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论|乔木:“抓嫖”的学问

14672493259866【博闻社】他在接飞机的路上“打飞机”,被便衣以“抓嫖”盘查控制,继而死亡。有女上电视指认“戴套打飞机”细节,引发舆论对“抓嫖”的热议。

从社会心理学角度,人们对“性、钱、丑闻、犯罪”等事最为关注。抓嫖几乎满足所有这些因素,执法者也是人,自然性趣盎然。

不像抓小偷会跑,会捅你一刀,抓嫖的对象往往都是赤身裸体,惊慌失措地忙着用手遮住私处,然后任由叱喝盘问。抓嫖不光满足性趣,还几乎没有风险。

不仅没有风险,遇上执法犯法之流,还可以获利。因此从经济学的角度,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热衷抓嫖。网络上有许多前警界人士的文章,讲如何借抓嫖罚款获利。

有时还和性工作者串通一气,设局抓嫖。罚款多少,往往由抓嫖者说了算,被抓者遭受违法和名誉的双重压力,哪敢讨价还价、索要收据,基本都是花钱认罚了事。

吴幼明在《从警13年》里讲述,湖北黄石一有地位人士,被和警方合作的妓女供出,认罚一次,自然忍气吞声,也不会索要发票。

没多久,又有一帮警察找其讯问,只好再交返款一次。没想到别的警察第三次要罚款处理,本不愿声张的他,害怕这样下去被人不断要挟,永无宁日。于是只好找到其实认识的警察局副局长投诉,返款认了,请给个收据。上司干预,事情才了断。

在讲政治的中国,抓嫖不仅是社会心理和经济学的问题,还经常有政治的原因。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网络名人薛蛮子,他是因人举报嫖娼被抓,但是在中央电视台上忏悔认罪的时候,只字不提嫖娼的事,讲的全是网络的影响、名人的责任、净化网络信息等内容。

借抓嫖整肃网络人士的目的昭然若揭,以至任志强因言论惹事,在被文革般的网络批斗时,人们说下面就等着任志强嫖娼被抓了。

薛蛮子“嫖娼”被拘
薛蛮子“嫖娼”被拘

不管怎么说,薛蛮子嫖娼的事实成立,可很多案件中连事实都没有,就被抓嫖。因举报公车私用出名的广州区伯被人请至湖南旅游,酒后有人安排女郎服侍,还未成事,就被警察破门抓获。

安排这一切的“陈检罗”被网友各种信息证实系长沙警官,但既不辟谣,也不做任何回应,反而是区伯“被旅游”噤声。

甘肃武威一记者因新闻监督惹恼当地政府,于是在采访的路上“被失踪”。警方开始还是一如既往地说记者是由于嫖娼被抓,后来由于舆论的压力,又改口说是涉嫌新闻敲诈。舆论持续发酵,最终警方只好以查无实据放人。

从嫖娼到敲诈,本来有点进步,以为不会再用此借口,最起码不会再大张旗鼓地宣扬抓嫖事,不曾想此番又在电视上渲染“带套打飞机”的“嫖娼”,却回避当事人由于被控制而死的程序和事实,不给公众照实交待,却给网民胶带。

我们作为校友,只有不断接力发帖,防止烂尾。

只是为几个人的执法不当,让整个司法受累,难道这就是讲政治吗?

最终检方依法审查,认定五名警务人员构成玩忽职守罪,但犯罪情节轻微,依法作出不起诉处理。

这是给公众的交待,希望不要给本文胶带。

来源:微信号|乔国公 作者|乔木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