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敬龙今日被执行死刑 与父母最后见面细节披露

【博闻社】河北石家庄30岁村民贾敬龙,因婚房被拆,射杀村支书,以故意杀人罪,被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

今日新华社发文,指最高法回应贾敬龙为何“罪该处死”时称,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被告人贾敬龙死刑,是严格依照法律,在对一、二审判决、裁定认定的事实、证据和适用法律进行全面审查核实,并在讯问贾敬龙,听取其辩护律师意见后作出的。

鱼眼从贾敬龙父母处获悉,今晨,该案一审法院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石家庄中院)派人来接他们,和儿子见了最后一面。20161115_222254

一直关押贾敬龙的石家庄第二看守所。鱼眼获悉,今日上午近九点钟,枪响。

六点多,天还未亮,贾敬龙的母亲王香兰仍在屋内安睡,起床不久的贾父贾同庆听见了敲门声。

敲门的是石家庄中院派来的人。几名穿制服的工作人员进了屋,让贾同庆夫妻俩去看守所“见见小子(注:河北方言中的儿子)”。

随即被叫醒的王香兰有点懵。“他们直接就坐在这凳子了,我说你们来我们什么都不知道,都不提前通知呢,我还睡着觉就来了。”

她没思虑太多,只是想着老两口不能自己去,赶紧通知了在外居住的两个女儿。来不及吃早饭,两人坐上了石家庄中院的车。

王香兰说,这是贾敬龙去年3月被捕入狱后,家人第二次有机会前去探望。此前,只有律师能与贾敬龙见面。对于今天的情况,家人感到很突然,没有任何准备。

贾同庆的心里其实已有隐隐的预感。去看守所的路上,法院的人告诉他,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判决书已经下来了,贾敬龙随时可能被执行死刑。但他不愿意把 “随时”跟“今天”挂上钩。

大约七点多,贾同庆、王香兰、大女儿夫妻俩,以及上个月曾到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法)递交停止执行死刑紧急申请的二女儿贾敬媛,一家五口人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汇合。

隔着玻璃,王香兰、贾同庆和两个女儿先后跟近一年没见的贾敬龙通了话。

贾同庆说,没觉得儿子有什么变化,只是对自己的态度缓和了很多。此前,因为贾同庆未跟贾敬龙商量就签了拆迁协议,父子俩一度闹到要断绝父子关系。

“他就说这辈子对不起我。”贾同庆说,“说的都是客气话。”一直平静的贾同庆,语气在这里变得有些急躁,“还能说啥?我不知道是最后一面。”

王香兰也说,跟儿子聊的都是“客气话”。她注意到,贾敬龙只穿了一件格子保暖内衣,便问他“你冷不冷?”贾敬龙说:“妈,我不冷。

上周五,王香兰给贾敬龙买了新的棉衣、棉裤、两条秋裤和一件秋衣,送到了看守所。

贾敬龙的事情一直是二女儿贾敬媛在奔走,王香兰并不知道进展到了什么程度,最终能得到什么结果。她只觉得儿子还在看守所待着,冬天到了,要添衣服。

“我说给你买就是这一冬穿的衣裳,冻不着你。他说妈,你别给我买了,也没有钱,我说没有钱也不能让你冻着,我出去借钱也不能让你冻着。”王香兰说,贾敬龙出事后花了不少钱,贾敬龙知道家里没钱。

河北抗强拆杀官青年贾敬龙今天被执行死刑
河北抗强拆杀官青年贾敬龙今天被执行死刑

她回忆,贾敬龙隔着玻璃向她道歉:把他养这么大不容易,是他不孝。王香兰让儿子好好的,“我不称你(注:河北方言,大意为不怪你)孝顺不孝顺,家里人也为你着想,我什么也不称你”。

贾敬龙说完话,想递张纸给王香兰,看着像是一封信,但被工作人员截了下来。鱼眼试图就这一说法向石家庄中院核实,未能联系上中院。

会面大概持续了1个小时。结束后,一家人又回到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王香兰追问儿子那封“信”的下落,没有得到正面回应。

从头到尾都没有人明确告诉他们,贾敬龙的死刑即将执行。后来,贾同庆看见法院进进出出了许多车辆,才感觉到儿子“已经被枪毙了”。

王香兰一度情绪失控,在法院大哭,要求法院“管事儿的人”出来给个“说法”。更了解案件情况的贾敬媛也引用相关材料争取说法,但法院没有给出明确答复。大约12点多,眼看工作人员陆续下班吃饭,一家人才离开法院。

贾同庆夫妻俩和大姐各自回了家。王香兰说,二女儿贾敬媛心情不好没回家,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贾敬龙此前曾向律师表示,要捐献遗体。贾同庆和王香兰对此并不知晓,今天下午有人来访才听说。

“怎么捐,捐出来干吗?”王香兰看向贾同庆。贾同庆答,“别人使”。“那可不能”,贾王香兰下意识地说,又问来访者,“把器官拿出来啊?”

王香兰打电话给贾敬媛,才知道上午儿子已经交待过了这件事。由于通话时双方都戴着耳机,老两口不知道儿子跟女儿的谈话内容。

“说了捐献遗体和眼角膜的事情”,贾敬媛随后也向鱼眼证实了贾敬龙的嘱托。但具体的操办手续,她也不得而知。“他们(法院)什么都不说。”

在会面中,贾敬龙没说这是与家人的最后一次相聚。然而,与父母不同,贾敬媛明显感到了弟弟的情绪异常。贾敬媛回忆,弟弟主要是在说家里的事情,中间一度流泪。“(我)肯定感觉到了(这是最后一面)。”

事实上,贾敬媛很少跟父母提起案件的情况。10月24日,贾敬媛曾到北京,先后去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当面递交材料。父母也是今天才得知这件事。“她去最高法了?说了啥?”王香兰问。

“老实说,他(贾敬龙)跟两个姐姐更亲,比跟我们亲。”贾同庆说。

目前,北高营新村的拆迁安置房里只有贾同庆和王香兰居住。贾敬龙从来没有到过这套房子,家里没有他的任何物件。王香兰说,现在连儿子的一张照片都没了,之前拆迁的时候“都埋了”。

她还念叨着说起,贾敬龙曾经买来三条又大又漂亮的藏獒,拴在老房子的院儿里。这三条狗,也在2013年那场混乱的强拆中不知所踪。

有来访人士问贾同庆,打算怎样料理贾敬龙的后事。“没啥打算,就接回来。”他听人说,法院会通知家属去领骨灰,不过石家庄中院还没这方面的消息,只谈到两天后会就未发放的补偿款给他们一个说法。

后来得知儿子捐献了遗体,贾同庆垂下眼,想了想说:“这下可能没法接了吧。”

楼下小区里一切如常。两位路过的村民被问起是否听说过贾敬龙案时,都嘀咕:“早就听说判死刑了,还活着呢?”

来源:微信号“鱼眼”,作者:鱼眼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