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國家信訪局受賄窩案:百餘名信訪幹部賄賂 隱瞞上訪案件不報

【博聞社】國家信訪局原副局長許傑僅在修改信訪數據、處理信訪事項方面就受賄550多萬元,其下屬來訪接待司二處原處長孫盈科收受百餘地方信訪幹部錢物520多萬 元、六處原處長路新華收受114名信訪幹部和兩名上訪人員錢物130多萬元,就連從河北省邯鄲市信訪局借調到國家信訪局來訪接待司的李斌也靠此斂財30萬元。

繼李斌受賄獲刑7年、孫盈科受賄獲刑14年6個月、許傑受賄獲刑13年之後,路新華也被法院判刑5年。

副局長「銷號」斂財550餘萬元

國家信訪局是「部委管理的國家局」,由國務院辦公廳管理,級別為副部,來訪接待司是廳局級,司長為副廳。

許傑

國家信訪局官方網站對於來訪接待司的「設置 說明」顯示,負責接待國內群眾和境外人士來訪;處理群眾集體來訪和有關來訪突發情況;

反映群眾來訪中的重要信息,轉送、交辦、督辦重要來訪事項;協調處理 地方、部門接待來訪中遇到的複雜問題;維護來訪秩序;

向地方和部門通報來訪情況;協同有關部門和地方處理非正常上訪。

2013年11月28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消息,國家信訪局副局長許傑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組織調查。

公開資料顯示,出生於1955年的 許傑,是信訪系統的「老人」,1989年擔任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信訪局辦公室副主任、主任;2000年9月任國家信訪局辦公室主任;2005年 6月走上國家信訪局副局長崗位,任職至案發。

在5名副局長中,許傑排名第一。

2014年4月8日上午,國家信訪局再次發生動蕩,副局長徐業安被發現在其辦公室自殺身亡。據稱徐業安身體一直不好,最近幾個月耳鳴,情緒也不太 好。

徐業安1955年5月出生於湖北武漢,1982年1月至2002年8月,他一直在湖北省工作,歷任湖北省委省政府信訪辦公室綜合處處長、湖北省委省政 府信訪辦公室副主任、省信訪局副局長;

2005年9月以後任國家信訪局辦公室主任、國家信訪局正局級信訪督察專員併兼任國家投訴受理辦公室副主任、綜合指 導司司長;

2011年10月任國家信訪局黨組成員,副局長。2015年7月6日上午,許傑涉嫌受賄一案在北京市二中院召開庭前會議。檢方指控,許傑涉賄金額為610餘萬元。

案發前,許傑因害怕罪行暴露,曾退錢給行賄人。

起訴書顯示,許傑於2006年至2013年間,利用擔任國家信訪局副局長的職務便利,單獨或者夥同他人,接受相關單位和個人的請託,在修改信 訪數據、處理信訪事項、承攬業務等方面提供幫助。

為此,先後收受相關人員給予的款物共計550餘萬元;2008年至2013年間,許傑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 員職務上的行為,為相關人員在安排工作、承攬工程等方面謀取不正當利益。為此,先後受賄60餘萬元。

2015年12月4日,北京市二中院一審以受賄罪判處許傑有期徒刑13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13萬元。

兩處長花錢「銷號」窩案

許傑落馬前,已有國家信訪局來訪接待司接待二處處長孫盈科、六處處長路新華等人被查,他們也是國家信訪局受賄窩案的導火線。

據法院審理稱,2006年至2013年期間,孫盈科利用擔任國家信訪局來訪接待司接待二處、三處、五處副處長和接待二處處長職務便利,先後接受河 北、遼寧、黑龍江、河南、山東、江蘇、浙江、四川、江西等地方信訪部門的請託,通過登記後選擇「口頭勸訪」處理方式、「改變問題歸屬地」、「集體訪改個人訪」等手段,先後收受百餘地方相關工作人員給予的錢款共計522.5萬元。

另外,孫盈科還夥同在國家信訪局借調人員李斌,為減少邯鄲國家信訪局的登記數量 等事項提供幫助,多次從李斌手中分得好處費30萬元。

2014年12月19日,北京市二中院一審以受賄罪判處孫盈科有期徒刑14年6個月,並處沒收個人財產14.5萬元。孫盈科不服,提起上訴。2015年4月,二審法院終審裁定維持原判。

2009年2月,李斌從河北省邯鄲市大名縣信訪局借調至邯鄲市信訪局,2010年4月至2013年4月借調至國家信訪局來訪接待司。

李斌到北京後, 邯鄲很多市縣找他幫忙。不過,李斌沒有「銷號」的權力,他從收到的好處費中拿出部分錢款,分給可以操作的國家信訪局來訪接待司的相關人員,僅孫盈科就幫忙 「銷號」100餘次。

法院查明,李斌在國家信訪局借調期間,夥同該局來訪接待司的多名工作人員,通過接訪時不錄入電腦、不向地方交辦、不向地方轉送信訪件、不通報等方式,減少邯鄲下屬多個市縣的信訪登記數量。

2010年4月至2013年4月,李斌收受邯鄲下屬市縣信訪局工作人員給予的好處費共計226.8萬元,其中李斌本人分贓30萬元。北京市二中院審理認為,李斌有自首情節,能全部退繳贓款,認罪悔罪,可減輕處罰。2014年12月,李斌被判處有期徒刑7年。

114名信訪幹部行賄110多萬元

因為信訪案件層層有考核,全國各省、市、縣政府為了政績,都有長期駐京接訪人員。

這些省的駐京信訪人員紛紛找國家信訪局六處原處長路新華讓其關照,讓他接待一下這些地方來的上訪人員,做一下上訪人的工作,想法給勸回去。另外就是 讓路新華想法給這些上訪案件做「銷號」處理,就是不登記,不輸入全國信訪信息系統,不通報。

事後,這些信訪幹部送給路新華金額不等的現金和購物卡。時間長 了,路新華和上百個以金錢輸出作為感情凝固劑的信訪幹部成了「好朋友」。

據路新華供述:找他「銷號」的信訪幹部每次給他的錢有一兩千元的,也有三五千元的。另外,每年春節、中秋節時,他們也會每次送500元至3000元不等的「過節費」。

路新華對他人請託處理的上訪案件,盡量達到對方滿意,他通常採取將上訪者勸走、不錄入全國信訪信息系統等方法,有時也採取對部分上訪案件做不予受理、將集體上訪登記為個體上訪等手段。

法院認定,在2003年至2013年這10年間,路新華共收取全國10個省份114名地方信訪幹部給予的現金或購物卡價值111.95萬元。

其中, 路新華收取山東省58人錢物、浙江省12人錢物、江蘇省10人錢物、河北省10人錢物、河南省8人錢物、安徽省4人錢物、江西省6人錢物、吉林省1人錢 物、遼寧省3人錢物、北京市2人錢物。

此外,法院還查明,有兩名上訪者送給路新華23萬元,請求他督辦案件,路新華收了錢,案件卻遲遲沒有動靜。

2015年6月19日,孟村縣人民檢察院就路新華涉嫌受賄犯罪一案向法院提起公訴,孟村縣人民法院於2015年8月14日、9月24日兩次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

孟村縣人民法院審理認定,被告人路新華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及事實成立,證據紮實,應予支持。

2016年7月11日,孟村縣人民法院一審以受賄罪判處路新華有期徒刑5年,並處罰金50萬元。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魔都法談」