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殺人案目擊者陳述與警方大相徑庭 作案人胡澤東被改名

胡澤東(陸媒作胡河東)

【博聞社】大陸自媒體紅星新聞現場採訪案發地附近居民,據居住在附近的年長目擊者親訴事發過程,作案人胡澤東曾遭後來被殺的店主辱罵毆打,這與之前警方通告的找工作被拒情節相去甚遠;更弔詭的是,陸媒澎湃新聞採訪作案人堂兄胡澤兵,顯然同為澤字輩的家族兄弟,但不知何故卻把作案人名字寫作胡河東,而非網上曝光的名字胡澤東。

陸媒紅星新聞在案發當地採訪了數位目擊案件的附近群眾還原現場經過,其中一位75歲的李大爺目睹了整個過程,他是當天在事發麵館與犯罪嫌疑人胡某同一時間就餐的食客,也是他在案發後第一個撥打了110報警。

再度回憶當時發生的一切時,李大爺數次抹着眼淚,甚至捶打胸口。他說,是店主姚某的一句話「吃不起莫吃,你給老子滾」徹底激怒了犯罪嫌疑人胡某,之後,姚某又率先動手踢打胡某,胡某還兩次被姚某掐住脖子,按在牆上。

而犯罪嫌疑人胡某在現場對警方稱,殺人原因是「他掐我」。

案發地

命案起因:每碗多1元錢的糾紛

吃完標價4元的素寬粉,店主告知漲價了

雖然是第一報警人,但李大爺並不願意公開接受警方的詢問,也不願透露個人信息,目睹案發過程的他,內心始終難以平靜。

2月18日中午11點過,李大爺向往常一樣來到死者姚某經營的麵館「武漢名吃炸醬麵」。這個炸醬麵館正對武昌火車站,位於一個小山坡上,是一個老舊居民區的入口處,裏面有不少小餐館和小旅館。

雖然離武昌火車站東廣場僅有一路之隔,但它並不位於進入火車站的主幹道上,因此顧客以 附近居民為主。李大爺是這裡的常客,幾乎每天都在這裡「過早」(吃早餐)。當天中午,他吃了兩碗炸醬麵,8塊錢一碗,李大爺給了20塊錢。店主姚某要找 錢,李大爺擺擺手說:「不用找了。」姚某握着李大爺的手,連說謝謝。李大爺是附近的退休職工,每個月有5000多元的退休費,他認為自己不差錢,因此在附 近買東西時,一兩塊錢經常就不要了。

飯後,李大爺搬了把椅子坐在姚某的店門口,這裡可以看到火車站內的火車,也可以和往來的鄰居打招呼。

胡澤東位於四川老家的卧室

過了一會,3個年輕人進入炸醬麵館,事後得知其中一人就是殺人的犯罪嫌疑人胡某。據李大爺說,3個人沒有任何行李,不像是剛下火車,穿着也很單薄。他們點了最便宜的「素寬粉」,就是只有麵湯和簡單調料的米粉,並非之前媒體報道的「熱乾麵」,按照麵館的標價,4塊錢一碗。

李大爺說,3個年輕人一進去就講四川話,可以明顯聽出來是外地人。他們很快就吃完了,當時,店裡還有其他三四名顧客。李大爺說,這些顧客都是在附近居住的女性。

胡某等3人吃完準備付賬時,卻被店主姚某告知,「粉漲價了,5塊錢一碗」。胡某的另兩名同伴沒有多說什麼,準備付錢,胡某卻質問店主姚某,為什麼標價是4元,而要收他5元。

關於就餐價格的問題,紅星新聞後來詢問了麵店附近的多名鄰居。此前,附近的鄰居們在姚某的店裡用餐並未聽說有漲價。有鄰居推測,可能姚某聽出對方是外地人,就漲了1塊錢。也有街坊稱,可能姚某從2月18日開始漲價,沒想到漲價第一天就出了事。

身材瘦弱的胡澤東(陸媒作胡河東)

店主一句話激怒對方,掐胡某脖子

「吃不起莫吃,你給老子滾」,先動手踢打胡某

說到這裡,李大爺用拳頭捶着自己,連呼後面發生的事讓他想不到。

胡某問店主姚某:「你標價是4塊,我只給4塊」。姚某沒有做任何解釋,用蹩腳的武漢話對胡某說:「我說幾塊錢一碗就幾塊錢,你吃得起就吃,吃不起你莫(不要)吃,你給老子滾。」

李大爺說,姚某的這一句話激怒了胡某,也是導致他送命的一句話。隨後,兩人發生口角,姚某沖向胡某,率先打了胡某兩巴掌,又踢了一腳。李大爺說,42歲的姚某身高1.7米以上,雖然身材並不十分強壯,但胡某看起來更弱小。

據李大爺回憶,在與姚某的爭執中,胡某明顯處於下風,幾乎還不上手。胡某還兩次被姚某掐住脖子,按在牆上。與胡某同行的兩人也開始在旁邊勸說,但未能勸阻住雙方的爭執。

胡澤東殘疾人證

李大爺說,他正準備幫年輕人補上3元錢,以希望平息這場爭端,但這時,之前打輸了的胡某轉身進入了麵館的內屋。麵館由里外兩間房組成,裏面一間是廚房。不一會兒,胡某提了一把菜刀出來。

之前,有媒體稱,他們的衝突中間曾中止,但不知為何又爆發。李大爺說,從開始口頭爭執,到最後被胡某警方抓獲,大概經歷了二三十分鐘,衝突一直在升級,並未中途停止。

店主姚某早上磨的刀

成了胡某砍殺他的兇器

李大爺對這把刀並不陌生,他經常在姚某的麵館中看到姚某使用,2月18日早上,姚某還在店裡磨過這把刀。

李大爺說,手持菜刀的胡某變得喪心病狂,對着姚某就是一通亂砍,沒有一點停頓。由於事發突然,又太過血腥,李大爺及多名目擊者並未看清砍傷姚某的部位。據武漢的媒體報道稱,胡某砍傷了姚某的一隻腿和一條胳膊。

胡澤東殘疾人證

姚某被砍傷後,趕緊朝店外跑,而此時胡某已經殺紅了眼。李大爺頗有些自責地說:「我是一個老人,小夥子殺紅了眼,我真不敢上前阻攔。」而店裡都是女顧客,更是被嚇傻了,李大爺趕緊撥打了110。

「慘啊!」李大爺有些不忍回憶。

他說,姚某逃出來幾米後被地上的東西絆倒,胡某追上來將姚某按在一輛停靠的汽車上,朝他又連續砍了多刀。李大爺眼睜睜看着胡某把姚某的一條胳膊砍下來,然後又對着姚某一陣亂砍,將姚某的頭顱丟在了幾米外的垃圾桶里。

這時,在旁邊棋牌室打牌的張大媽等多人以及樓上的住戶,也被大聲的吵鬧、呼喊聲驚動,他們出來後也看到了兇案現場,紛紛撥打報警電話。據武漢本地媒體報道,當時撥打110報警電話的有50多人。

路過警察抓捕,胡某並未逃跑反抗  

菜刀被胡某放回麵館,稱殺人因”他掐我”

雖然圍了不少人,但胡某當時手持菜刀,正在行兇,沒人敢上前阻攔。一位居民在報警後外出求援,遇到了三四名身着警服,路過的警察。據目擊者說,率先趕到的警察,由於是辦事路過,並未攜帶槍械、手銬等。幾名警察赤手空拳跑了過去,在路邊順手抄起了兩根鐵棍。

警察趕到時,胡某已經停止了作案,但並未逃跑,站在角落裡一動不動。兩名警察上前,一左一右控制住了胡某,胡某並未反抗。此時,胡某手上、胳膊上滿是血,一滴滴朝地上滴。警察問胡某:「你的刀呢?」胡某指了指麵館,他將姚某殺害後,將菜刀又放回了麵館的桌子上。

據目擊者說,警察在現場問胡某:「你知不知道你殺人了,為么事要殺人?」胡某並無什麼表情,看起來已經麻木了,只是說:「他掐我。」此後,兩名警察駕着胡某 的胳膊將其帶走,胡某一路沒有再回答問題。目擊者說,胡某「看起來蠻造孽(可憐),衣服也蠻單薄,看起來也不幹凈,像在外面打工的。身上、臉上看起來蠻 臟,人又黑。」

■澎湃新聞報道內容:「武漢警方知情人士告訴澎湃新聞,胡河東當日到姚慶的麵館是想找活干,姚慶沒同意。或許是因為發現胡河東的表現有些異常,雙方可能因此發生口角,引發慘劇。該知情人士向澎湃新聞否認了網上「麵價引發血案」的說法。」

■澎湃新聞報道內容:胡河東的堂兄胡澤兵是其親屬中最早看到武昌火車站麵館老闆被殺消息的人。看到網上流傳的嫌疑人接受調查的照片,胡澤兵意識到:「果然還是出事了」。今年37歲的胡澤兵在距離青海西寧114公里的貴德縣打工。2月19日晚,胡澤兵在電話里告訴澎湃新聞,堂弟犯下這樣的案子,他並不感到意外。

綜合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