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学者专访称不存在“正面战场、敌后战场” 阅兵对台统战基本无作用

【博闻社综合】《纽约时报中文网》今日在“红色的阅兵式 蓝色的抗战史?”专文中,刊登对五位两岸历史与国际政治学者的专访内容节录,对于中国为何挑选在9月3日举行史无前例的阅兵、两岸对抗战历史的认识,以及北京93阅兵对两岸关系的影响等提问,发表各自的观点,博闻社将其中重点摘录如下。

五位两岸学者分别是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陈永发,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共共产党党史,其代表作包括《中国共产党七十年:从革命夺权到告别革命》;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杨奎松,知名中共党史专家,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现代史,著有《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等书;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副馆长李宗远;北京独立历史学者章立凡,主要研究领域为近代史,其父章乃器建国初曾任中国粮食部部长,1957年被划为“四大右派”之一,1980年获得平反;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务院参事时殷弘,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国际关系理论与国际战略。

在9月3日举行阅兵是领导人个人决定,目的是对内外传递讯息

时殷弘认为,阅兵对中国国内传达三个重要讯息:第一,彰显习近平作为最高统帅的权威;第二,振奋中国人民的自信心;第三,通过这件事情振奋解放军军心。但是外界不应该把阅兵的事情和反腐败直接联系起来,军队主要任务还是备战。

对外则传达中国要做世界主要舞台主要角色的讯息。在中国崛起的背景之下,向全世界宣告今后中国在世界舞台上和世界发展中也要担任主角之一。另外一方面也要针对中国所担忧、不满的日本,所作的间接的长远意义上的一个威慑。还有就是对似乎和中国矛盾越来越尖锐的美国说,中国发展军事力量堂堂正正的,不会停止。

中国挑9月3号,是因为这个日子更具国际意义,不是中国自己的一件事情,比“七七”(1937年7月7日,日本开始全面侵华)的意义更大。之前的中国领导人没有庆祝这个日子,不能说是没有那个需要。主要是不同的领导时代有不同的决定。中国在十年前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举行一次阅兵也是可以的,但是他没有做这个决定嘛。这还是一个领导人决定的问题。

杨奎松也认为,不选7月7日,不选8月15日,选择9月3日这个日子,因为这一天是由美、英、中各国组成的盟军正式接受日本投降的日子。

章立凡则表示,为什么要阅兵就是还是政治需要。9月3日是50年代就确定的事情,但是从来没用来阅兵过,但是习近平等不到2019年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因为他需要树立一个毛邓以来最具权威的军事统帅的形象,这个还是出于一种政治的需求。他迫切需要这样一个阅兵就找了这么一个理由。

抗战不存在“正面战场、敌后战场”

对于胡锦涛在2005年提出、习近平在今天与连战见面时提到的“国军在正面战场抗敌,共军在敌后战场打击日军”的说法,陈永发认为这是抗战历史认识的最大误区,完全不存在国民党负责正面战场,共产党负责敌后战场,好像彼此分工合作的历史事实。

陈永发表示,国民政府虽然负责正面战场,但从来不愿意看到中共负责敌后战场,所以坚决不淮中共随意在日军敌后的广大农村成立政权和扩张军队。其实,在抗战初期,国民党在敌后地区留置的武力相当厐大,只是在面对日军的进攻或是扫荡时,远不如中共军队能够应付,很容易因为战败,反而提供中共军队扩展的机会。抗战虽然表示国共两党只有日本一个敌人,实际上,双方只是在共同抗日的框架中继续国共竞争和局部内战。与1937年相比,此时国共两党维持表面上共赴国难的关系,实际上双方在地方层次不断有严重冲突,有时候双方动员的军队会超过十万之多。另一方面,中共在阻止日军占领和巩固广大敌后地区方面,虽然有其贡献,但是从来没有蓄积足够的力量对日军进行大规模反攻,引人特别注意的反而是他们乘日军进攻不暇他顾时,到日本敌后动员和组织农民,发展了他们的军事和政治力量。对国民政府而言,他们并不起牵制和削弱日军对国军作战力量的作用。

陈永发指出,另一个也很重要的误区,是中共强调其抵抗日军和本土的性格一面,所以很多人都忽略了组织上和意识形态上苏联对中共的影响,不了解毛泽东其实基本上是斯大林社会主义革命的信仰者。

不过,陈永发也指出,国民政府的抗战史是另一种极端。除了强调国军的抗战功绩外,只是强调共军借抗战以发展实力的一面,所以有中共抗战以来采取“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策略的说法,强调共军从来没有真正打击过日军,对日军游而不击。这种宣传,忘记中共既然在日敌后发展,建立政权,扩大军队,便一定会面对日军的扫荡和清乡。中共并没有像国民党指控那样,和日军暗中合作。

对于中共对国民党在抗战中的作用的评价变化,李宗远表示,现在中国对国民党在抗战时的作用评价从2005年开始越来越客观,今年则给了国民党的抗战提供更为正面的历史评价,因为国民党正面战场的抗战为打败日本军国主义,做出了巨大贡献,我们必须纪念他们。中国的抗战是全民族的抗战并不是哪一党,哪一派,哪些人做的抗战。而是一个民族的自卫战争。所以我们必须全面反映这场战争,不能只说那个,不说那个。这个改变一个是中国现在大的环境在进步,人的思想,我们的研究都在进步。中国是在越来越开放地考虑问题。

不过时殷弘则认为,这主要是因为这几年台湾问题变得特别重要,尤其是马英九上台以后。但是中国内部还是有人反对承认国民党的作用,所以还是要说中共是中国抗日战场的主力。这种表述是一个历史史实和意识形态的结合。

93阅兵对两岸关系的影响

陈永发指出,关于台湾百姓如何看待大陆纪念抗战一事,虽然没有做过正式调查,但从台湾的报纸上得到的印象则是这样的:一定会有部分狂热的中国民族主义者因为仇恨日本,以及看到中国目前的强大,而受到感动,从而增加他们对中国大陆的向心力,不过这样的人应该为数极少极少。台湾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认为抗战的历史根本不是他们父祖辈亲身体验的历史,他们看纪念抗战的各种活动,是认为事不关已,不闻不问。至于中华民国派,可能占三分之一稍多,他们对抗战史有相当兴趣,但是不可能认同中共是抗战中流砥柱的说法,我想他们采取的态度是冷眼旁观,不可能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主张纪念抗战,就进而响应中华人民共和国统一台湾的政治号召。

时殷弘则表示,承认国民党的抗战作用多少对统战有一点帮助多少会,但是今天国民党在台湾的支持率一直在往下走,统战作用是有, 但是非常有限。

5 Comments

發佈回覆給「贼东 毛」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