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一笑父親回應”帶血營銷”:文人寫作沒有錯,房子要留給兒子

【博聞社】深圳市民羅爾利用女兒羅一笑白血病博取公眾同情,陷入「騙捐」風波。他在《羅一笑,你給我站住》一文中所寫的「重症室的費用,每天上萬塊,悲痛我們花不起這個錢」「我不想占政府的這些便宜,一分錢都不想占」等話現在讓人覺得諷刺。12月4日,羅爾在接受深圳都市頻道採訪時,就外界關心的三套房做了回應,沒想到羅爾的解釋再次引發爭議。

董超(深圳電視台主持人):最大的網上幾個聲音的質疑,一個就是您有三套房產還有車,那為什麼還要捐款,這是不是有詐和騙的嫌疑。

羅爾:這個房子的話,不歸她也不歸我,雖然暫時在我名下,但深圳這個房子以後是要歸兒子的,我是不能賣的。東莞買的房子包括酒店公寓,酒店公寓署名是我現在老婆名字,另外還有一個就是一個東莞一個住宅樓,這個房子的話等兒子大學畢業以後,他參加工作以後我就想把東莞市區的房子給兒子。

很難想像作為資深媒體人的羅爾會毫無公關意識,何況是在公開接受採訪的時候。所以合理的解釋是,他內心認為這樣的安排是合理的,也能得到公眾的理解。

在接受山東電視台採訪時,羅爾表示關於網傳的公司是他幫朋友掛名的,他之前供職的雜誌社停刊之後每月「只有4008元,根本不能維持生活」。並表示:「這件事(轉一次給一塊錢)是4人策劃的」,之所以引發大家關注,「就是20萬跟200萬的差別而已」。另外,他表示自己作為文人,寫作賣文並沒有錯。

2

而對於網上公布的羅某笑治療費用遠遠低於他文章中所稱,他這樣回應:

3

附:羅一笑,你給我站住

23日下午6點,笑笑再次病危,又進了重症監護室。

病床推進重症室的時候,我附在笑笑耳邊祝禱:寶貝你一定要好好的出來。眼淚忍不住刷刷地流。

文芳趴在我的肩膀上哭。重症室的費用,每天上萬塊,她悲痛我們花不起這個錢,更悲痛我們花了這個錢也可能救不了笑笑的命。

我不敢再流淚,東拉西扯,要把文芳從悲傷中拉扯出來。

重症室門外的長椅上,睡著一位父親,笑笑21日凌晨進重症室的時候,他就在長椅上睡著。我和他拉扯起來,竟然是老鄉,湖南汨羅人。老鄉在寶安撿垃圾,他十歲的兒子讀四年級,幾天前,兒子被的士撞成重傷,昏迷不醒,一直在重症室搶救,老鄉就一直在重症室門外等著,困了就在長椅上睡一下,餓了就吃碗速食麵。我問老鄉,為什麼不回家等呢,等在這裡,你見不到兒子,也幫不上任何忙。老鄉說:回到沒有兒子的家,睡不著。

辦完笑笑入住重症室的手續,我和文芳回到家中,才理解那位父親為什麼要睡在重症室門外。沒有女兒的家,顯得格外冷清,在任何寒流都寒冷。朋友叫我出去喝酒,我沒答應,不敢丟下文芳一個人在家中,我甚至不敢獨自讀書。

文芳前一晚在醫院又是一夜沒睡,我想她早點休息,她卻翻來覆去地睡不著,直到嘆息把我們淹沒。

星期四,不是探訪日,我和文芳還是早早地去了醫院,只想從醫生口中得到笑笑的好消息。醫生都很忙,三言兩語的介紹,根本解決不了我們的憂慮。

正好,文芳的兩位閨蜜來醫院探訪了,我把文芳交給她們,自己跑了。

我去跑各種各樣的證明,蓋各種各樣的章,辦笑笑的大病門診卡,申請小天使救助基金。

這以前,我不想占政府的這些便宜,一分錢都不想占。現在我也不想占,我只想用這種方式告訴笑笑,爸爸正在竭盡全力,你一定要等著我。那些手續辦下來,至少需要兩個月,笑笑能等上兩個月,就一定什麼問題都解決了。

笑笑會走路以後,我們就一直玩著一個遊戲,她耍賴不想走路的時候,我就往前跑一段,然後蹲下來,張開雙手。笑笑一見,就會眉開眼笑地奔跑過來,投進爸爸的懷抱。

寶貝,你看到沒,此刻,爸爸正在家中向你張開雙臂,你趕緊跑回家來,把爸爸撲倒。

昨天是感恩節,我想寫些文字,感謝親人和朋友兩個月以來對我們的鼓勵和支持,竟然心煩意亂,一個字也寫不出來。只好不寫了。

羅一笑,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對你的恩情,很深很重,我一筆一筆給你記著,你不能耍賴,必須親自感恩。

羅一笑,幼兒園的老師和小朋友,正在舉行給你獻愛心的活動,老師和小朋友都很想念你,盼望你早點回去上學,你一定不要讓他們失望。

羅一笑,不要亂跑,你給我站住!

要是你不乖乖回家,就算你是天使,就算你跑進天堂,有一天我們在天堂見了面,爸爸也不理你!

羅爾

環球網/觀察者網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