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抄袭女博士被撤学位起诉北大 法院:程序违法,校方败诉

1【博闻社】于艳茹是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博士毕业生,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史所博后。2014年8月于艳茹身陷抄袭门,2015年1月10日北京大学通报决定撤销于艳茹博士学位。于艳茹将北京大学诉至法院,要求法院判令撤销学校的《关于撤销于某博士学位的决定》(简称《决定》),并恢复其博士学位证书的法律效力。2017年1月17日,海淀法院审结此案,一审判决撤销被告北京大学作出的《决定》。同时,于艳茹要求恢复其博士学位证书法律效力的诉讼请求,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依法予以驳回。

北京大学撤销学位 博士起诉维权

37岁的于艳茹是北京大学历史系2008级博士研究生,目前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的一名博士后。她于2013年7月在北大获得博士学位。

2015年1月,北京大学作出《决定》,认定于艳茹在校期间发表的学术论文《1775年法国大众新闻业的“投石党运动”》存在严重抄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关于在学位授予工作中加强学术道德和学术规范建设的意见》等规定,经校学位评定委员会审议批准,决定撤销于艳茹博士学位,收回学位证书。

为此,于艳茹将北京大学诉至法院。其认为北京大学作出的撤销博士学位决定在实体和程序上均存在错误。

于艳茹认为:

在实体方面,北大并没有发现其博士学位论文存在舞弊作伪情况,但却越权行使了撤销学位的权力;

涉案论文在其申请博士学位时,处于待刊状态,并未发表。其在校期间已正式发表论文2篇以上,符合学校有关申请博士学位的要求,涉案论文不是原告申请博士学位的必要条件;

北大没有关于涉案论文存在“严重抄袭”的具体论证。

在程序方面,北大在调查和处理过程中,未及时向原告公开调查程序、处理结论所依据的事实与理由;

北大始终未让原告查阅调查报告、评审意见等重要证据材料;

北大作出撤销博士学位决定前未让原告申辩,侵犯了原告的申辩权。

北大:撤销学位有权、有据、有序

被告北京大学辩称,于艳茹在北京大学读书期间严重抄袭境外学者已经发表的文章,并据此以自己名义发表涉案论文,其行为严重违反国家及北京大学的相关规定。

1、涉案论文的成文时间、投稿时间和被使用时间均包含在原告在校期间,原告对涉案论文的发表,属于在校期间发表学术论文的行为;

2、于艳茹发表涉案论文抄袭幅度已超过原文的一半以上,已构成严重抄袭行为;

3、于艳茹的抄袭行为性质严重,影响恶劣。

北大方面认为,撤销于艳茹博士学位的决定于法有据,程序合法、理由充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等的相关规定,被告有权、有据、有序作出《决定》。

法院判决:程序违法 北大败诉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北京大学作为学位授予机构,依法具有撤销已授予学位的行政职权。因此,北京大学向于艳茹作出的《决定》,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规定的行政行为;于艳茹不服该《决定》而提起的诉讼,亦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

《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及相关法律法规虽然未对撤销博士学位的程序作出明确规定,但撤销博士学位涉及相对人重大切身利益,是对取得博士学位人员获得的相应学术水平作出否定,对相对人合法权益产生极其重大的影响。因此,北京大学在作出《决定》时,应当遵循正当程序原则,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充分听取于艳茹的陈述和申辩,保障于艳茹享有相应的权利。本案中,北京大学在作出《决定》前未充分听取于艳茹的陈述和申辩。因此,北京大学作出的对于艳茹不利的《决定》,有违正当程序原则。

此外,北京大学作出的《决定》未能明确其所适用的具体条款,故其所作决定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适用法律亦存有不当之处。

综上,北京大学作出的《决定》违反法定程序,适用法律存有不当之处,法院应予撤销。《决定》被依法撤销后,由北京大学依照相关规定进行处理。此外,于艳茹要求恢复其博士学位证书法律效力的诉讼请求,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依法予以驳回。

新京报等报道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