公里,建議增加設備提高級別。

2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