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美國優先”只是車貼標語 川普需要給世界一個明確表態

上周五川普登上空軍一號。紐時圖片

【博聞社】紐時說:“讓美國恢復偉大榮光”和“美國優先”是很好的車貼標語,但制定美國的外交政策需要的不只是一句競選口號。 我們需要聽總統講述的是,為什麼美國對這個世界十分重要,為什麼這個世界需要美國。

關於全球事務,特朗普(川普)團隊發出的聲音混亂而空洞。 一個脆弱的世界需要一個以清晰的思維和領導力為特徵的美國。 我們建議特朗普總統發表一次演講,大膽宣布他的願景。讓世人知道,美國總統依然在崗,沒有迷失方向。

華盛頓——全球秩序陷入混亂。世界正滑向明顯的無序,沒什麼國際框架能處理有可能幾乎同時爆發的那類問題。更可怕的是,幾個重要大國之間出現亂子有可能會帶來極具災難性的後果。

截至目前,特朗普總統沒能就全球局勢確切表達出任何重大的相關聲明。這個世界反倒不得不理解他的團隊時常發出的不負責任、考慮不周和無知的聲明。

尋求重要職位的自我推銷者不應該被允許造成這樣的印象,即他們有時過分簡化和極端的專門用語在變成國家政策。最近美國對克里姆林宮政策上的公開出醜——以邁克爾·T·弗林(Michael T. Flynn)剛剛就任國家安全顧問24天便辭職為頂點——就足以說明問題。

儘管我們不支持特朗普,但他畢竟是美國總統。他是我們的總統,我們希望他成功。而眼下,在世界其他國家或我們看來,他不像是會成功的樣子。

一個脆弱的世界需要一個以清晰的思維和領導力為特徵的美國,將樂觀與進步展現出來。“讓美國恢復偉大榮光”和“美國優先”是很好的車貼標語,但制定美國的外交政策需要的不只是一句競選口號。

所以我們會建議總統發表一次演講,大膽宣布他的願景,包括他在塑造一個更穩定的世界的努力中讓美國發揮領導作用的決心。這次發言不應是美國外交政策的詳細藍圖,而應作為一個迫切需要的提醒,讓世人知道美國總統依然在崗,在積极參与,而且保持着歷史的方向感。

我們需要聽總統講述的是,為什麼美國對這個世界十分重要,為什麼這個世界需要美國。與此同時,他可以利用這個機會指出美國對世界的期待是什麼。

我們或許並不同意特朗普總統的日常決策,但我們敦促他承認,理想的長期解決方案是三個軍事主導大國——美國、中國和俄羅斯——協力維持全球穩定。

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國和中國的對話能取得多大的成功。這將為更嚴肅、更有戰略性的中美諒解開闢道路。反過來也能為三個大國之間更持久的理解打下基礎,因為俄羅斯如果沒有包含在中美和解關係中,它將會意識到自己的利益存在風險。

美國必須考慮到中國與俄羅斯達成戰略聯盟的危險。因此美國得注意對待中國的方式不要像是它是次要的:幾乎可以肯定那將導致中國與俄羅斯達成更緊密的關係。

更緊迫的擔憂是朝鮮導致的問題,這要求包括中國和日本(可能還有俄羅斯)在內的朝鮮更強大的鄰國,以及美國加強合作。美國單獨的努力不太可能讓平壤朝着積極的方向轉變。

如果美國要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就必須重申雙方的共識,即遵守法律的承諾是國際秩序 的核心。不能用更良好關係的表面文章掩蓋欺騙、操縱或對更弱的鄰居實施武力的行為。特朗普總統與俄羅斯達成建設性關係的渴望是切合實際的,但必須有一個可 接受的行為框架。不幸的是,這個框架目前並不存在。

俄羅斯要面對正在鞏固其獨立地位的烏克蘭和烏茲別克斯坦等非俄羅斯民族的前蘇共和國,中國在中亞的經濟滲透也削弱了俄羅斯在那一地區的地位。三個大國承受的風險都很高,但潛在的回報也很大——它們知道這一點。

在近期內,美國應該致力於和日本、英國等盟友達成特定的地區協議,因為這些關係在管理地區事務方面將是至關重要的。在這方面,本屆政府重申美國保護日本和韓國安全承諾的舉措,令人感到鼓舞。但作為北約(NATO)的關鍵角色,美國也必須做好準備,維護西歐與中歐的安全。

憑藉自身的背景,特朗普深知商業的力量。美國應該向俄羅斯明確表示,任何侵犯歐洲的軍事行動,包括在東烏克蘭衝突開始時採取的“小綠人”策略,都將導致俄羅斯通向西方的海道遭到懲罰性封鎖——這將影響俄羅斯近三分之二的海運貿易。

考慮到特朗普政府截至目前在形成能做出戰略決策的領導力方面表現糟糕,讓美國和世界聽我們的總統談談自己在領導力和承諾方面的願景就十分關鍵。特朗普主義——不管是什麼,總有一點——是十分必要的。

本文作者茲比格涅夫·布熱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曾在1977年至1981年間擔任吉米·卡特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他是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受託人,保羅·瓦森曼(Paul Wasserman)在該處擔任研究人員。

紐約時報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