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新規:法院靜坐圍堵拉橫幅喊口號也獲罪

【博聞社】近日,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向中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解放軍軍事法院等司法機構印發了《人民法院落實〈保護司法人員依法履行法定職責規定〉的實施辦法》的通知,就保護”人民法院依法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規範其職能範圍作出了細節上的說明和補充規定。但同時也對”危害人民法院機關安全或者擾亂辦公秩序的行為”亮出紅燈,規定”對於在人民法院周邊實施靜坐圍堵、散發材料、呼喊口號、打立橫幅等行為的人,人民法院應當商請公安機關依法處理。”

從去年9月開始,中共最高法就開始下發一系列鉗制民眾自由的規定。先是用規定威嚇網民,明確了「網頁、微博、朋友圈、貼吧等網路平台發布的信息屬電子數據,法院、檢察院和公安機關有權依法向有關單位和個人收集、調取電子數據」,限制民眾話語權。隨後在2017年的新年前夕,中共最高法院長周強直接發出堅決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言論被批是開歷史倒車。

長年密切關註上訪者命運的公共問題學者、維權行動觀察者艾曉明教授表示,導致公民在案件審理過程中前往法院門前靜坐圍堵、散發材料、呼喊口號、打立橫幅的主要原因有兩種。第一是案件引起了廣泛的社會關注,但是民眾沒有合法渠道旁聽。比如曾經的夏霖案、譚作人案、浦志強等。”這都是羈押了很久,大部分人都認為他們的案子是冤案。可實際上法院留下的旁聽席位非常少,除了其家屬之外,進入法庭的都是公安人員或相關係統內的人。”這種情況下,在法院外的聲援行動就是一種抗議的表達方式。

另一種情況就是許多訪民的冤情長期得不到解決。沒有人、沒有地方傾聽他們的聲音。所以他們希望在一些廣受關注案件審理的場合使自己的個案也得到關注。雖然這種情況從數量上來講不多。艾曉明指出,同時其中有一些訪民本身就和涉案的人權捍衛者有互動。比如說,在譚作人案或王荔蕻案審理期間,許多民眾前往法庭的原因是自己曾獲得過當事人的許多幫助。”他們在現場也不光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聲援當事人,追求社會公正”,這位曾任教於中山大學中文系的公共事務觀察者明確指出,確實也有法官在審判過程中遭到當事人的暴力侵害。但是更普遍的現象是上述的兩種情況。

艾曉明指出,不是說所有的維權案件在開始時都有人去圍觀、打橫幅的。這樣現象本身也有歷史來歷。2009年的”福建三網民案”中,當事人通過網路曝光了一位女性蹊蹺死亡的消息和視頻資料。引發網路輿論質疑。有許多網民在庭審期間前往法庭打橫幅、旁觀,也採用了靜坐、散發材料的方式以示抗議。當時網民的做法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肯定,包括《南方周末》在內的媒體也報道了公民的質疑。艾曉明分析稱,這導致當時維權屆萌生了一種樂觀的想法,即:圍觀改變中國。許多人相信通過這種和平、非暴力的方法,是可以達到糾正司法機關濫用權力的目的。

德國之聲/希望之聲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