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鍵盤俠”——中國大陸新一代網絡民族主義者

images【博聞社】新周刊曾歸納鍵盤俠有三大原罪:低智、偏執、思想貧乏。中國大陸的互聯網即使有被冠上“大中華局域網”名頭的嫌疑,卻仍然不能阻止年輕一代在“局限”的網絡空間表達自己的見解。金融時報的作者寫道:“中國民族主義者過去只針對日本;如今,年輕一代則在互聯網上開闢新戰場,在台海、中美關係等問題上發聲。”的文章進一步對所謂網絡“鍵盤俠”現象發表了看法:

去年,當台灣選出了一位急於降低對中國大陸依賴程度的總統時,數以萬計的中國網民發起協同行動,攻擊台灣網站,這一行動令北京方面意外的程度,不亞於被攻擊目標的意外程度。

在這場被稱為“聖戰”的行動中,網絡民族主義者在台灣的Facebook頁面上發起了支持中國大陸的宣傳。如今,在美國當選總統唐納德•特朗普 (Donald Trump)打破國際外交常規的背景下,中國民族主義者不穩定的反應、以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讓他們與他站在一邊的能力,是亞洲面臨的諸多不確定性之一。

6d1000a405785037aec過去,中國一小群鐵杆民族主義者只針對日本。如今,更加直言不諱的年輕一代正在開闢新前線,在台海兩岸關係、美國以及穆斯林世界的問題上發聲。“仍 然有很多歷史遺留問題尚未解決,但是我們不能只把目光放在日本。我們需要改變中美關係,”一名直言不諱的民族主義者、“紅色”博主司馬平邦稱,“真正的問 題是美國。”

很多民族主義者把美國視為阻止中國在亞洲扮演主導角色的背後勢力。最近幾個月來中國民眾對特朗普的集體着迷,蓋過了這種暗涌的憤怒情緒。司馬平邦誇 張地稱這位美國當選總統“可愛”、是個“大號嬰兒”,稱這位由紐約房地產開發商轉型為電視真人秀明星的當選總統“改變了很多人對美國的印象”。

在上個月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將華盛頓方面刻意採取的不正式承認台灣、而又支持台灣事實獨立的立場公開化後,北京方面採取了嚴厲而謹慎的立場。中國網民 用一段小貓視頻作為回應。一隻灰色的波斯貓(貼着美國國旗)把另外一隻小貓(貼着中國國旗)從食盆邊趕跑了,打輸了的中國貓轉向溫順地站在旁邊的另一隻更 小的貓(貼着台灣旗幟),憤怒地揍了它一頓。

但是,飽含諷刺意味的小貓視頻和為特朗普歡呼的情況,掩蓋了中國大陸對台灣的熱烈感情——執政的中國共產黨和絕大多數中國民眾都把台灣視為中國領土 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儘管台灣已經自治了67年。假如北京方面的謹慎立場看起來與民眾情感出現脫節,網絡民族主義者可能會就此施壓。眼下,但凡大陸軍方對台 灣展示力量,就會惹來網民叫好。

41a49aaf3b4c88b26e4f06ca3b544d40鑒於前任國家主席胡錦濤因未對日本採取足夠強硬的立場而在國內受到批評,習近平已試圖削弱民族主義者的聲勢。到目前為止,習近平有關“民族復興” (意味着在國際上更強大的中國、在國內更強大的共產黨)的說法安撫着這些民族主義者。如今,大眾民族主義“無法動搖政府,因為當前政府比過去腐敗的政府更 強大。習近平擁有民眾的支持,”因25年反日活動的經驗而成為中國最接近職業煽動家的人士童增表示。

像童增這種年紀較大的活動人士對新一輩網絡煽動者抱着警覺。他稱,發一條帖子只需要片刻時間,但實現結果需要多年的磨練和籌劃。長期的民族主義活動成功地推動慰安婦和爭議島嶼問題進入了中共的議程。

批評者稱,網絡民族主義者“吃着地溝油,操着中南海的心”。這種貶低言辭反映了數百萬中國年輕網民收入較低、前程渺茫的狀況。很多人躲在網絡里,就 中南海(中國執政者的駐地,位於故宮西邊)決策發表意見。一名在“虛擬出征”台灣行動中表現活躍的網民向中國媒體表示,參與者是“是一群好奇的人,好奇到 費勁力氣翻過圍牆去了解外面的世界的人”。

2ab071038249d4375f97246afe0dfdf3最後,一些人會說,政府試圖籠絡民族主義情緒的努力已導致這場網絡運動空心化。“脫離習近平或中共的有關民族主義的獨立辯論實質上已經銷聲匿跡 了,”祖德•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表示,“各種立場的民族主義言論——無論是自由主義還是保守主義——都被推到邊緣了。”

中國民族主義左派的資深意見製造者反駁稱,他們在網上一片“紅色”言論的海洋中看到了日益自信的跡象。“人們說‘哦,那是民族主義’,但實際上有一 些情況不過是中國人有了自己的思想,”曾經是言辭犀利的社論作者、現任中國人民大學(Renmin University)附屬智庫重陽金融研究院(Chongyang Institute)執行院長的王文表示,“我們對西方迷信般地崇拜了20年,現在少多了。這樣更加平衡,我們需要找到自己的路。”

這條路可能會通往出人意料的方向。去年虛擬“出征”台灣網站的網民當然不會質疑“一個中國”政策,但他們也並非在北京方面的指示下行動。集體而言, 他們對於打破本國狹隘政治體系的限制是感到興奮的。一名參與者把攻破虛擬防火牆比作20多年前柏林牆被推倒:“我希望我可以在把牆推倒時在上面留下自己的 手印。”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