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論|為什麼這個人必須死?金正男之死 與金氏王朝恩宮廷角鬥

【博聞社】編按:以下文章來源於微信號“王老”。標題是“為什麼這個人必須死?”探討朝鮮皇太子金正男被刺身亡,與朝鮮金氏三朝的宮廷恩怨關係。文章稍長,但值得一讀。

文/李淼

這個人,比你想象的要聰明得多。

從小在西歐、蘇聯、中國度過了青少年時代的金正男,會說流利的英語、法語、中文、俄語。當日本記者用韓語問他:「你會說日文嗎?」他用日語回答:「日本語わかりません(我不懂日語)」。

作為第二代統帥金正日的長子出生,金正男得到了第一代統帥,同時也是自己親爺爺的金日成的寵愛。然而,這也是他悲劇命運的開始。

儘管我國大部分網民都知道在北朝鮮有着 金日成 – 金正日 – 金正恩 這樣「世襲制」的統治制度,但很少有人去談論每一代統帥之間的對立。是的,即使他們都是父子關係,但彼此間的對立關係,甚至比美國總統大選還要尖銳。

第一代偉大統帥,朝鮮民族的解放者,世界無產階級革命的大功臣,百戰百勝的鋼鐵靈將,永遠的人民主席金日成(以下簡稱金日成),從1970年開始,便已經開始着手自己去世後的權力過渡問題。

金日成最初的構想是將權利劃分為三塊,分別是黨、軍隊、政治。而且也曾經提到過,「黨由金正日負責,軍隊交給金平一,政治交給金英一。」

(為了突出金正日接班的正確性,自80年代開始,朝鮮的宣傳畫上都刻意地將金日成和金正日的相貌貼近——即使從照片中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兩人相貌有着極大的不同。)

金日成的子女眾多,但基本分為兩大支派:第一支為金日成(官方承認的)第一任妻子金正淑的子女們,長子金正日,次子金萬一,長女金敬姬;而另一支為金日成第二任妻子金聖愛所生,有四子金平一,五子金英一,六子金清一,次女金慶真,三女金京一等。

1947年夏天,金萬一四歲時,在平壤的金日成官邸與哥哥金正日游泳玩耍時,不幸淹死。金正日時年8歲。

金日成的三子金成一,是他與當時身為秘書的文成子生下的私生子。

而到了1970年代初期,進入金日成的統治核心的子女,只有金正日、金平一、金英一三人。金成一因為私生子身份,並未獲得繼承權力的機會,而是在人民軍總參謀部中給他找了個位置。

但這樣的局面,明顯對金正日不利:金平一和金英一是同母所生,而且年齡相仿,比他這個當大哥的都要小上十幾歲。

而另一方面,朝鮮當時的官僚體系,也逐漸出現了兩派分化:一派是跟着金日成從抗日時期便在一起的老將,而另一派則是自抗美援朝之後湧現出的一批新貴。

從政治立場上說,老將們更傾向於與蘇聯合作,而新貴們因為在中國援助朝鮮的過程中得到了大量發展機會,親中派佔了主流。

與此同時,因為金平一的長相與金日成非常相似,所以這一時期金日成明顯開始更加信任金平一 :父親準備將軍隊和政治大權交由金平一、金英一兄弟的這一決策,自然深深刺傷了金正日——當時金平一僅僅16歲,而金英一才14歲。

1971年,金正男出生。作為長房長孫出生的他,更多的是給了父親金正日一張「親情牌」。金正日一方面將金正男送到了金日成的身邊,培養他們的祖孫感情,另一方面開始極力拉攏抗日老將派,在家庭和政治兩方面抓緊了對鞏固接班人地位的努力。

當然,金正日的這些努力也沒有白費。1972年10月,金正日當選中央委員;1974年2月13日,金正日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1975年2月14日,金正日被正式推舉為「偉大領袖接班人」。

而在他緊鑼密鼓布局自己的政治帝國的時候,金平一和金英一也失去了最好的上位機會:金平一在1973年被送入金日成大學就讀,而不是按照金家慣例進入軍隊深造;金英一也在之後被頻繁送往國外「留學」,然而實際上是相當於流放。

金正男在這一時期的行蹤,目前為止還是個謎。有很多傳言說他在70年代中後期被送到瑞士上學,當然,這樣一來也就讓他可以遠離朝鮮的政局,從客觀上避免了將他暴露於政治鬥爭之中。

80年初,金正男被送往莫斯科,接受了中學教育。1988年,17歲的金正男回到朝鮮,擔任「朝鮮人民共和國計算機委員會委員長」。

儘管現在看起來,信息產業的發展帶來了無數的機會,但在當時,金正日沒有將金正男送入軍隊或是從政,這基本上已經代表着金正男逐漸淡出了金正日的視線。

與之相對的是,隨着金正男的生母成蕙琳與金正日關係的惡化,80年代初,成蕙琳被送往莫斯科「修養」。出生於日本大阪的朝鮮僑民高英姬開始受到金正日的寵愛,並且在1981年和1984年,為他生下了金正哲和金正恩兄弟。

30年前,金正日與比他小十幾歲的同父異母兄弟金平一、金英一的關係,似乎在金正男、金正哲、金正恩三兄弟的身上,再次重演。

但金正男作為父親用來籠絡祖父的棋子,隨着父親上位接班,逐漸喪失了他存在的意義。

金正日與金日成的對立,起源也許是在金日成選擇接班人時的「三權分立」的構想,但因為金正日長期被父親所壓制,所以這種對立的情緒,並沒有因為金日成的去世,金正日成功接班而消失。

1994年,金日成逝世,金正日正式繼位。在金正日上台之後,首先將父親提出的「金日成主義」改為了「主體思想」,將原本作為個人崇拜對象的金日成,替換成為了「總書記」這一職位。自此之後,作為朝鮮勞動黨的第一代和第二代總書記,金正日便可以與父親平起平坐,同樣接受朝鮮人民的崇拜和愛戴。

同時,金正日也對金日成所留下的舊勢力進行了清洗:1990年中期,隨着東歐社會主義陣營的易幟和蘇聯的解體,朝鮮的對外貿易和來自社會主義陣營的援助都大幅減少,隨即朝鮮出現了大規模的饑荒。因為缺乏糧食供應,各地都出現了餓死人的情況。

(這座著名的銅像上,金日成和金正日的相貌甚至達到了完全一致的程度。金正日通過這些潛移默化的做法,將自己與父親金日成抬到了幾乎同樣的程度,接受着同樣的神化宣傳和個人崇拜。)

為了安撫民意,同時清理官僚隊伍,金正日在1996年提出了「苦難的行軍」的口號:他用1938年金日成和東北抗聯在艱苦環境下堅持游擊的例子,來鼓勵全國人民用樂觀的無產階級大無畏精神,面對飢餓的挑戰不要退縮,該死就死。

與此同時,他秘密授意自己的妹夫張成澤在社會安全部里成立了「深化組」,旨在「深化了解人民的思想動態」。在這個秘密調查組織下,朝鮮全國有2萬5000人遭到逮捕,其中60%以上被送進了集中營,其餘的均被槍斃。

深化組所肅清的對象,一類是金日成時期負責經濟、農業、工業等行業建設的老幹部,另一類則是抗美援朝戰爭之後,從中國東北返回朝鮮的本國居民——這些居民普遍在中國國內有親屬之類的聯繫,並且在經濟活動上較為活躍。

在給他們分別掛上「美帝走狗」「革命的叛徒」「民族的敗類」等頭銜之後,金正日名正言順地對他們進行了清洗,同時也順水推舟地把大饑荒的發生原因,扣到了這些「破壞祖國經濟」的清洗對象的頭上。

而此時的金正男,作為北朝鮮「計算機委員會委員長」,自1995年開始秘密來到了中國,常駐於北京,並且頻繁往來於北京上海兩地,也接觸到了非常多的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發展變化。

而他所提出的「希望朝鮮能夠更加開放」等構想,其實只是他手中不多的,用來吸引朝鮮國內支持的政治籌碼之一。

2001年5月1日,金正男攜家屬,用偽造的多米尼加共和國護照入境日本,在成田機場被扣留。當時他的護照上使用的名字是中文「胖熊」。5月3日,金正男被正式收押;5月4日,他被送上了前往中國北京的飛機。

根據日方後來的調查,早在1996年起,金正男便頻繁使用偽造護照前往日本,除了所傳甚廣的「去迪斯尼樂園玩」之外,他在日本所接觸的人,大部分從屬於「在日本朝鮮人總聯合會」:

這是一個半民半官的北朝鮮組織,協助北朝鮮政府對日本和韓國展開外交,並且參與北朝鮮對周邊各國的諜報工作,同時也是日本政府用來平衡與南北朝鮮關係的一個重要棋子——日韓關係惡化的一個重要因素,便是日本並未對這個北朝鮮人聯合會進行查封。

與他「根紅苗正」的兄弟金正哲、金正恩不同,金正男因為自幼便長期旅居海外,尤其是目睹了中國改革開放之後的進步發展,因此思想上自然會較為西化,這也成為了他與金氏家族格格不入的原因之一。

2002年初,小布什宣布北朝鮮、伊朗、伊拉克為「支持恐怖主義的邪惡軸心」;同年9月,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與北朝鮮開始正式交涉返還「被北朝鮮秘密綁架的13名日本公民」。

在國際社會的外交壓力下,金正日對綁架日本人質的行為進行了承認,並且道歉,兩國發布《日朝平壤宣言》。

在這期間,北朝鮮先後與意大利、加拿大、英國等國建立了外交關係。這些行為被看作是金正日逐漸採取開放政策的信號。然而,北朝鮮與中國的關係,卻在這一時期開始慢慢降溫。

原本將據點設在北京的金正男,因為兩國外交關係的降溫,不得不開始準備將活動中心從北京上海移出。2002年左右,金正男開始往來於歐洲、中國澳門等地。而這一時期里,父親金正日的健康狀況開始逐漸出現問題,他開始正式着手準備接班人的人選問題。

出身於金氏家族的人,應該都接班人問題上具有頗高的情商。終於,歷史將接力棒傳到了金正男、金正哲、金正恩三兄弟手中。

金正日的接班人問題,其實朝鮮勞動黨的黨內大員們早已開始動手。先前提到的金正日的妹夫張成澤,首先便參考了金正日上台的路線,主動站隊金正男,希望能夠通過扶植金正男來保住自己處於權力中心的位置。

2001-2003年期間,隨着張成澤在「深化組」行動中忠心耿耿的表現,他在金正日的核心中的話語權逐漸升高,而這一時期北朝鮮的開放政策,在背後自然也有張成澤的支持:通過讓北朝鮮的外交姿態逐漸開放,開放派的金正男的繼任地位也就可以得到確認。

然而,金正男的第一個敵人:金正哲,在此時也開始了動作。1998年,在瑞士讀高中的金正哲,在畢業之前突然火速回國,並且被送入軍隊——據推測,這與金正哲和金正恩的生母高英姬在這段時間被確診患上癌症有關。

為了在自己死前將兩個兒子的地位鞏固,高英姬不得不將自己的大兒子金正哲緊急召回國,並且為他謀得了黨內第二號人物,掌控着朝鮮人民軍、朝鮮勞動黨的人事大權,並且指揮着朝鮮國家安全部,時任黨組織領導部部長的李濟剛的支持。

2003年,李濟剛開始公開支持金正哲的活動;2004年8月,高英姬因癌症在巴黎去世。

2003年10月之後,隨着李濟剛與張成澤在後繼人選上的對立,張成澤逐漸失勢。

2005年10月和2006年9月,在權力鬥爭中處於劣勢的張成澤,所乘坐的轎車先後兩次遭到失控卡車的撞擊,張成澤都僥倖逃過一劫。而這一時期,隨着金正日健康狀況的惡化,李濟剛開始以「勞動黨內的總督」自居。

2007年,為了牽制李濟剛,在金正日的一手操縱之下,張成澤奇蹟般地回到了權力中心,並且直接擔任勞動黨行政部部長,管轄國家安全部、人民保安部、中央檢察院、中央法院。

這樣一來,與控制了黨內人事大權的李濟剛向抗衡,張成澤手中握有了國家安全、警察、執法和審判的大權。

這一時期的金正男,事實上處於一種非常危險的境地中:由於長期旅居國外,所以在朝鮮政府內部,金正男缺乏真正的利益共同者,也就是說他沒有真正堅定的支持者。

張成澤對他的支持,推動政府的開放外交,其實更多地出自於保持自己地位的考慮,用接近金正男來揣測金正日的意圖,而並非真正贊同採取開放政策;

而金正哲和金正恩兄弟在國內有着深厚的軍方支持背景,李濟剛的權力又如日中天,所以金正男在這場權力爭奪中並無手牌可打。

隨着中國政府與朝鮮政府之間關係的一些微妙變化,金正男不得不為自己尋找更加低調的落腳點。2006年下半年到2007年1月,金正男將活動據點挪到了中國澳門。

香港和日本媒體曾經報道過金正男出入賭場,購買奢侈品等等——這表面看起來是他荒淫無度的表現,但如果想想金正男的活動資金來源的話,也許我們能有另外一種解讀。

之前說過,金正男與在日本的朝鮮人總聯合會有着非常親密的關係,而隱藏在這一層關係水面之下的,是朝鮮人總聯合會的資金流。

在日本的大部分朋友可能都聽說過,日本全國最大的類賭博行業——小鋼珠(柏青哥),保守估計有一半以上都掌握在北朝鮮人和韓國人手裡(根據韓國中央日報調查,甚至達到了90%以上),每年通過各種渠道,向北朝鮮輸送的資金達到了800億日元以上。

如此龐大的資金,必然需要通過洗錢的方式才能成為北朝鮮政府合法的收益。因此金正男在海外的行動,除了吃喝玩樂以外,很可能也同時扮演了黑錢掮客的角色。

為了這一身份,他那些看起來不符合常理的行為(我不會把金正男稱為「太子」,因為他從未真正成為過太子這樣權傾朝野的角色),將自己塑造成為一個不學無術,40多歲還要去迪斯尼樂園玩,只會買名牌包包等等的官三代,其實不過是為了他真實身份和意圖所進行的偽裝。

是的,他一無軍隊支持,二無親兄弟的幫襯,三無國內群眾基礎。他所能做的,或者說他賴以生存的唯一一條路,是控制資金,將北朝鮮的海外資產拿在手中。這樣一來,對於一個國內物資生產疲憊,居民生活水平低下,同時供養着數量龐大的軍隊的國家來說,無異於被卡住了喉嚨。

你們不是很喜歡「面壁者」的這個說法嗎,是的,他其實就是個面壁者。

2007年6月,金正男被金日成召回國內,並且隨後給予了他勞動黨組織指導部副部長的職務。而組織指導部的部長,就是金正男和張成澤的對手,李濟剛。這樣的安排,無異於在李濟剛的眼睛裡釘進了一根刺。自此之後,在李濟剛——張成澤的對抗中,李濟剛和金正哲的勢力逐漸衰弱。

2008年8月,金正日突發中風,隨後半身不遂的癥狀也未得到完全恢復。接替高英姬成為朝鮮第一夫人的金正日前秘書金玉,在此時公開支持金正哲成為接班人。

2009年年初,在國內局勢進一步不明朗化的環境下,金正男開始長期滯留澳門。西方媒體對此的報道是「金正男流亡澳門」,而同時也有未經證實的傳聞說,金正日擔心金正男在國內遭到正哲、正恩一派的暗殺,而與中國政府達成協議,讓金正男在中國境內得到保護。

無論如何,金正男在此時被迫出國,也反映出接班人競爭背後的代理方,張成澤和李濟剛的鬥爭開始進入白熱化。

與此同時,金正恩也正式作為接班人候補人選,開始頻繁出現在朝鮮的各種官方活動之中。畢業於金日成軍事大學的他,與其兄長金正哲相同,獲得了大量的軍隊內部支持。

隨着李濟剛一派的逐漸失勢,原本在軍方支持金正哲的勢力,也自然而然將籌碼放在了次佳候補人選金正恩的身上。

2009年6月2日,隨着朝鮮軍方的核試驗成功之後,金正恩也獲得了軍方的承認,成為了軍方支持的正式接班人候補。與此同時,金正哲出走國外,李濟剛派呈現了樹倒猢猻散的局面。

2010年6月2日,李濟剛所乘坐的轎車發生了交通事故,李濟剛本人當場死亡。5天後,張成澤當選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正式成為了朝鮮的第二號人物。

同年,李濟剛的副手,組織指導部軍事第一副部長李永哲突發心肌梗塞死亡;幾個月後,行政第一副部長朴正淳因肺癌突然去世。自此,李濟剛和金正哲一派徹底失勢。

如果從2010年開始,歷史便沿着那條我們似乎看清了的軌道前行的話,那麼此刻金正男應該正在平壤執掌黨政軍大權,而不是靜靜地躺在太平間的冷櫃里。

結束了金正男政治生涯的人,不是金正恩,而恰恰是之前支持他的張成澤。

在李濟剛派灰飛煙滅之後,金正日也形容枯槁,時日無多;張成澤只需將金正男牢牢把在手中,便實現了黨、政、軍、財大滿貫的局勢。換句話說,張成澤急需政治立腳點的時代已經結束了,隨着他政敵的倒台,留下的權力真空只有他一人可以填充。

而金正男是他通往權力頂峰前,需要拿到的最後一顆龍珠。之後的事情,張成澤究竟是支持金正男,還是支持金正恩,或是乾脆自己上位,都只由他自己決定。

而此時出現在張成澤面前的對手,名叫吳克烈。

吳克烈,出生於中國吉林,與金正日是亦師亦友的關係:他比金正日大10歲,被金正日認作長兄;金正日在爬上權力頂峰的路上,吳克烈扮演的是首席軍師的角色。1979年,隨着金正日作為第二代接班人的正式確立,吳克烈出任朝鮮人民軍總參謀長,並且擔任政治局委員。

1988年,晚年的金日成明顯覺察到了金正日的咄咄逼人,為了制衡權力,金日成將吳克烈直接拉下來,免去一切職務。第二年的1989年,金正日設立了「勞動黨作戰部」,並把吳克烈請回來當了部長。

「勞動黨作戰部」的工作,其實並不是真正的戰爭,而是通過地下渠道為北朝鮮籌集資金:所有傳說中關於北朝鮮印製美元和人民幣偽鈔、秘密走私軍火、販賣毒品的業務,事實上都是通過勞動黨作戰部所完成的。

而就任黨作戰部部長的吳克烈,也就成為了掌控北朝鮮海外資金來源的影子巨頭。

寫到這裡,大家不難發現,金正男與吳克烈,在海外資金來源上有着奇妙的聯繫點。而此時吳克烈在張成澤面前的出現,也就意味着金正男不會選擇與張成澤繼續合作的意圖:

連橫的時代已經結束了,一內一外掌握着金融命脈外匯資金的金正男與吳克烈,要用同時用手中最大也是最後的籌碼,來跟張成澤進行一場賭博。

2010年6月底,就在張成澤確立了自己黨內二號人物的地位之後不足一個月,張成澤提出將黨內結構進行調整,將黨作戰部統合到黨行政部下。這一提案的意圖明顯是張成澤企圖掌握財政收入的一大動作:

一旦這一統合實現,那麼金正男在海外的一切活動也都將被置於張成澤的黨行政部的管轄之內,但這樣一來,吳克烈這名當朝元老,也將不得不聽從張成澤的領導。對於這樣偕越的行為,吳克烈自然不會束手待斃。

手足相殘

先下手為強,吳克烈在2010年6月底開始投向了金正恩的陣營,成為了他背後的支持者之一,而這也是吳克烈在鬥爭中最為高明的一步棋:自己首先表明了對金正恩的支持,這樣便可以讓金正恩派安心地獲得資金支持,同時逼迫張成澤不得不在此時選擇站隊:

如果選擇金正男,那麼他就會面臨與軍隊派全面對立的威脅;如果選擇支持金正恩,那麼他的外匯管理統合計劃就不得不放棄。但無論如何,這樣一步棋之後,張成澤想自己上位的可能性便消失了。

權衡利弊之後,2010年9月,張成澤選擇了較為穩妥的做法:他也表明了支持金正恩作為接班人。這樣一來,金正男的優勢一瞬間便消失殆盡:原本就沒有什麼國內根基的他,最終也喪失了張成澤的公開支持。

作為自己手中的籌碼的外匯資金渠道,也被吳克烈拿去作為投誠金正恩派的見面禮……簡單來說,金正男在此時失去了一切政治籌碼。

2011年12月17日,金正日去世。金正恩繼位體系正式開始執行。2011年12月30日,金正恩正式就任朝鮮人民軍總司令官,開始了他繼任最高權力的日子。

在這之後:

張成澤:2013年12月13日被處決,罪名是政治的野心家、陰謀家,萬古的逆賊,公開反對金正恩元帥的唯一領導,陰謀顛覆共和國。「挑戰金元帥的權威的反動分子,將全部被置於歷史莊嚴的審判台前,以黨和革命,祖國和人民的名義給予他們無情的懲罰」。

吳克烈:2012年4月當選政治局候補委員,2013年張成澤被處決後成為了人民軍的實際領導者。2016年5月,落選政治局候補委員;2016年6月,在國務委員會改選中落選。目前已經逐漸被移出權力中心。

金正男:2017年2月13日,在返回澳門途中,遇害於馬來西亞機場。左邊是他的兒子金漢率。

金漢率:金正男的長子,1995年出生。曾在意大利和法國留學,目前下落不明。

金正哲:2013年就任朝鮮高幹子弟組織「烽火組」組長,執行了對張成澤的肅清活動。目前遠離政治活動,未擔任任何黨內職務。

金平一:金正日的弟弟,金正男、正哲、正恩的叔父。自1979年起便擔任北朝鮮駐東歐各國的外交官。2011年時,未被獲許回國參加金正日的葬禮。2015年起調任捷克共和國大使。全家都在國外生活。

金英一:金正日的弟弟,2000年死亡,具體不明。

金玉:金正日最後的妻子,但並未出現在金正日治喪委員會的名單之中。據推測,金玉和她的哥哥金均已做為政治犯被收押。


但恐怕,只要這種用血緣做為統治根基的政治存在,即使這個國家不是什麼強國,即使這個國家的人民仍然生活在悲慘的境地里,背負着這條血脈的兄弟姐妹們,就只能將這樣悲慘的命運繼續延續下去吧。


(金正男在採訪中曾經說,他個人反對朝鮮的政權出現三代世襲的局面。)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