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華府特快:習近平憂特朗普“干擾”中國“大選” 急遣楊潔篪赴美“打預防針” 并力邀蒂勒森訪華 以儘快實現首次“特習會”

博聞社華盛頓特別報道,無論是作為中國前任駐美大使,還是作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現任首席外交智囊,楊潔篪都創造了中國外交官對美國專訪的多項紀錄。

而無論是否如中國外交部和中共官媒所言“應美方邀請”,楊潔篪的此次美國之旅都非同尋常。博聞社首席記者從美國國務院知情者獨家獲悉,楊潔篪在與美國國務卿蒂勒森首次通話時,就明確表示了訪美的願望。

博聞社首席記者同時獨家了解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原本安排楊潔篪在中國兩會之後前往美國,但在聽取了前往德國參加G20外長和慕尼黑安全會議的中共觀察團高層彙報後,習近平對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的“表現”不甚滿意,隨即要求楊潔篪緊急赴美

博聞社無從得知中共觀察團高層、甚至習近平本人,是否受到了博聞社有關“美國依然主宰世界而中國無法制定秩序”現場直擊的刺激;但是白宮知情者向博聞社首席記者披露,習近平此次急遣楊潔篪赴美,主要是擔心特朗普如果進一步採取強硬手段,或者陸續兌現其競選時對中國的有關“承諾”,勢必會嚴重干擾堪比中國“大選”的中共十九大。

當美國人正在高度關注醫保方案之際,白宮知情者以相關醫療用語,進一步向博聞社首席記者指出:為了維護中國國內“最佳”的政治氛圍,習近平特別要求楊潔篪在中國“兩會”前突然訪美,試圖提前“打預防針”,以消除中美關係的“隱患”;但是現階段,也只有朝鮮問題可以讓中美雙方暫時取得“相對”共識。至於其他“頑症”,只能留待中美元首會晤或者互訪時,再“對症下藥”;而中美之間由來已久的其他“病根”,則根本無法“動手術”。

博聞社此前已獨家報道,備受矚目的“特習會”或將於今年7月在德國舉行;白宮知情者向博聞社首席記者暗示,楊潔篪在與特朗普短短不足10分鐘的見面時,重點向總統本人傳遞了習近平的“口信”,甚至希望考慮提前實現會晤的可能性。毫無疑問,這都是為了中國國內的“穩定”和習近平的“面子”。

因為時間關係,白宮知情者沒有回答博聞社首席記者有關楊潔篪訪美細節的追問;但是可以確認的是,當時正“苦於”應對媒體和“忙於”國會“首秀”的特朗普,已經在白宮“禮貌”地接見了楊潔篪,並且“感謝”了習近平的“邀請”。

不過美國國務院知情者向博聞社首席記者獨家透露,鑒於美國國務卿蒂勒森的首次亞洲之行,“或有意或無意”“繞開”了中國,楊潔篪次日在美國國務院的時間,比原定計劃延長了近半小時;楊潔篪當面“力邀”蒂勒森儘快訪華,以進一步確認美方對中方的“態度”,以便雙方提前安排首次“特習會”的相關細節。

楊潔篪此次美國之旅行色匆匆,抵達華盛頓後也無暇顧及好萊塢“史上最大的烏龍”典禮,離開時又正值特朗普激情四射地發表其“個人史上首次”國會演講(特朗普也終於讓美國人,第一次感覺到他還可以“像個總統”);但楊潔篪已經不遠萬里,親自向華府準確“快遞和送達”了習近平的“御旨”,並且基本完成了其“特使”的“使命”。

至博聞社發稿時,白宮和國務院均未正式對外發布相關消息;博聞社也無法聯繫中國駐美大使館或者中國外交部,對楊潔篪的此次“閃電”訪美置評。

博聞社首席記者經過分別來自華府和中南海的獨家消息源最後了解到,“好消息”是:中美雙方都很有可能隨時發布中美高層即將進一步“友好互動”的相關消息,“心照不宣”地以此“紀念”中美“破冰”45周年;而更加重要的是,習近平非常希望“至少在中共十九大前”,能夠與特朗普“和平共處”。

“壞消息”是:當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正襟危坐地出現在一年一度中國“兩會”主席台的“最中心位置”之際,美國商務部已經開始對WTO“揮舞大棒”,而美國國會則向中國的人權狀況再次“發難”。

另一方面,部分美國人和美媒仍然在“窮追猛打”,俄羅斯到底是否“干預”了美國大選;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最擔心的則是,美國總統特朗普萬萬不能“趁虛而入”,側面“攪局”正在舉行的中國“兩會”,尤其是“干預”今秋舉行的、猶如中國“大選”的中共十九大。

但願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能夠超越“狹隘思維”,儘快“面對面”坐下來;不是為了彼此的“面子”,而是為了共同尋找中美關係的真正“解藥”——為民主自由作出表率!為人類和平作出貢獻!

“博聞強記,洞察世界!” 敬請持續關注博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