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臨汾二氧化硫濃度7小時驟降15倍 環保廳官員:鋼鐵企業全部停產

3【博聞社】1月4日晚,山西臨汾市SO2(二氧化硫)濃度嚴重超標,一度達1303μg/m3引發廣泛關注。5日上午6時,中國環境監測總站數據顯示,臨汾市委監測點SO2濃度為90μg/m3,4日23時該數指為1407μg/m3,二氧化硫濃度7小時驟降超15倍,有人懷疑存在數據造假。

5日上午6時,中國環境監測總站數據顯示,臨汾市委監測點SO2濃度為90μg/m3,4日23時該數指為1407μg/m3。
5日上午6時,中國環境監測總站數據顯示,臨汾市委監測點SO2濃度為90μg/m3,4日23時該數指為1407μg/m3。

搜狐公眾號極光5日獲得的一份內部通報顯示,臨汾市接到省環保廳電話後採取緊急措施,讓鋼鐵企業全部停產並開展夜查,使得SO2濃度迅速下降。但此通報未能得到官方確認是否屬實。6日下午,山西省環保廳一官員對極光詳細介紹了當晚的情況:1月4日晚大氣辦就因發現監測數據異常連夜聯繫臨汾市,5日發佈應對重污染天氣調度令。臨汾市政府向山西省大氣辦反饋的正是極光得到的那份通報。

據微博科普賬號@中國氣象愛好者 1月4日晚間消息,山西臨汾市出現「三重爆表的奇觀」,除AQI、PM2.5和PM10指數均超過500外,SO2濃度更是在周邊一片兩位數中「逆天地搞出了個1152」。5日凌晨,認證用戶中國科學院氣象學博士後@大臉撐在小胸 發佈數據,臨汾SO2濃度一度達1303μg/m3。在科普文章中,她寫道,按我國環境空氣標準,24小時的SO2濃度三級標準值為250(一、二級數值更低),這是「人群在環境中短期暴露不受急性健康損害的最低要求」,而「這1303μg/m3,也比250μg/m3超太多倍了吧!」

到了5日中午,資深媒體人@王志安 又發現,「接到舉報後一晚上二氧化硫數值忽然降低七八倍,臨汾如果不是給整個城市安裝了新風系統,大概率是數據造假。」

這一情況隨即引發廣泛關注。還有當地居民介紹稱今年臨汾的霧霾特別嚴重,「味道是燒煤的味道,出去回來衣服上都是酸酸的味道,洗的衣服從來不敢在外面曬」,但當地人很少戴口罩,「大家的反映也很漠然」。

針對一夜之間SO2濃度數據回落明顯的原因,臨汾市環境監測站、臨汾市環保局工作人員均不願正面回答。極光獲得的一份疑似內部通報卻對此有解釋,稱是因為臨汾市接到省環保廳電話後採取了緊急措施。文中透露:「2017年1月4日23時,臨汾市接到省環保廳電話後,市政府高度重視,連夜召開應對重污染天氣緊急會議,安排部署重污染天氣應對工作,採取緊急措施,一是要求所有電力、鋼鐵、焦化等重污染企業,在執行紅色應急預案的基礎上,電力企業降到最低負荷,鋼鐵企業全部停產,焦化企業採取悶爐措施。二是市縣兩級政府連夜組織相關部門開展夜查,嚴查落實企業限產限排和散煤控制情況。二氧化硫從4日22時的1331微克每立方米下降到5日8時314微克每立方米,效果明顯。」

6日下午,極光最終從山西省大氣辦確認,該辦是在4日晚間發現監測數據異常後聯繫了臨汾市政府,並在5日發佈應對重污染天氣調度令。

這份《應對重污染天氣調度令(2017年)第2號》寫道,「根據監測數據,1月4日晚你市SO2濃度再次嚴重超標,連續7小時濃度超過1000微克/立方米以上(標準值為60微克/立方米),個別點位濃度高達1500微克/立方米。」

該文件也提到,2016年12月19日,大氣辦就向臨汾市下達過2016年應對重污染天氣第7號調度令,鑒於臨汾從12月至今在重污染天氣期間SO2濃度嚴重超標情況,要求該市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立即採取強有力措施,迅速扭轉控制質量惡化的嚴重態勢。具體措施包括對轄區內所有污染源進行徹查,大幅度削減工業、生活等燃煤,最大限度降低SO2濃度,堅決杜絕由於SO2濃度超高可能導致的公共衛生事件。同時密切關注醫院心血管和呼吸道系統疾病就診人數變化趨勢,制定應急預案,保障公眾健康,並將上述相關工作情況及時報送。

「4號晚上我們發現了數據異常,連着幾個小時超標,別的地方一兩百,他們超過一千,就趕緊聯繫了臨汾市」,山西省環保廳一名工作人員對極光透露。據他介紹,臨汾SO2濃度超標嚴重主要有兩方面原因,一是臨汾位於汾河盆地,四面環山,地形不利於污染物擴散,二是與居民採暖燃煤有關,「去年12月19日和1月4日兩次數據超過1000都在晚上8點到12時,基本6點開始就上升,而別的時段不會這麼高。」

這名工作人員同時證實極光獲得臨汾市政府情況通報的真實性,稱大氣辦是在5日上午收到該反饋。

搜狐公眾號等報道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