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習近平妻弟彭磊今赴台灣 為親舅舅李新凱出殯送別

圖為彭麗媛和弟弟彭磊
圖為彭麗媛和弟弟彭磊

【博聞社台灣消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妻子彭麗媛的大舅李新凱,明天將在台灣嘉義殯儀館出殯,家人為他舉行告別式,台灣官方證實,彭麗媛的胞弟彭磊等大陸親友,今將來台灣送舅舅最後一程。李新凱是國民黨撤出大陸時,離別故鄉到台灣的。

據瞭解,彭磊此行檢附親屬證明,以奔喪名義申請來台,台灣入出境單位受理後核准,由於彭磊身分敏感,陸委會及國安單位在第一時間就收到消息。

相關單位雖不願證實,但李新凱家屬已為中國大陸的親友,預訂嘉義地區唯一的五星級耐斯王子飯店的總統套房約20間。

李新凱是山東鄆城人,國共戰爭隨山東聯合中學流亡西南,再轉澎湖抵台當陸軍士官,之後在嘉義市精忠國小擔任美術老師,直到退休。

其原配去世後,李新凱娶小他20多歲的湖南長沙女子為繼室,夫妻與前妻女兒、女婿及孫女同住,生活簡單低調,他們同住嘉市東區林森東路1棟透天厝。

彭麗媛舅舅李新凱和他在嘉義的故居
彭麗媛舅舅李新凱和他在嘉義的故居

因為李欣凱身份特殊,故後事一切從簡,家人不受訪婉拒各界人士拈香。國民黨主席洪秀柱、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及親民黨主席宋楚瑜都送花籃弔祭。

李新凱的鄰居指出,李一口濃濃山東腔,生前幾乎每天晨昏到精忠操場運動,因其身份特殊,後事一切從簡,家人不受訪,亦婉拒各界人士拈香。

李新凱是彭麗媛媽媽的大哥,為彭麗媛的大舅。彭麗媛1997年曾訪台,當時與李新凱在台北見面,李新凱還拿紅包給外甥女當見面禮。

李新凱親友指出,彭麗媛曾接李去中國團聚,並參訪北京「中南海」,與習近平、彭麗媛夫妻合影留念。但李欣凱生前從不炫耀此事,怕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彭麗媛姐弟妹三人曾經同台演出
彭麗媛姐弟妹三人曾經同台演出

彭麗媛有一個妹妹及一個弟弟,胞弟彭磊原訂搭機來台奔喪,但一度傳出,因媒體曝光該消息,彭磊或取消來台,但傳聞未獲證實。大批台灣媒體已經在嘉義守候採訪。

據瞭解,彭磊在中國雖未擔任公職,但過去曾參加中越戰爭,一同參戰的九個戰友有六人在戰場犧牲。

下面這篇文章,彭麗媛當年參加前線慰軍回來後所寫,發表在內地媒體上。

順便說一句,彭麗媛在成為「國母之前」,並不低調,稱得上是中國最有名氣的文藝名人。

——

0035tBHPgy6MjjShiA840&690_crop_384x276
彭麗媛與弟弟彭磊在老山前線

16年軍旅生活中有意義的事特別多,數不勝數。刻在記憶中總不磨滅的算是1985年去老山前線的時候。

1984年我剛從濟南軍區前衛歌舞團調到總政歌舞團,剛一來,讓我去前線慰問演出,也巧我弟弟彭蕾也在那兒打仗,那時我正在音樂學院上學,開始時說不讓我去。

總政余秋里主任聽到前邊反饋過來的信息:總政歌舞團名演員為什麼不來?我們需要彭麗媛這樣的人。一道命令下來,我跟學校請了假,就去了20多天。

飛機到了昆明以後,住了一晚上,第二天開車走,兩天一夜,一個戰士開212吉普送我,速度特別快,中途全是盤山路,我沒完沒了的睡。他告訴我:「你別睡了,萬一翻車,你會有危險的。」

我說:「會翻車嗎?」他說:「我們經常走這路,走著走著前面來了車,急剎車,『嘣』一傢伙,車就翻了一個個兒。」那個戰士還不錯,但我記得也有幾次危險動作,那就是開著開著一急剎車,車子一下就轉過來了。這個印象很深。現在想起來,人的命還是很重要的,那時我就那麼不怕死,走兩天一夜,就和一個戰士。

到了那兒以後,是1985年中秋節。我們團長傅庚辰帶著我和閻維文、柳培德去老山主峰。凌晨4點出發,戴上鋼盔,路特別難走,打仗期間不能修,天天陰雨都是坑,也是吉普車拉我們去,一路上走得昏昏沉沉,到中午11點才到老山主峰。

在老山前線彭麗媛被軍人們圍要簽名
在老山前線彭麗媛被軍人們圍要簽名

很多戰士高興得不得了,又差不多都是山東兵:「哎呀,彭麗媛來了,老鄉來了。」匆匆吃了點飯就唱,一直唱到離前沿陣地只有4米遠的貓耳洞里。我們給守衛在貓耳洞里的戰士發北京香煙,北京的糖,再給他們唱歌。

戰士們都哭了,我自己心裡也特別難受。(筆者:你哭了嗎?)我這人特別堅強,不像一般的女孩子,從不輕易掉淚的,但心裏面非常難受。我從未經歷過戰爭,只在《地道戰》、《地雷戰》里聽到過槍聲,到老山主峰就聽見那大炮「咚!咚」、那機槍「噠噠噠」,說實在的心裡也挺害怕,就想:我這麼年輕,還沒有男朋友,萬一一個冷彈打過來把我打死,一生也就這麼短暫地沒了,這些也真想到過。

不過我更多的想到,這也是命 運,該死的不想死也得死,不該死的想死也死不了。從貓耳洞出來,陪同的人告訴我們不能往兩邊走,都是地雷,碰上一個就完蛋了,所以還得特別小心地走羊腸小道。

走時戰士們全都拉著衣服不讓走。其實這有很多種可能。一個個都是男兵,哪有一個女兵,一點女人味都沒有,我一個女兵上去,那些戰士也許把我當成他們母親的形象,也許當成姐姐、妹妹、妻子,他們是多想家鄉的親人啊,我特別理解。

那些戰士們脫下衣服來讓我簽字,胳膊上、背上、帽子上,全都給他們簽上,一一滿足要求。因為戰爭很殘酷無情,很多人可能今天活在這兒讓你簽字,明天你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誰了,他也不知道他去哪兒了,所以我盡量滿足他們。

彭麗媛在前線為軍人演唱
彭麗媛在前線為軍人演唱

給他們唱歌、簽字、拍照,反正特別累。後來到麻粟坡烈士陵園,密麻麻一片,999座,在一個山坡上,你再仔細看,1967、1968年出生的孩子呀,多可憐啊!看到碑下老家的人來的時候擺的那煙,那酒,幾束鮮花,幾塊點心,哎喲,那心裡邊太難過了。

我真哭了,因為我們好多人在那兒向烈士宣誓,宣誓完以後,每人點著一顆煙,每人拿瓶酒灑在那兒,為死去的戰友們,哎喲我真是忍受不住了,現在一想起來我就覺得心裡特別難受。我弟弟他們一塊參軍的9個戰友,犧牲了6個,他是運氣好。

在他出發之前,很多人都跟我說,包括我的父母:動用動用你的關係可以把他留下來,他們一塊參軍的有兩個留下來了,一個是公安局局長的兒子,還有一個是什麼書記的外甥。

我父母哭哭啼啼也讓我去說,我說,不可能,正因為他是彭麗媛的弟弟,因為我太有名了,人家其他戰士都不是爹媽的兒女?他們都是有爹媽、兄弟姐妹的人,人家可以去打仗,我的弟弟就留下來,那我一輩子都翻身不了,不可能的,就得上前線。

我們家就這麼一個男孩,我還有一個妹妹,都比他大好幾歲(我比他大6歲)。我父親那時還很年輕,我弟弟當兵打這兩年多仗,他頭髮全部白了,每天都擔心。這是我當兵以來最難忘的一段經歷,它豐富了我的人生。這些事情現在還歷歷在目,就跟昨天的事兒一樣,其實已11年了。

轉自中國參戰老兵博客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