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毒地案敗訴後公益組織擬上訴 公開募捐189萬元審理費

【博聞社】2015年,江蘇常州外國語學校土地有毒,造成多名學生疑似中毒,事件曾引起北京的高度重視。當地一些環保組織狀告「製造毒地」的化工企業,但常州法院1月25日以「污染風險得到控制」為由,裁定環保組織敗訴,並須承擔約189.18萬元人民幣的案件受理費。

2月3日,「常州毒地」案原告之一、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簡稱「中國綠髮會」)收到江蘇常州市中院的民事判決書,並首次公開發聲稱,將積極準備上訴,並提請審計署對污染地塊流轉、處理中所涉的資金問題進行專項審計。此外,對於一審判決要求原告兩方支付的189萬餘元「天價訴訟費」,中國綠髮會已進行公開募捐,但每個個人限捐2元。

首起公益組織環保訴訟敗訴案

去年4月,常州外國語學校環境污染事件引發關注,先後600餘名在校生疑似因化工廠污染地塊中毒。4月29日,北京市朝陽區自然之友環境研究所(簡稱「自然之友」)正式向常州市中院遞交了環境公益訴訟立案材料,中國綠髮會也作為共同原告加入此案,對江蘇常隆化工有限公司、常州市常宇化工有限公司、江蘇華達化工集團有限公司提起公益訴訟。

今年1月25日,「常州毒地」案一審宣判,常州中院肯定了本案訴訟標的具有公益性,但駁回原告自然之友與中國綠髮會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189.18萬元,由兩原告共同負擔。

據了解,這是2015年新《環保法》實施以來,社會公益組織提請環保公益訴訟首起敗訴案件。

公開募捐189萬訴訟費 個人限捐2元

3日,中國綠髮會秘書長周晉峰表示,針對189萬「天價訴訟費」,中國綠髮會將向社會發起募捐,並且規定個人只能捐2元,但單位捐款數額不限。北京德和衡律師事務所為參與治理霧霾而成立的「建設美麗京津冀環保法律服務中心」就為此捐助2萬元

「我們這麼做的主要目的,是希望引起更多人的關注,引導更多人參與到綠色公益訴訟中去。」周晉峰說。

在某平台發起的募捐上,中國綠髮會聲明,募捐總額採用了常州毒地案判決兩原告共同承擔的案件訴訟費,如果因為另一原告堅持自己負擔自己部分,或終審判決不同等原因,募捐善款支付本項費用有節餘時,餘款將併入綠會環境公益訴訟基金,用於維護公眾環境利益的環境公益訴訟。

據周晉峰介紹,中國綠髮會3日剛收到判決書,會在上訴期內遞交上訴狀。「我們將盡一切努力進行上訴,通過申請信息公開、請求對涉案土地的資金流轉情況進行審計,專家的研討論證,現場調查等方式,把此案的二審做好。其中,將重點向審計署發出請求,對污染地塊的轉讓修復涉及的資金進行專項審計,並希望公開審計信息。」周晉峰說。

■ 追問

由政府組織修復 污染企業無責任?

判決書顯示,江蘇省常州市中院認為,涉案地塊的環境污染修復工作已經由常州市新北區政府組織開展,環境污染風險得到了有效控制,兩原告(自然之友、中國綠髮會)的訴訟目的已在逐步實現。因此,「對兩原告提出的判令三被告消除危險或賠償環境修復費用、賠禮道歉的訴訟請求,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判決書提到,涉案地塊於2009年由常州市新北國土儲備中心協議收儲並實際交付;常州市政府正在實施環境修復的過程中,三被告並無可能取代政府實施環境修復行為。

根據判決書,常隆公司、常宇公司、華達公司共同辯稱,三被告不是案涉地塊土壤污染治理、修復的責任主體。根據國務院《土壤污染防止行動規劃》等相關規定,土壤使用權依法轉讓的,受讓人是環境治理、修復的責任主體,案涉地塊已多次依法轉讓,故三被告不再是土壤治理、修復的責任主體。

大成律師事務所律師王雲生則表示,《侵權責任法》第65條規定:「因污染環境造成損害的,污染者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本案判決已經確認被告污染環境並造成損害,被告理應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

■ 對話

巨額費用會讓公益訴訟知難而退

3日,新京報記者就「常州毒地」案敗訴獨家對話了中國綠髮會秘書長周晉峰,周晉峰表示,「常州毒地」案從未想過會敗訴,將打到最高院。

事實清楚 從來沒有想到會敗訴

新京報:為什麼要對這起案件提起訴訟?

周晉峰:首先,這起案件具有典型性,涉及土壤、水污染等。原有的化工廠雖然已經搬走了,但是污染的土地沒有得到治理。這是一個普遍存在的問題,但一直沒有得到足夠重視;其次,這件事造成的後果比較嚴重。多年後,在修復治理過程中,造成次生危害,對常州外國語學校的學生健康造成影響。基於這兩點,中國綠髮會作為法律賦予權力的組織,決定提起訴訟,將事件引入法律途徑,得到公平的解決。

新京報:當時有沒有想到會敗訴?

周晉峰:從來沒有想到會敗訴。因為事實清楚,污染者確定,污染的後果沒有得到修復。並且也是社會高度關注的案件。

常州中院拒絕免交訴訟費申請

新京報:一審要求兩家公益組織承擔189萬餘元的訴訟費,你怎麼看?

周晉峰:近200萬的訴訟費要兩家自負盈虧的公益組織承擔,按照規定,環保組織的環保訴訟費用是可以提請緩交和免交。我們認為,常州中院對環境訴訟的認識是很膚淺的,導向作用是負面。他們的目的,就是用巨額的訴訟費用,讓環保組織對環境公益訴訟知難而退。

新京報:既然可以免交或者緩交為何一定要募款繳納?

周晉峰:對於我們免交訴訟費的申請,常州中院並沒有同意。並且,我們環保組織也是法律的踐行者,訴訟就有敗訴風險,雖然我們認為判決很不合理,但是對訴訟費的判決生效,按照法律規定,我們就要做好繳納罰款的準備。

新京報:為什麼個人要限捐2元?

周晉峰:主要目的是讓更多公民參與到這個過程中來。擴大公眾參與環保訴訟的熱情。公眾參與在環保中有着至關重要的作用。要想徹底把中國的環保問題解決,必須要有廣泛的、實實在在的公眾參與。

新京報:當地學校家長或者其他社會人士對判決有何反應?

周晉峰:我們收到很多支持。覺得判決不可理喻。

若再敗訴將堅持打到最高院

新京報:「常州毒地」案一審敗訴有沒有被打擊信心?

周晉峰:沒有。環境公益訴訟畢竟是新生事物,遭受挫折可以理解。我們寄希望江蘇高院對錯誤判決給予糾正。如果沒有糾正,我們會一直打到最高人民法院。

新京報:你覺得這起案件有何意義?

周晉峰:這起案件也創造了一個「第一」,成為社會公益組織提起環保公益訴訟第一起敗訴案件,但這遏止不住環境公益訴訟。我認為這起案件也會有積極意義,如果騰格里沙漠環境公益訴訟解決了原告資格問題,「常州毒地」案可能解決訴訟費用問題。

■ 背景鏈接

常州毒地案

2015年12月開始,剛剛搬進新校區3個多月的常州外國語學校學生們,不同程度地出現了皮膚過敏、咳嗽、流鼻血、嘔吐、口腔潰瘍等不良反應。與學校一路之隔約26萬平方米的地塊,彼時正在進行土壤修復施工,家長們因此懷疑「毒地」是引發孩子們身體不適的原因。

2016年4月29日,北京市朝陽區自然之友環境研究所(簡稱自然之友)向常州中院遞交了環境公益訴訟立案材料,中國綠髮會也作為共同原告加入此案,對江蘇常隆化工有限公司、常州市常宇化工有限公司、江蘇華達化工集團有限公司提起公益訴訟。

今年1月25日,「常州毒地」案一審宣判。常州中院對兩公益組織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案件訴訟費189萬餘元由兩公益組織共同承擔。

新京報等報道綜合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