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阻撓平反聶樹斌案的幕後黑手?張越,還有他!

死後21年,聶樹斌終獲平反
死後21年,聶樹斌終獲平反

博聞社】最高人民法院今天改判河北聶樹斌案,猶如打開閘門一般,引來內地媒體蜂擁起底本案內幕,本文只是浩瀚文章中之一。

該文點出了阻擋平反聶案的幕後是原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卻沒有點出張越為何要阻擋本來與他無關的聶案平反。

而據早前騰訊網的文章指,張越的背後,不但是周永康,更有他的前任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後來的中國國家安全部長許永躍。1995年許任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就是他下令對聶樹斌「要殺,而且要快」的批示。後來許陞官當國家安全部長,張越護主之心,要阻擋聶樹斌案重審,就可以理解了。

需要指出是,張越落馬了,但許永躍退休後仍然高高在上,安享晚年

本文來源 | 鳳凰新聞客戶端。

mmexport1480685189194▲聶樹斌爸爸和姐姐在得知聶樹斌改判無罪後失聲痛哭

聶樹斌冤死21年終獲清白!

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迴法庭認為,原判未達到基本事實清楚、基本證據確鑿的定罪要求。對原審被告人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再審案公開宣判,宣告撤銷原審判決,改判聶樹斌無罪。

對於上述判決,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已經苦等太久。從1995年聶樹斌被判處死刑,已經過去了21年。

在追尋「真兇「的21年里,聶母張煥枝「到處奔波,到處碰壁」。很多人的命運也因這件疑案變軌——年輕人失去生命,伸冤母親漸漸老去,曝光此事的警官被調離崗位。

隨着聶案真相大白於天下,幕後的層層阻力也浮出水面:早年間有省領導批示快殺;省政法委書記親自坐鎮三天,指揮「真兇」王書金翻供,還在開庭前進行「模擬審判」。

而這一切事實都指向了一個人——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張越。據媒體報道張越在政法系統一手遮天。身為河北省政法系統一把手的他甚至被同僚稱為「河北王」。

mmexport1480685193427▲張越

張越掌管河北政法委 聶案沒了下文

聶樹斌案爆出「一案兩凶」後,複查十年一直沒有結果。

2005年1月,聶樹斌案真正的兇手王書金在河南落網,後主動供述稱自己是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真兇。

聶樹斌案「一案兩凶」首次曝光後,當時的河北省政法委組成工作組,重新調查聶樹斌案,承諾爭取一個月後召開新聞發佈會,向全國媒體報告。

但在2007年底,張越由公安部調任河北後,聶樹斌案也就此沒了下文。

從2007年底接受張煥枝申訴,一直到2014年12月,七年間,河北高院對聶案的複查,紋絲未動。

聶母張煥枝曾經一個月跑幾十次法院,卻得不到任何消息。

直到2014年12月最高法指令山東高院對聶案異地再審。此後複查四度延期,2016年6月8日,最高法決定再審聶案。

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聶樹斌案進行複查。2015年9月16日,山東省高院對外宣布,聶樹斌案因案情複雜,經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再次延長聶樹斌案複查期限3個月。當時河北省政法系統個別人在配合複查時依然態度強硬,稱「這個案子就別想翻」。

mmexport1480685200297▲王書金

有人勸王書金 「別蹚聶樹斌案的渾水」

2006年4月,聶案真兇王書金一審被判死刑,但他的罪狀中不包括「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他以「檢方未起訴石家莊西郊女工強姦殺人案」為由上訴。他曾表示:「我不能讓別人背黑鍋,是我殺的就是我殺的。」

2013年9月,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王書金非聶樹斌案真兇,駁回王書金上訴、維持原判。

據媒體報道,這樣的二審結果與「河北王」張越有關。

二審前,張越曾親自坐鎮邯鄲三天,場外「指導」王書金翻供,開庭前,看守所內還曾對王書金進行「模擬審判」,教他以新供詞串詞。二審期間,河北政法委的一個工作組介入該案核查,勸王書金「別蹚聶樹斌案的渾水」。遭到拒絕後,工作組人員竟對王書金進行了刑訊逼供。

王書金也因此吃盡苦頭。其中一點便是頻繁更換看守所,「犯人最害怕的就是換看守所,換一個看守所,犯人也得揍你。」

他曾告訴律師,2013年二審前夕自己曾遭受河北方面的過刑訊逼供:對方稱,只要不說石家莊這案子,老婆孩子都能給辦低保。一位知情者稱,對方還拿寬木頭板子猛打他的腳心,他撐不住,「你叫我說什麼我就說什麼」。

據聶樹斌案的首位報道者馬雲龍透露,河北公檢法雖然一直迴避聶案,但並非鐵板一塊。2013年6月,馬雲龍從公安系統關注聶案的人處得知,河北省不但不打算給聶案平反,反而將對王書金案進行二審,有河北工作組勸王書金翻供,否認在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強姦殺人。

「他們要殺王書金。」這將導致聶案平反無望。「這就是我們和張越們,一次面對面的鬥爭。」

張越下決心把聶樹斌最重要的證人王書金殺掉。

馬雲龍曾在一篇博文中寫道:「據來源可靠的內部消息說,王書金將在24日的法庭上按照官方的要求,全面推翻八年來的供述,不再承認他是當年康菊花被害案的兇手。這樣一來,八年來被輿論關注的中國當代冤案的代表聶樹斌案就失去了翻案的充分理由了。這個即將出現的局面是河北省政法機構精心策劃和實施的陰謀的結果。」

最終,王書金沒有翻供。

2013年6月25日,在王書金案的二審庭審中,雖然沒有翻供,卻出現了律師口中的中國刑事審判「奇觀」。控方拚命辯稱當事人並非真兇,而被告律師極力證明自己的當事人就是真兇。

面對檢察機關並未指控的罪行,被告人王書金堅稱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強姦殺人是自己所為,並為此上訴。

「王書金罪不可赦。但在聶樹斌這件案子上,王書金夠爺們兒。」馬雲龍表,「張越在這件事件打了敗仗。」

在聶案平反11年中,這是最危險的一次經歷。

2014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聶樹斌案進行複查。多年過後王書金胖了,也表達了對聶家人的歉意。

mmexport1480685207514▲聶樹斌

層層阻力讓人絕望 背後勢力非常強大

在聶樹斌案複查過程中,據律師李樹亭回憶,聶案取證過程「到處奔波,到處碰壁」,其中的層層阻力曾讓自己絕望。

最初因沒有判決書,聶家的申訴數次被河北高院拒絕——李樹亭做工作從死者康某的家人處獲得判決書,才得以立案。查閱案卷材料也屢屢碰壁。

2014年底聶案移交給山東高院異地複查後經歷四次延期。 2015年4月底的複查聽證會上,河北原辦案單位代表對聶家提出的質疑做出全面辯解,稱「程序上有瑕疵」,不影響聶樹斌的犯罪事實。

據媒體報道,那是原河北省政法委書記、「河北王」張越一方「最後的反攻」。

4月30日,央視《焦點訪談》節目聚焦聶案聽證會。在馬雲龍看來,節目傾向性非常明顯,「替河北說話」,否認聶樹斌被冤判。節目中,中國政法大學的法學教授洪道德表示,聶案關於犯罪工具、犯罪過程和現場發現的情況高度吻合。

這個節目當時給聶家、給律師、給關注聶案的人,帶來了極大的壓力。

當晚,張煥枝和老伴在家中看了節目。她說:「當時最後說,這個案子,河北做得沒有錯。當時我特彆氣憤,我跟老頭說,我要告他(洪道德)。我老頭說,它(央視)有什麼資格做決定啊?應該是山東高院做決定啊!」

張煥枝還擔心,「上面的風是不是變了?央視都這麼說了,這個案子是不是沒希望了?」

馬雲龍說,「這一切都預示着,聶樹斌案的平反是非常困難的。不在於證據的多少。而在於有一種力量一直抵禦着這個案子的複查、平反。鬥爭是很殘酷,很激烈的。」

前國家安全部長許永躍
前國家安全部長許永躍

「聶樹斌案涉及的政治勢力非常強大,而且涉案人員級別之高。這些人長期抵制、壓制要為聶樹斌平反的呼聲,這個鬥爭一直斗到去年都沒有停過。之所以有轉折出現是因為有兩個看得見的因素,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落馬,這兩個人都是聶樹斌案無法正常推進的阻力,排除之後聶樹斌案也就能正常進行了。」

2016年4月16日,中央紀委宣布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落馬。6月上旬,最高法院的法官就把再審決定書送到了聶樹斌母親的手裡。

如今,真相大白於天下,聶樹斌含冤21年終得昭雪。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