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嚴控資金外流 普通人海外購房也遭受打擊

(馬來西亞新山市(Johor Bahru)碧桂園一個展示中心裡的森林城市沙盤。Bloomberg)

【博聞社】為阻止資金外流,措施力度不斷加大,中國政府急於把資金留在境內,相關措施既打擊了大公司運作,比如與好萊塢有關的大宗交易和其他大型投資,也影響到了計劃在海外購房的普通人。

紐約時報報道說,這些措施又在阻礙着姬蒂·朱(Kitty Zhu)購買她夢寐以求的房子。

39歲的姬蒂·朱在中國南方城市珠海經營着一個美容中心,是數百位在馬來西亞一個宏偉但麻煩不斷的住宅項目買房的中 國投資者之一。這個名為森林城市的項目距離中國逾1200英里(約合1900公里),投資額為400億美元(約合2800億元人民幣)。據開發商稱,該項目建成後將既有綠樹成蔭的海濱房產,又有針對兒童和老人的便利設施。

儘管開發商是中國的,但付款卻必須在馬來西亞進行。姬蒂·朱和其他買家現在說,他們在森林城市買的公寓在付款上遇到了問題。

“我已經對這個項目失去信心了,不想再付錢了,”已經付了33.4萬美元房款中的近4.4萬美元的姬蒂·朱說。“我和我的銷售說要退款,他就躲着我。”

自2014年以來,大公司和普通投資者因為擔心逐漸放緩的經濟增長,並希望在其他地方獲得更好的回報,而紛紛把資金轉移到國外,中國花了一萬億 美元穩定幣值。針對資金外流,中國對中國公民可在國外投資和使用信用卡的方式實行了新的限制。

(新山森林城市的樣板間。Reuters)

現在,這些限制似乎影響到了中國人在全球買房的行動。去年12月,中國外匯監管機構稱將更加嚴厲地審查海外購房等投資行為。周五,在中國境內的銀行卡支付處理領域佔主導地位的國有公司銀聯的海外部門表示,將禁止使用該公司旗下的銀行卡在境外購買房產。

這些舉措可能會打擊一大群人:據房地產服務公司仲量聯行(Jones Lang LaSalle)稱,中國人去年在海外的商業和居住房產交易金額達330億美元。在香港、馬來西亞、澳大利亞或紐約市等海外市場建房,並把它們推銷給國內有投資意識的買家已經成了中國較大的房地產開發商所熱衷的事情。它們還把該策略宣傳成一種幫助出口中國行業產能過剩的方式。

“對一些在海外有大型項目的開發商來說是個大問題,因為它們現在和計劃中的銷售對象 似乎主要是中國投資者,而不是當地買家,”GMT Research駐香港的分析師奈傑爾·史蒂文森(Nigel Stevenson)說。“根據傳聞,中國買家現在把資金轉移到境外買房的難度的確像是大大增加了,”他說。

馬來西亞森林城市項目的中國開發商碧桂園也受到了影響。《紐約時報》查看了該公司本月發給路透社(Reuters)的中文聲明。在聲明中,碧桂園稱其決定暫時關閉在中國大陸的國際售房中心,進行重新定位與升級,“以更能符合當前中國外匯政策和監管規定”。

碧桂園的發言人表示,關閉銷售中心不是對相關政策做出的“本能反應”,而是反映了面向國際銷售的轉變。周三在香港接受記者採訪時,碧桂園董事長兼創始人楊國強(Yeung Kwok-Keung)避開了相關問題,並表達了同樣的觀點。

“這個項目面向全世界銷售,”楊國強說。

(森林城市項目,別墅展示廳旁邊的施工還在繼續。Reuters)

森林城市把自己宣傳成“人間天堂”。該項目的宣傳片突出了一個特別免稅區和它接近新加坡的地理位置,還出現了熱帶魚和海龜在碧藍的水中游來游去的畫面。

該項目還被貨船包圍着。馬來西亞比洛杉磯港和紐約港還要繁忙的集裝箱港口丹戎帕拉帕斯(Tanjung Pelepas),就在森林城市的西邊。與它隔海相望的則是新加坡的一個工業區。

森林城市所在的四個人工島佔地近8平方英里(約合21平方公里)。最近的無人機視頻顯示,在建的只有少量公寓樓,已完工的建築包括像宇宙飛船一樣的銷售展廳和一家酒店。

視頻中,海灘上鋪滿了白沙,覆蓋了新建的海岸線。展廳前面突兀地擺放着幾十個實物大小的海豹雕塑。

有些買家已經開始後悔。在中國的網絡論壇上,很多在森林城市買房的人說他們突然發現付款變難了。

去年,在碧桂園位於中國東部江蘇省的一個項目展廳里,拉斐爾·劉和父親聽說了馬來西亞森林城市這個項目。

“我們覺得那裡可能適合父親去過冬,”27歲的拉斐爾·劉說。他在南京從事銀行業。去年,他父親參加了去馬來西亞的購房團,對看到的情況感到滿意。回國後,他和拉斐爾·劉去了碧桂園的一個銷售辦事處,交了一套房子的首付款。那套房子總價超過13萬美元,首付比例為30%。

此後,他們每三個月就向南部城市佛山的一個銀行賬戶付一次錢;碧桂園的總部就在佛山。但最近,開發商告訴劉先生,他不能再在中國付款了,讓他把錢打到馬來西亞或香港的賬戶。劉先生不樂意,擔心這會違反中國的外幣交易限制。

“我不再付錢了,”他說。

但是現在他和父親左右為難。他們不想因為退款而損失30%的罰金。申請仲裁可能也有高昂的法律費用。

與中國的很多開發商一樣,碧桂園也從海外借了錢,如果中國的貨幣走弱,美國的利率上升,它就會處於險境。因為對公司來說,貨幣走弱後,償還債務就會更加昂貴。碧桂園的債務為128億美元,一半以上以美元或港幣計價,雖然該公司周三表示其整體借款成本已經下降。

在馬來西亞國內的政治中,森林城市也成為了某種政治引雷針。

由於所謂向相對富裕的中國大陸華人出售土地、居住權等福利,但給當地人帶來的經濟回報非常少,該國前總理馬哈蒂爾·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在他的博客上多次批評了這個項目,以及現任總理納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的管理方式。納吉布否認了這些批評,說馬來西亞只是在借鑒迪拜的做法,通過建立巨大的項目來吸引海外投資者。

在3月13日的一篇博文中,馬哈蒂爾說,他不久前第一次訪問了森林城市。

他提到了令人難忘的景觀,包括大型游泳池和“美麗的”海灘。但他再次提出了批評,稱這個項目相當於向外國人出售土地。

“真的,馬來西亞非常慷慨,”他寫道。“什麼人都可以留在這裡。”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