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論|劉爾目:中共首席大法官周強煩躁症的診斷報告

周強身為法律專業畢業的人士,被批滿口胡言
周強身為法律專業畢業的人士,被批滿口胡言

【博聞社】中共首席大法官、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昨天一番「決不能搞司法獨立」的歪論,引來中國法學界一片譁然。不少學者紛紛撰文發聲,批駁周大法官的胡言亂語。以下是一篇來自微信公眾號「陶公玩太郎」的文章,作者劉爾目。原標題是「周強煩躁症的診斷報告」。

「不殺夏俊峰社會要亂」讓周強同志火了一把,殺掉賈敬龍又讓周強同志火了一把,周強同志作為西政的正規大學畢業生,腦子裡像一個武警學校畢業生,只會打打殺殺,這次即使是反對司法獨立如此學術性的事情,照樣離不開暴力,要大膽「亮劍」。

中共十八大以來,除了核心還有中堂,其他黨內同志如常委和政治局委員,都沒有周強同志如此耀眼,一直把自己懸掛在聚光燈的下面。這次作為最高院的院長,他如此反對司法獨立,其實看起來有離正常人的思維。

一個正常人都會想著讓自己的碗碗東西裝得多一些,權力大一些,作為最高法院院長,應該讓最高法院具有更大的獨立性,有更高的權威。而不是周強院長如此自我閹割,表達忠心的同時,讓自己背負輿論的壓力。

周強院長可一點也不傻,因為他這麼做才是這個不正常的權力邏輯裡面的正確做法,因為他的志向不在法院院長,所以不必為法院院長爭權。

這是一個黨說了算的地方,只有黨內地位才是硬通貨,法院院長在周強看來不過是一個階段,他最終的夢想是中南海那個最核心的幾把交椅。

西部政法大學原「憲法頂個球」雕塑,因非議大而砸了
西部政法大學原「憲法頂個球」雕塑因非議大而砸了

這不能不從周強院長的履歷說起,他是60後官員最早成為正部級的,38歲成為共青團中央書記。那個時候,他的同代人,現在的政治局委員也是公認的接班人胡春華和孫政才,都還只是廳級官員,周強可以說是遠遠領先於對手。

而作為團派的後起之秀,他肯定是很早就接觸和諧帝系統的私密會議,年紀輕輕就聞到了最高權力的味道。他作為團中央第一書記的前兩任,和諧帝已經立為王儲,李中堂也是高位在望,只有38歲的他,夢想登上龍庭,這也是正常思維。

不過年少得勢,他並沒有走得太遠,硬是在團中央書記上被困了8年,離開的時候當年小兄弟胡春華孫政才已經踩上了正部級的台階,而且胡春華做的就是周強早已操得想吐的團中央第一書記。

周強下放湖南,從省長做起,做到書記,又被困在湖南7年,直到接任最高院院長。

周強困在湖南的七年中,當年的小弟胡春華孫政才可沒有閑著,省長書記換了幾個地方。中共體制是一個講究履歷的地方,崗位換得越多說明培養意圖越明顯,仕途越是看好。

中共又一次權力分割的十八大,胡春華孫政才雙雙入選權力核心政治局做了委員,周強卻被離開黨務系統發配到了最高人民法院,雖然最高院是副國級,但是周強在黨內地位是與之並不匹配的中央委員。

周強已經在權力競爭中失敗,被小弟趕上並遠遠超過。周強現在所任的最高院所屬政法系統,其最高的黨內官員政法委書記,從最近幾屆看來都是從黨務系統提拔起來。

而最高院院長反而是所有官員的死胡同,前面幾任最高院院長是他們仕途的終點。不管是政法委書記來自黨務系統,還是最高院院長的死胡同,周強的仕途都是看不到希望的。

但是他只是60後,在中共這種體制來說正值壯年,已然要接受死亡,38歲就開始的龍庭夢就要破碎,這就是周強院長焦慮症的病根,仕途無望。

仕途無望,有些人選擇認命,有些人選擇搏出名位。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周強做了最高院院長之後,多次逆民意而行,甚至甘背罵名,他不過是以強硬派的姿態向黨內元老們表達忠心。

看看他是如何熱愛體制,如何敢於為體制賭上身家性命的。中共黨內崇尚「寧左勿右」,左的即使作惡也是對黨忠誠的,右的即使是善的也是對黨懷有惡意的。

另外一個案例就是薄親王,本來正常邏輯他當年應該是副總理,但是被發配到重慶,他也是感到預期失落,所以才拚死一搏,以左搏位,只是因為野心太大功虧一簣。

而另外兩個已經入局的60後官員,胡春華孫政才在十八大之後反而安靜,沒有什麼動靜。因為他們事實上已經獲得了接班人的地位,居於有利位置,即使核心要有大的動作自己培養接班人,他們再差也可以做兩屆常委,人大委員長政協主席總會有,所以不必太冒險,選擇靜觀其變。

周強院長其實還有第三條路,不過他已經堵死了,他已經臭名在外,歷史的恥辱柱上會有他的名字。在這個風雲變幻的時期,他作為最高院院長,在黨內競爭處於不利地位。

但是在整個歷史政治變化進程中,周院長又處於有利地位,大可利用最高院院長,做一些迎合民意和迎合歷史也符合法治正義的事情,在未來政治變幻中大有可為。這當然會冒一些風險,但是我認為這種風險並不比他現在的所作所為大,相反他立足未來,才是一條不敗之路。

劉爾目

2017年1月15日15:14

3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