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台灣申請政治避難或成為大陸政治異議人士的“滑鐵盧”

【博聞社綜合】到台旅遊跳機尋求政治庇護的湖南異議人士龔與劍,遭台灣陸委會拒絕受理,他在26日發表公開信,尋求支持。龔與劍接受自由亞洲電台專訪時表示,目前面臨困境,如果自詡自由和民主的台灣政府一定要遣返自己,他也無話可說。

龔與劍(右)與前六四學生領袖吾爾開希(左)在 台灣見面。
龔與劍(右)與前六四學生領袖吾爾開希(左)在
台灣見面。

至於被拒原因,引述自由亞洲電台的報道,龔與劍稱,他們用的理由很可笑,“甚麼我不能證明我帶過來的相關文件的真假呀,甚麼我是一個沒有名氣的小人物呀等等”。他表示,目前隨時可能被遣返大陸,他要向全世界一切崇尚民主熱愛自由的人民緊急求救。

他說:我帶來的勞教通知書、收容審查書和解教通知書上面有當年中共當局的印章,足以證明當年我是因為六四的政治原因而遭受到了中共的政治迫害。說我是一個沒有名氣的小人物,我承認,但是,當年的六四命運不就是像我們一樣生活在底層千千萬萬的參加才會震驚世界嗎?我想請問台灣的陸委會,所謂的有名氣,是不是要把我遣送回中國大陸繼續坐牢,把中共的牢底坐穿,坐透,然後我就有名氣了?

今年三十八歲的龔與劍是湖南益陽市人。曾因聲援六四,遭中國政府以反革命罪名送勞教兩年,此後因異議人士身份,遭受當局多年的騷擾。上月二十二日,他以旅遊簽證入台停留十五天,但他作出“跳機”,並在前天安門學運領袖吾爾開希和台灣人權團體的幫助下,向台灣政府尋求政治庇護。8e2f50b2-d0df-45eb-a8da-55e0b3e088ef

去年5月,馬英九政府以專案許可的方式,發給包括四名法輪信徒,以及吳亞林、燕鵬、蔡陸軍、顏軍、陳榮利五名異議人士長期居留許可。他們分別在二零零四到零七年間,通過不同方式到達台灣,隨即向台灣政府請求〝政治庇護〞。他們將在兩年後獲得身份證。

然而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台灣政府對於中國大陸民運人士到台灣尋求〝政治庇護〞一事無法定性。儘管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在立法院提出了〝難民法草案〞,將中國大陸地區的人民等同於外國人,一概給予在台灣尋求〝政治庇護〞的權利。

然而國民黨政府堅持中國大陸地區人民不等於外國人,無法給予政治庇護。因此只要遇到中國民運人士投奔台灣,如果不是轉送其他國家,就只能滯留台灣。這期間他們沒有身份、無法工作、沒有資格參加醫保,只能依靠陸委會發放每個月摺合四千元人民幣的生活津貼度日。

分析人士鄧艾認為,獲得台灣總統的專案許可,不是一種常規法律程序,很大程度受到當時當地的主客觀因素制約。去年上述九位人士獲得專案許可是因為台灣關注人權的公民團體持續發聲,再加上田秋堇、高志鵬等民進黨籍立法委員持續向政府施壓,才解決了他們長期以來身份不明的問題。現在兩岸通行相對方便,但是試圖到台灣尋求政治避難的人士,必須了解台灣的法律現狀,否則盲目到台灣尋求政治避難可能成為這些政治異議人士的人生“滑鐵盧”。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